首页 风月情仇 下章
第 十 章 高手过招不留痕
 现场一宽敞,袁千放开手脚的疾劈啦!

 威力大增,惨叫加剧啦!

 不出盏茶时间,在前便增加一千余具尸体啦!

 剩下的三百余人骇得脸色苍白啦!

 三位帮主也惶恐不安啦!

 因为,袁千不但没有后力不继的迹象,而且更加犀利呀!

 他们尚在不安,袁千已劈飞三十人及扑向他们两人,他们被劈边挥剑边吼道:“攻呀!进攻呀!”

 群埂着头皮扑攻啦!

 袁千又疾劈不久,便已宰掉和信帮帮主。

 天狼帮帮主及剩下的七十余人不由掠逃啦!袁千立即疾追猛劈着。

 那名中年叫化亦现身截杀着。

 盏茶时间之后,群已被宰得清洁溜溜啦!

 “大人勇盖天下!”

 “不敢当!速召人前来搜财物及证据!”

 “是!”

 中年叫化匆匆离去啦!

 袁千进入厨房找出一只冷烤,便喝水啃吃着。

 不久,他已在厅内取丹行功。

 功行一半,三十名叫化已经前来报到。

 中年叫化略加吩咐,便陪袁千离去。

 不久,袁千一接近天狼帮,便发现群豪已经携来财物及帐册,袁千申谢之后,便率他们掠向巡抚府。

 沿途之中,群豪纷携财物及帐册前来会合。辰末时分,袁千便率领群豪直接进入巡抚府。

 立见十四名官吏低头跪在公堂。

 六名官吏侍立两侧,太子则坐在公堂上板脸不语。

 袁千上前道:“启奏殿下!微臣已在方才和众壮土消灭二大黑道帮派,及三批黑道小组织并搜妥证物。”

 “辛苦!有何官吏和黑道勾结证据?”

 “有!”

 群豪早已由帐册及文件找出证据,他们立即上前呈证据,公案上方迅即摆妥大堆的帐册及文件。

 站立之六吏神色大变的原地下跪啦!

 太子见状,怒吼道:“可恶!既犯错又瞒本殿!斩!”

 “遵命!”十人名军士立即上前架走六吏。

 刀起头落六吏立即毙命。

 太子吼道:“诛连九族!杀!”

 “遵旨!”

 侍卫立即率走大批军士。

 另外十四吏纷纷叩头求饶啦!

 他们纷纷以“自己被黑道胁迫”为由乞命啦!

 太子边看证据边火大!

 原来,此十四名官吏方才自呈罪状,太子如今细看过证据,立即发现他们先前隐瞒不少的罪状,不由大火!

 不久,太子吼道:“斩!诛连九族!”

 “遵旨!”

 大批军士便押诸吏到衙前斩首啦!

 不久,军士们纷纷赶去抄杀诸吏之亲人啦!杭州城为之血腥冲天!

 惨叫及求饶声大作!城民为之惊慌连连!

 不过,当他们获知内情之后,不由大喜!袁千的声望再冲向高峰啦!

 太子越看越气,越气越看。

 他气得双手连抖啦!

 袁千便吩咐群豪出去清理院及赌场。

 半个多时辰之后,太子问道:“各地皆似此况乎?”

 袁千摇头道:“不见得!杭州较富庶,始有此况!”

 “苏州也是此况乎?”“微臣不详!”

 “可恶之至!太可恶啦!”

 “殿下息怒!目前宜先善后,各衙不能无吏!”

 太子立即皱眉不语。

 不久,太子道:“卿先自山东调四吏接任知府及巡抚吧!”

 “遵旨!”

 “卿速去速回,本殿另有重托!”

 “遵旨!”袁千便行礼离去。

 他一出衙,立即破空掠去。

 正在现场收尸之人只见袁大人刚掠起,便飞向遥远的天空,他们不敢相信的纷纷猛着双眼。

 当他们再瞧之时,袁千已经消失。

 他们啧啧刚称奇啦!此时的袁千正匆匆进入府中。

 他一遇上李相爷,便上前扼要报告着。

 李相爷低声道:“汝此此举固然立功,却已得罪各地的诸吏及黑道组织,后可能会有一些困扰!”

 “这…我也是无意间发现赌场而…”

 “吾明白!其实,汝完全正确,只因吾朝已经承平六十余年,大内亦松散、才会形成诸多弊端。汝不宜独自和天下为敌,因为,明易躲,暗箭难防。所以,汝留杭州数,勿再揭穿各城之弊端。”

 “是!”

 “弊端固然须除,却须先部署妥。”

 “是!”

 “杭州之十八名县令缺额直由群豪担任,此举可使群豪全力防范其他黑道帮派之反扑,明白乎?”

 “明白!”

 “吉期将届,汝须在十四之前陪太子返此。”

 “嗯。”

 “吾并非姑息养。从长计议吧?”

 “是!我可否请教一件事。”

 说着,他已望向附近。

 相爷便支退众人。

 袁千低声道:“爹是否会扯入此种事情?”

 李相爷低声道:“内宫若比照汝之方式肃贪,吾会被扯入,并非吾贪财,因为,这是承承以前之陋习!”

 “我明白!”

 “总之,杭州之事已经使别处诸吏及相关人员知所警惕,汝别穷追猛打,否则,后果难测!”

 “是!我去安排四吏吧。”

 “嗯!”

 袁千便行礼离去。

 李相爷立即召回长子吩咐着。

 不久,其子在十名骑士护送下搭车赶返京城“擦股”啦!

 袁千召来一名知府及三名县令吩咐他们准备前往杭州接任巡抚及知府,四吏乐得连连申谢。

 袁千道:“我另派二十名高手护送你们,沿途小心。”

 “是!谢谢大人!”

 “下去吧。”

 “是!”

 四吏便行札离去。

 袁千便指示益师爷暂觅人选代理四吏。

 不久,他已匆匆离去。

 他一会晤丐帮帮主便先行申谢及述过杭州现况。

 接着,他请丐帮派出二十名高手护送四吏赴杭州上任。

 丐帮帮主欣然同意啦!袁千立即申谢离去。

 不久,他一返庄,便向张朗道出此事。

 张朗含笑道:“干得好!汝注定是污吏及黑道克星!”

 “可是,相爷却叫我匆穷追猛打哩!”

 他便道出李相爷所述之内容。

 张朗点头道:“相爷老谋深算,汝就歇歇手吧!”

 “好!我就先歇息半吧?”

 “对!太子正在火气当头,避避他吧!”

 “好!袁千便入房服丹行功。”

 袁千陪张朗诸人用过晚膳,便陪他们聊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方始出庄。

 他掠上夜空便疾飞向杭州。

 不久,他已会见太子,立见太子指向案上之三叠纸道:“这些全是院及赌场资料,够可恶!”

 “太子息怒!膳否?”

 “本殿气炸矣!毫无食!”

 “保重龙体!吾朝承平六十余年,此乃积弊呀!”

 “李相爷如此表示乎?”

 “是的。”

 “不行!本殿非严加整顿不可!”

 “启奏殿下!微臣愿意竭力贯彻此事,可是,天下如此之广,微臣支手难以撑天,可否先规划及部署?”

 太子吐口气道:“李相爷如此瞩卿乎?”

 “不!相爷一再指示微臣全力执行,微臣自昨夜忙到如今,深有无力感,因而才冒昧向殿下启奏此议!”

 “唉!朝文武百官及各上万吏,居然另找不出一位及得上卿一半之人,吾朝莫非即将盛极而衰?”

 “不会的!殿下匆过度忧心!”

 “唉,陪本殿用膳吧?”

 “遵旨!”

 袁千便吩咐备膳。

 不久,袁千已陪太子用膳。他频频替太子夹菜及劝膳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才送太子返房歇息。

 他便在衙内翻阅案上资料。

 他望着大批犯罪资料,不由暗暗摇头。

 翌上午,太子送给他一个信封道:“赏卿吧!”

 “谢谢!”

 “山东四吏何时可到?”

 “明上午,他们正在夜赶路。”

 “很好!卿对县令人选可有妙策?”

 “启奏殿下!为防范他处黑道人物后犯扰各衙,可否由杭州地面壮士中选优出任县令?”

 太子点头道:“准!即刻进行吧!”“遵旨!”

 袁千趁机出去摸鱼啦!

 他依序拜访丐帮分舵及群豪。

 黄昏时分,他已持三十六个人名来回见太子。

 太子的火气已消甚多,他主动吩咐袁千陪膳。

 袁千不由暗喜!膳后,袁千便呈上名册。

 太子便仔细的询问及圈要人选。

 二人便品茗研商进一步之善后对策。

 良久之后,太子方始歇息。袁于立即又飞返济南。

 他首先向李相爷报告太子今之指示。

 李相爷低声道:“太子一向急子,他如今已消火气,汝只须顺势为之,必可使他在近期内保持和乐。”

 “是!”

 “太子有否把此事呈入大内?”

 “没有!他似已采纳婿之建议。”

 “汝应对得当!后必有好处!”

 “是!”二人又叙不久,袁千立即离去。

 不久,他一会见张朗,便道出太子及相爷之应,张朗含笑道:“汝一定觉得官场比江湖复杂吧?”

 “是的!”

 张朗传音道;“相爷当年多次出入院,汝不宜过度信任他!”

 袁于怔住啦!

 张朗低声道:“吾多次目睹此事?”

 “真令人难以相信!”“吾盼汝以此事做参考,逢人说三分话!”

 “是!”

 “忙归忙,勿误拜堂!”

 “是!我会在十四陪太子入城!”

 “很好!吾今由丐帮获悉江南黑道帮派已对杭州事件有着烈的反应,汝专心保护太子吧!”

 “是!”

 “丐帮已加派三千名高手入杭州应变,汝放心吧!”

 “是!太子赏六百万两白银,爷爷收下吧!”

 ‘汝留着备用,吾已以金为患!”

 “是!”

 二人又叙不久,袁千便掠返杭州。

 翌上午,山东四吏果真由二十名丐帮高手护送入杭州,袁千立即各赏每位高手三千两白银。

 太子再三勉励四吏,才吩咐他们上任。

 不久,袁千率十八名新县令入巡抚府叩见太子。

 太子当场各赏二百万红包道:“各哪代转有功人员!”

 “遵旨!”

 “杭州今后之兴衰全系各卿身上,匆负本殿所托!”

 “遵旨!”

 “上任吧!”

 “遵旨!”

 诸吏便行礼离去。

 太子松口气道:“下午启程前往苏州吧!”

 “遵旨!”

 当天下午,二十名丐帮高手跨骑护送太子离城,袁千亲坐太子府车车辕,随时准备出招。

 那知,他们前行一及一夜,居然风平静的抵达江苏巡抚府,立见沈巡抚率诸吏恭敬的出

 太子便点头入厅就座。

 沈巡抚立即呈上江苏概况。

 太子一听三名县吏涉案被免职,另有四百余名涉及经营赌场及院人员被囚入牢,不由一阵点头。

 袁千忖道:“这就是官场文化吗?”

 他不吭声啦!

 当天晚上,他们受到诸吏之竭诚款待啦!

 膳后,太子愉快的歇息。

 袁千便在邻房服丹行功。

 翌起,他陪太子在苏州境内巡视着。

 袁千沿途冷眼旁观,便发现多处“刻意安排”之“样板”他不愿揭穿的一直默默随侍着。

 三天之后,他们离开苏州啦!

 十四上午,他们便在山东南门由李相爷率各吏恭入城.太子愉快的沿途瞧着喜气洋洋的街景。

 当天中午,他愉快的享用“参肴”啦!

 膳后,他含笑歇息啦!

 李相爷便率袁千入另一府中询问太子巡视江苏之情形。

 袁千便道出各街之景。

 李相爷含笑道:“汝一定瞧出不少的表面假象吧!”

 “是的!”

 “太子返宫之后,必会把杭州之弊案启秦皇上,皇上必会有所指承,汝届时若有任务,再奉旨行事吧。”

 “是!”

 “明便是汝之大喜,返府准备吧!”

 “是!”

 袁千便行礼离去。

 不久,他已会见张朗,立见张朗道:“小麻烦临头吧?”

 “何事?”

 “据丐帮山西、河北、河南、安徽及江苏各分舵飞函自大前天起函告各地至少有十万名贫民及五万名工人正前往山东。”

 袁千怔道:“怎会如此?”

 “不肖官吏及黑道人物之策划!”

 “这批人怎能策动如此多人呢?”

 “山东之繁荣乃是因,贫民及工人另获不肖官吏及黑道人物暗助旅费,便入山东讨生活。”

 “哇!人海战术呀!”

 “不错!这是一招毒计,他们以人拖垮汝及牵制汝。”

 “这…爷爷可有良策?”

 “汝有何打算?”

 “比照过去安置贫户青年方式,提供工作机会。”

 “很好!吾亦赞成此原则,不过,此批人近一百万人,山东目前消化不了如此多的人力,汝有否考虑到此事?”

 “有!如何解决呢?”

 “开疆辟土!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张朗便低声指点着。

 袁千听得含笑连连点头啦!

 不久张朗呵呵笑道:“放心了吧!”

 “爷爷赛诸葛矣!”

 “呵呵!人才!人财!有财必有人呀!”

 “正是!”

 二人不由互视一笑。

 不久,他和三女在潘珊及岳铃指点之下,再度练习拜堂。

 良久之后,他方始返巡抚府。

 他一会见孟师爷,便询问代理四吏人员之表现情形。

 盂师爷便予以高度的肯定。

 于是,袁千率那四人叩见太子。

 太子—一询问之后,便同意任用四吏。

 山东立即出现一位新知府及三位新县令。

 他们欣然返衙接任啦!

 不久袁千已和李佩珠在相爷夫妇指点下,练习拜堂。

 良久之后,袁千方始返府会见袁福夫妇。

 他们便讨论明拜堂之事。

 十四下午,大批布衣青年男女拎包袱进入山东地面之后,他们便持续前往济南,他们正是张朗口中之山西五城贫民。

 不到半个时辰,孟师爷便已经获讯。

 他立即亲自前往衙馆。

 此时的袁千正陪太子及女方亲长在衙论礼堂,盂师爷匆匆入内报告之后,袁千便道:“安置他们住入客栈及民宅!”

 “是!”

 盂师爷便行礼离去。

 太子问道:“发生何事?”

 袁千从容道:“山酉、河北、河南、安徽及江苏五大城之大批贫户青年男女正在前来本城!”

 “怎会有此事?”

 “此乃不肖份子之刻意安排!据悉各有二十五万名工人入此地工作!”

 “可恶!必是杭州弊案之后遗症!”

 “殿下英明!彼等不肖份子利用人海困住微臣!”

 “可恶!太可恶啦”

 “殿下息怒!微臣打算安排彼等入各行业工作!”

 “山东岂能容纳得下近百万人?”

 “必要之时,在此五城购地建店面安置他们!”

 “购地?李相可有良策?”

 李相爷行礼道:“启奏殿下!请准比照开放山东宫地开发彼五城官地为良田或店面供袁巡抚安置这批百姓!”

 “准!即刻转本殿口谕供五城遵办!”

 李相爷道:“遵旨!”

 李相爷便行礼离去。

 太子向袁千道:“卿放心!本殿不会让卿吃亏!”

 “谢谢!”

 经此一来,众人没多久,立即离去。

 李相爷一入巡抚府;便亲自拟文交给五名青年抄缮。

 不出半个时辰,五名快马已送走五件公文。

 潘百富则派管事们通知各酒楼及食堂增炊菜着及饭面,因为,他绝对不准被贫民们叫人滋事。

 翌上午,袁千按预定行程先祭祖便骑马率四顶花轿离去,另有一百名丐帮青年则一身新跟随行于两侧。

 他们一到大明湖畔,便依礼潘珊及岳铃上花轿。

 接着,他们入东方堡东方雨上花轿。

 然后,他入府李佩珠上花轿。

 他们便绕行城内街道。沿途之人及欢呼祝福声使袁千含笑点头连连。

 倏听:“老大!他不是那位大哥吗?”

 “哇!是呀!原来他就是平蛮英雄袁大人呀!”

 “是呀!袁大人!恭喜!”

 “恭喜袁大人!”他们鹤立群的大吼,立即引来袁千的含笑挥手。

 他们连连呐喊道贺啦!袁千一见这对宝贝,心情为之大快!

 他按行程前行,午前时分终于抵达行馆前。

 他便依礼四位新娘子下花轿。

 四位喜娘便各扶一女跟他入行馆。

 太子及相关人员早已在座,使含笑瞧着他们。

 他们一入厅,乐声便悠扬飘出。他们便在司仪孟师爷指挥下完成拜堂大礼。

 太子便应邀说一段贺词。

 不久,他们已欣然入房。

 没多久,他们再入厅,便坐入中央首席。

 鞭炮声中,佳肴立即呈上。

 各食堂、酒楼及客栈便在内外设水席宴客,每桌只要坐人立即送上参肴及各种酒菜。

 不久,果见大批布衫青年男女接近各饮食处,大批工作人们立即端出菜肴、饭、面在街上供她们取用。

 大批妇人早已在昨夜临时受雇入各酒楼,公堂及客栈,她们不停的炊膳侍候这群不速之客。

 半个多时辰之后,近三十万名外地工人又前来申贺着。下人们却送上餐具招呼他们用膳。

 这回,轮到丐帮及东方堡众人,只见他们源源不绝的自堡中送来菜肴及饭面供这批人进食。

 众志成城,一个多时辰之后,这批不应之客填肚皮结伴在大街小巷欣赏宫灯以及彩带啦!

 袁千夫妇也在行馆前送客啦!

 良久之后,他们送毕贺客,方始返厅共饮‘同心酒’。

 不久,他们已经搭车离去。

 他们一返巡抚府旁之庄中,立见袁相夫妇已在大厅品茗,他们入厅行过礼,四女方始各入一间新房。

 袁福道:“歇息吧!别想其他的事!”

 袁千便步向李佩珠之房。

 巡抚府旁边三栋庄院是潘百富拆掉大批店面及住宅雇工精心盖成的,它们既宽敞又豪华。

 四间房更是布置得豪华及喜气洋洋。

 袁千一入李佩珠房中,她便低头来。

 袁千牵她八座,便斟五杯参茗道:“叙叙吧!”

 “好!”

 袁千便召入潘珊三女。

 不久,袁千喝口参茗道:“谢谢你们看得起我,我今后会一视同仁,你们没有大房或小房之区分。”

 岳铃含笑道:“放心!我们四人已按年纪叙妥姐妹,你放手行事,我们一定会做你的后盾。”

 “谢谢!珠妹是大姐吧?”

 “是的!”

 “雨妹是小妹啦?”

 “是的!”

 “很好!我一直怀着感恩之心行事,因为,我做梦也料不到我能够拥有目前的这一切美事。所以,我一直想让百姓们稍为好过些,这便是我努力建设山东之主因,所幸如今已见成效!”

 四女便含笑点头。

 袁千又道:“可是,我无意间揭穿杭州弊案,我竟成为污吏及黑道人物之眼中钉及打击目标。我决心结合大内及群豪消灭这批败类,彼等必然会持续打击我,你们得要多加小心!”

 “好!”

 “爷爷及由珊妹及铃妹保护!”“好!”

 “此地除有军士守护之外,夜另有丐帮高手暗中巡视,若遇任何事,你们就守在府中。”

 “好!”

 潘珊道:“此三栋府院之书房下方有密道互通!”

 袁千点头道:“对!你们见机行事吧!”“是!”

 袁千取出一个锦盒交给李佩珠道:“此百万两由你保管使用,此地之一切开销由你代劳!”

 “好!”

 “铃妹!你在外历练多年,修为也最高,万一有警,你就指挥应变,原则上以安全为主,勿贪功!”

 “好!”

 袁千苦笑道:“真抱歉!成亲首便使你们担心。”

 岳铃笑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理该先做妥安排!”

 “谢谢!我们明午时在潘府聚享归宁冥,后天上午陪太子出巡山东地面,预订外游三!二十上午,我将送太子殿下返宫之后,便会即刻返府,你们在这段期间就稍为留心些!”

 “好!”

 袁千倏听步声,袁千立道:“小婢来啦!”

 说着,他便上前启门。

 不久,果见小珊在前门行礼道:“大人!有二位自称大刚和小刚的人在大门前表示见大人。”

 袁千点头道:“请他们入厅吧!”

 小珊便行礼离去。

 袁千返房向四女道:“我在岳助过此二人,他们在今午发现我,我去瞧瞧他们为何来访。”

 说着,他已含笑离房。

 不久,他一入厅,立见大刚二人起身趴跪道:“大人好!”

 “请起!”

 大刚道:“大人!我们可以留下来吗?”

 小刚道:“大人!我们替你看门,好吗?”

 袁千道:“先坐吧!”

 “好!”二人便一起入座。

 袁千问道:“你们的亲人呢?”

 大刚道:“我们是山西太原人,我们三岁之时,家人便被劫匪杀死,柳老爹救我们及带我们到云南山中练武。”

 小刚道:“柳老爹去年死啦。”

 袁千道:“你们没亲人啦?”

 “是的!”

 “好!你们跟我来!”

 “是!”

 不久,袁千带他们进入巡抚府后之府院道:“此地就由你们住,你们别进入另外二府及巡抚府内。”

 “是!”

 袁千各递给他们一张一万两银票道:“你们自己花吧!”

 “谢谢大人!”

 “你们平常就在我的府前及府后巡视,别让坏人入府,如果有人来犯,你们就先抵挡,好不好?”

 “好!”

 “我带你们走一圈吧!”

 “好!”

 袁千便带他们在巡抚府及三个府院外围绕一圈,不久,他便送他们进入巡抚府后之府中道:“歇会吧!”

 “好!”

 袁千添此二员大将,不由大喜!

 不久,他走返府前,便吩咐军士多礼遇大刚二人。

 他一入府,便告知小珊及小翠礼遇大刚二人。

 不久,他已返房向四女道出收用大刚二人之事。

 四女不由一喜!

 不久,潘珊三女已经联袂离去。

 袁千上前关妥房门,李佩珠已步入内室。

 他便上前关妥窗及放下窗帘。

 立见她穿着一袍低头返房,而龙凤花烛烛光,映在她那配红的双颊,倍添了人的气息。

 她在榻前卸掉靴袜,便上榻钻入棉被中。

 袁千顿感一阵紧张!

 他昔日面对数十万大军一马当先的冲锋陷阵,如今面对一张锦榻及一名少女,他竟觉寸步难行。

 因为,这是最神圣的房花烛夜呀!

 对方乃是相爷千金,他忌惮多多呀!

 他便默默地想张朝先前所指点之“鱼水乐”

 于是,他鼓起勇气前进。

 他一鼓作气的剥光自己。

 他一弯,便掉靴袜。

 他一上榻便掀被躺在她的身旁。

 他‘勇敢’的搂着她。

 他毫不犹豫的印上樱

 他的左手隔袍游动着。

 不久,他‘冒险’的隔袍按上她的右

 一直闭眼不动的她立即一颤,袁千暗喜道:“哇,爷爷没说错!此地是要害!”

 他立即伏头轻吻着。

 他同时打开袍扣,一手钻入肚兜中。

 他立即摸到又细滑又柔软的房,她不由连抖着。

 “哇!搞定啦!”他探手自她的酥背解开肚兜。

 她一转身,使任由他卸去银袍及肚兜。

 一阵幽香便伴着又白又房出现。

 “哇!真秀气!”

 他轻吻着左头。

 她全身一震,双手刚抬立即又放在榻上,他的左掌顺势按上右轻捏着。

 他连连轻着右。她连连抖着。

 她的双手终于抱上他的肩及头部。

 “哇!真赞!”

 他改及轻捏右啦!

 不久,她紧抱着他啦!

 李宗汉嗜,其女多少承袭些劲,袁千在双一阵挑逗她已经逐渐引燃青春的火焰啦!

 他翻身上马啦!

 她闭眼期待那一刻啦!

 袁千见状,便兵临城下啦!她不由暗喜道:“娘没说错!他既俊又武功高明这方面必甚强,我可以成为幸福的女人啦!”

 她更张大粉腿啦!

 他便轻轻活动着。

 他同时轻捏双。青春响曲飘出啦!关大道终于路成!

 潺潺水谱成原始乐声啦!

 他放心的骋驰啦!

 她不由自主的扭着。

 隆隆炮声飘出啦!他愉快的冲刺着。他又重回沙场冲杀蛮军时之彪悍啦!

 又过半个时辰,她汗下如雨啦!她那秀发更似出浴般透啦!

 她频叫“千哥”着!“哥…再来!”

 “不!别如此…歇息吧!”

 却听岳铃道;“千哥!有请!”

 袁千便套上衣衫离去啦!

 她吐口气,却悠悠睡着啦。

 因为,她乐透啦!

 袁千一开房门,便见对面房门已开。

 他带上房门,立即转台。

 他一入房,便见她一丝不挂的仰躺在榻上。他立即锁门行去,他一上榻,便轻按地的左

 哇!既,肌肤却细滑哩!

 他立即边吻边抚着。

 “千哥!进来吧!”“不急。”

 他妥善照顾这对“小波霸”啦!她大方的轻抚他的脸。

 不久,他轻轻扣关,她已大方的

 小兄弟迅即被光啦!

 “疼不疼?”

 “放心!我没有白练武功!”

 “好!”

 他放心的前进着。

 她含笑合着。

 她自从和桃仙母女重逢之后,桃仙使指点她媚男之上花招之妙计,桃仙更把心得传授给她。

 所以,地方才一听李佩珠叫停,便大方的请入袁千。

 她不愿让老公憋大久,便忍疼强笑合。没多久,她一适应,便旋扭蜂连连。

 袁千立即获得妙趣。她热情的旋扭蜂会着。炮声大作!山崩地裂!

 终于,她呻连连!汗下如雨的身体哆嗦不已!

 她旅不动啦!她摇不了啦!

 “啊…哥…好千哥!”

 “好铃妹!”他足的趴上体。

 急促的呼吸使两颗心“共振”着!

 他们水融啦!

 倏听“叩!叩!叩!当!”声!

 哇!起更啦! m.EDaxS.Com
上章 风月情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