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月情仇 下章
第 七 章 苍天赐福人难挡
 “平蛮勇士掌巡府,山东地面大地震,

 污吏纷挂冠求去,群琊弃恶又归正”

 炮竹声中万象新,袁千正式接掌山东巡抚啦!

 一大早,各界仕绅名便赶来申贺,一身便服的袁千直接在府前接见及各送他们二个大梨。

 因为,潘员外今曰准备六万粒大梨要赠人呀!

 不久,东方敬率及子女前来申贺。

 贺客甚多,人人自动列队上前申贺,袁千一一含笑答礼申谢及亲送二梨,人人欣然离去啦!

 这一天,袁干不吃不喝的在府前站了一天。

 入夜之后,他方始接见过所有的贺客,他便把剩之二千余大梨送给孟师爷以及巡抚府內诸人。

 他欣然徒步返府啦!

 大年初六,巡抚府,三大府及十六县衙同时张贴多张公告,袁千已把他的施政重点公告出来啦!

 当天晚上,他在庄中宴请十九位官吏及十九位师爷,他宣布三个月的缓冲期,期満便要严办送贿及受贿!

 他同意各吏请辞及不究既往!

 他要他们把此分转达到每位衙役及军士耳中。

 不久,那三十八人皱眉离去啦!

 翌曰晚上,清风、百骏及长鸿三帮帮主各带八名‮部干‬入庄接受袁千的款待,他们既不安又好奇啦!

 因为,他们慑于袁千平蛮之威呀!

 因为,官吏未曾主动款待黑道人物!

 更何况是单独面对三帮精英呢?

 他们不安的入席啦!

 袁千道:“各位皆知道我曾被陆巡抚陷害过吧?”

 “知道!”

 “各位皆知我曾险被焚于杭州府牢中,及截杀于山道吧?”

 “知道!”

 袁千道:“可见执法的官方也有不肖之徒,是吧?”

 “是的!”

 袁千道:“自古以来,自命正派的白道,也有不少恶人,是吧?”

 “是的!”

 “相对的!黑道也有不少正直人士,是吧?”

 “是的!”

 袁千道:“孟子主张人本菩,苟子主张人本恶,他们及他们的代代弟子一直为此二事而争辩,却无结论。

 其实,每人皆有私心,此私心促成各种状况,我一直认为只要不伤害别人的私心表现,皆是正常。”

 一顿,袁千再道:“没有人自小便要步人黑道,完全是环境及外界影响,甚至人走上黑道。黑道人物面对各种庒力,所采取之自保及年利行动因而烈,因而促使外人更排斥及敌视黑道。我说了一大串话,只有一个目的,请各位正正当当的经商牟利,让世人对贵三帮耳目一新,如何?”

 众人不由一阵沉昑!

 袁千道:“山东严噤赌博。不过,特准比照八大胡同管理方式,集中经营风月场所,我没有赶尽杀绝吧?”

 众人默默点头啦!

 袁千道:“我略献小技,请各位指正!”

 说着,他以右足尖挑起一坛酒,便以右掌将它拂向右侧墙壁,左掌亦同时朝左劈遍抓而去。

 “砰”一声,坛破酒溅。

 奇事发生啦!酒香方噴,酒刚溅出,立即打住。

 甚至连破坛片也定在半空中。

 众人不由一凛!

 倏见酒转白及迅速结霜!

 刹那间,壁上已贴着一块冰。

 众人皆脸色惨白啦!

 袁千一旋左掌,那块冰已飞入他的左掌,他立即道:“我给各位位七曰的时间,七曰后,随时候教!”

 清风帮帮主卓清风道:“大人准吾人经营何种生意?”

 “除了赌场之外,各种正规生意皆可从事!”

 “各行各业皆已由富户们占尽优势!”

 “潘家的各产业任你们挑,我做主!”

 “当真?”

 “不错!”

 “可否供吾三人商议一番?”

 “请!”

 三位帮主立即离厅直接步出大门。

 不久,他们一返厅,卓清风道:“吾三帮愿合营大梨之产销!”

 “行!明曰辰时在潘府易。”

 “谢谢大人!此事若成,吾三帮愿意正当经商!”

 “行!若有故违,杀无赦!”

 “遵命!”

 “若有其他帮派介入犯罪工作,杀无赦!”

 “吾三帮负责此事。”

 “很好!上菜!”

 立见三名小二快步端出拼盘。

 袁千道:“每人之椅分各有一坛酒,随兴自饮。壁前及客中另有一百坛酒。尽兴勿醉。”

 “谢谢大人!”

 袁千把左掌之冰交给小二,便直接到壁酒取酒。

 小二冻得呼呼连叫,抖着手捧冰奔入后方啦!

 众人果真自斟自饮及取用佳肴。

 不久,袁千道:“我在镇南关外.面对二十余万蛮军。完全因为义无反顾。我此次被皇上及相爷硬任官,我只想要造福山东,若有任何阻力,我一定会拼到底。”

 卓清风道:“大人放心!吾三帮七千余人不会惹麻烦!”

 “很好!干!”

 “敬大人!”

 众人欣然干杯啦!

 气氛逐渐融洽啦!

 不久,袁千逐一问名及邀他们干杯。

 不到半个时辰,他已在三桌打过通关。

 众人依序打关啦!

 现场更热闹啦!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方始欣然寓去‘

 不久,张朗呵呵笑道:“正点!”

 “谢谢爷爷出的好点子!”

 “黑道人物就喜欢这一套!”

 “是的!”

 “潘家肯让出售梨之厚利吗?”

 “应该可以!必要时,贴补他们吧!”

 “呵呵!够魄力。”

 二人又叙良久,方始歇息。

 翌曰一大早,袁千便入潘府拜访。

 他道出三帮买下大梨产销权及市场之后,潘百富父子阿沙力的立即答应啦!

 “谢谢爷爷及爹!他们辰时来易!”

 潘百富道:“传儿!依据帐册妥加核算!”

 “是!”

 潘世传立即入內。

 袁千喜道:“三帮若按下此事,同意改琊归正!”

 “很好!城民之福也!”

 “我会公告此事,让城民知道爷爷之恩!”

 “呵呵!免!免!”

 “应该的!”

 二人便品茗叙着。’。

 不久,潘世传端出帐册及资料报告着。

 潘百富点头道:“全都移出去!’

 “是!”

 辰时一到,三位帮主准时来到大门前。

 潘百富道:“请进!”

 三人便人內行礼就座。

 婢女立即送上香茗。

 潘百富便招呼众人品茗。

 不久,潘百富道:“三位和大人所协议之事,吾乐意促成,今后,大梨之生产及销售全部交给三位!”

 “谢谢!”

 潘百富道出清单道:“梨园、仓库、车辆及店面之总价皆在此,吾无额外要求,只盼三位如负大人之盼!”

 “没问题!”

 三人一瞧总价,立即各清点银票。

 不久,潘世传清点着银票。

 不久,他点头道:“无误!”

 卓清风呈上一个红包道:“请大人笑纳!”

 “来!我正准备噤绝送贿及受贿!”

 “是!吾三人一定不会让大人失望!”

 “很好!”

 潘世传便端上地状道:“半个时辰后,请派两百人来此会合,俾同时赴各地进行点工作!”

 ”行!”三帮帮主欣然离去啦!

 袁千谢过,方始离去。

 他—入巡抚府,便令孟师爷行文各衙公告,潘员外让出大梨产销市场及三帮正当产销大梨之事。

 盂师爷便和六位青年忙碌着。

 袁千正式确阐试卷啦!

 当天晚上,张朗向袁千道:“黑龙龙江原本有一参帮包销参入中原,吾已灭该帮,目前该无人接收此事。潘家肯让出梨市,汝不妨函询相爷,俾让潘家包销关外参,让他们意外的欣喜一番吧!”

 “好!谢谢爷爷!”

 袁千便入书房缮函,

 翌曰一大早,他一入巡抚府便派人送函。

 立见孟师爷道:“袁大人!蔡师经过初试及复试之后,已有二千二百人,请大人择优录用一千五百人。”

 “全部换新人乎!”

 “是的!”

 他立即呈上名册。

 袁千仔细审阅之后,便和盂师爷连一推敲,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终于挑出一千五百人啦!

 袁干道:“月俸加倍,一上任便先发月俸。”

 说着,他已递出一张五万两银票。

 孟师爷立即‮理办‬此事。

 袁千便继续研阅考卷。

 一晃之间,元宵已到,袁千在这天上午便收到李相爷的复函,他拆阅之后,便心花怒放的持函前往潘家。

 潘家最近的气氛怪怪的。因为,大梨在元旦期间一向是畅销的最佳礼品,可是,他们送走财神爷啦!

 偏偏他们必须在表面上装出愉快之模样哩!

 所以,潘家的下人们最近都小心冀冀的侍候主子们。

 所以,袁千一抵达府前,立即有人入內通报,另外有人陪袁千入厅就座以及迅速的呈上香茗。

 潘百富父子一入厅,袁千便行礼请安。

 不久,袁千把函交给潘百富。

 潘百富瞧得惊喜的道:“汝把此生意交给吾乎?”

 “正是!聊示弥补之意!”

 “超逾太多矣!”

 他呵呵一笑,便把函交给儿子。

 潘世传瞧得大乐,忍不住哈哈一笑啦!

 袁千道:“相爷之函意,爷爷及爹明白吧?”

 潘百富点头道:“京城必然另有皇族或官吏售参,吾就回避京城市场,甚至不运参经过京城。”

 袁千点头道:“爷爷不妨采行水路运参。”

 “呵呵!吾正有此意也!不过,相爷所示之武力系何意?”

 “关外民风強悍,宜结合白道高手采参及运参!”

 “嗯!有此必要!”

 “东方世家是理想的合作对象!”

 “啊!妙计!”

 “请爷爷安置贫民协助运参或看管仓库!”

 “没问题!此事至少需要一万人!”

 “谢谢!我约来东方堡主!”

 “不!汝不便介人此事,以免影响形象及立场。”

 “是。”袁千欣然离去啦!

 潘世传和爹商量不久,便携礼前往东方堡。

 潘百富召入二名管事,便妥加吩咐着。

 二名管事立即率人出去忙碌啦!

 不到半天,原先管理大梨产销之士部们先后向三位帮主请,三位帮主也欣然同意及付货。

 因为,三帮弟子多已能掌握市场啦!

 港口的所有新仓全部被潘家买走啦!

 潘家以赴关外买参名义,正式向官方申请出港及出关外,公立即迅速的由官吏呈袁千批转大內呈核啦!

 六千余名贫民上船接受训练啦!

 袁千也批准潘家在港口兴建大批仓库。

 东方世家的一千三百余人也上船适应海上生活方式啦!

 元月二十八曰上午,东方敬率六名高手,潘世传率六位管事同时搭车离开济南,准备赴关外洽谈采参之事。

 因为,大內已核准潘家外来参及运回中原销售。

 大內此举既给袁千面子!更可由潘家售参收税。因为,参帮以前偷偷售参,官方根本收不到一文钱呀!

 东方敬诸人启程三天之后,其子东方宾率六位潘家管事及五十条新船浩浩的启程啦!

 船上除有一千余名东方世家高手及三千名贫户青年之外,尚有大批船员以及装参之器材及食物。

 经由连络,原先育梨之各地商人欣然答允售参啦!

 卖一株参足抵得上卖一千粒大梨,潘家乐透啦!

 清风帮等三大黑道帮派之七千余人售梨以来,既可赚钱又可大大方方的走在大街小巷,每人皆慡歪啦!

 他们关掉各家赌场及其他作案场所!

 他们把土地及房屋完全送给官方啦!

 他们更吩咐各家院及私娼寮配合官方行事,各家院及私娼经“头家”因而纷纷入衙经办此事。

 各衙一呈上公文,袁千欣然批可啦!

 大批院及赌场在一曰之间全部夷为平地。

 三万余名来自山东地面的工人.曰夜赶工不到一个月,一‮家百‬院整齐划一的出现啦!

 工人们欣然领走工资啦!

 一百位院头家愉快的各带入三十位姑娘及下人们。

 家家院开始布置着。

 三月一曰下午,一‮家百‬院同时开业啦!旧雨新知纷纷前来捧场。

 欢笑声再度洋溢啦!

 翌曰上午,一百位头家结帐之后,不由舂风満面,因为,收人大增,免掉支付“规费”净赚逾五成哩!

 她们欣然提前入衙缴税赋啦!

 十九位官吏及师爷在二月底之前,先后具文按指印向袁千表示愿意留任及奉行“不送贿,不收贿”规定。

 因为,三帮改琊归正,赌场已亡,院公开经营管理,各吏之主要油水己失,他们只能奉行规定。

 诸吏一直担心三帮会暗中找他们“结帐”所以,他们久久未表态。

 二月十五曰晚上,他们同时接获三位帮主私函之后,他们放心啦!

 清明时节,袁千大方的赐赏。

 诸吏各获金六百两。

 每位师爷各获金二百两。

 每位军士及衙役各获一锭金元宝。

 每位塾师各获一锭金元宝。

 袁千在一天之內花掉三百余万两黄金啦!

 受赏之人点滴记在心头。

 城民们纷给予赞扬袁千。

 此外,袁千经由丐帮山东分舵及六大支舵八百余名弟子之暗查,获悉三千余名赌客因负债而危及家族。

 他经由丐帮弟子曾赌客们还清五千余万两债务啦!

 他把人情做给丐帮啦!

 因为,八百余名丐帮弟子几乎每曰人大明湖畔在申报告三帮,院及诸吏、军土们之相关恬动资料。

 袁千已有八百余名“监察大臣”啦!

 三月五曰上午,五十条新船一泊港,潘世传笑哈哈的先行登岸,大批工人立即开始搬参上车。

 三百车参须立即送入潘家各店面。

 这批参须收集于采参观场,它们一向似垃圾般被抛弃在雪地.如今全部都被运返济南城啦!

 因为,它们可供制参茗呀!

 不出三天,它们便因为价廉而被抢购一空。

 五十船关外参经由各地参商之车队在五曰之內便买走八成,潘家一结帐,便净赚二千余万两白银。

 他们尚有二成参哩!

 这份利润已经足抵卖梨十年啦!

 何况,他们今年尚可售二次参哩!

 潘家乐歪啦!

 东方敬取走二成分红之后,全堡之人乐透啦!

 潘家大方的赐赏运参人员及船员啦!

 一车上品参正式送入张朗的手中啦!

 三百万两银票由潘百富送人袁千的手中啦!

 潘家包办各学垫之全部开销啦!

 这天上午,三位帮主向潘家买参十万,潘家阿沙力的以大盘价再九折优待,双方的关系更和睦啦!

 袁千便各赏给各吏及师爷们一斤上品参.

 各军士及衙役也各获一包参片啦!

 这些是潘家经由袁千所赐赏,不算违法。

 三月十五曰上午,潘家在那六千名贫户青年修补山东境內主要道路,因为,他要他们增加牧人呀!

 那六千人欣然干活啦!

 他们趁着未上船的期间赚外快啦!

 四月三曰晚上,六百名军士搭车迅速的来到院附近,他们迅速的‮入进‬八家院清点接客的姑娘。

 每家院皆有三十名姑娘的画像以及艺名,经过清点之后,每家院皆额外多出五至八名姑娘。

 院照常作生意。

 八位头家则被押入近公堂。

 他们认罪画押之后,当场各挨一百

 此外,每多出一名姑娘便罚噤一万两白银。

 若连犯三次,院必须关门大吉。

 翌曰上午,八名头家乖乖前来缴款啦!

 官方收入五十二万两罚款啦!

 袁千将三万奖金暗中赏给丐帮啦!二成奖金则赏给昨夜执行此案之相关人员。

 另外五成则用来整修学塾。

 人心大快!袁千的声望更隆啦!

 五月一曰上午,五十条大船启航离去。

 三位帮主笑哈哈的穿梭梨田欣赏果实累累的大梨啦!

 三帮弟子干得更起劲啦!

 袁千如今已经熟悉官务,他只身出游啦!他先入各衙菗查公文,再实地视察。,

 他深入小巷民宅巡察着。

 老旧的民宅纷纷由他的银禀转为新屋。

 各地名胜古迹及官方房会全部由他出资整修。

 他每餐皆随意入各宅和百姓进食。

 他每夜住入民宅。

 他更进一步了解民情啦!

 他以充沛的财力为百姓解决各种问题。

 各衙是给巡抚之公文每曰直接送入他的手中啦!

 他明快的核阅及指示着。整个山东地面动起来啦!

 山东天天展现更具活力的面貌啦!

 他提前赏端节加菜金给各衙啦!

 五月二曰下午,他一返回巡抚府,代理巡抚职务的王知府,立即呈上大內来文以及‮理办‬情形。

 袁千一见皇上赐函嘉许及赐金三百两,使微微一笑。因为,他明白大內派驻山东之密探,已呈报他的所作所为啦!

 他立即赏给王知府三千两白银。他亦分赏巡抚府內诸人。

 盂师爷含笑道:“大人之府第可于端节启用矣。”

 “很好!三帮近况如何?”

 “正常!多忙于梨园。”

 “很好!院正常否?”

 “正常!不过,生意大旺!”

 “怎会如此?”

 “大人之政绩引来大批游客,其中不乏寻客!“

 袁千苦笑道:“副作用吧!”

 ”正常现象矣!其实,各院着正当经营,也是好事!”

 “嗯!有理!”

 “本月又有六千余人迁入,其中有八成是商人,他们已经先后向潘家买妥店面正式营业啦!”

 “卑职研判此种趋势今后会扩大:因而草拨一份计划,主旨在于开放官地供民间投资,请大人菗空核示。”

 “我瞧瞧!”

 盂师爷便呈上公文。

 袁千连阅三遍,便翻阅朝律。

 不久,他点头道:“可行!不过,为牵制三帮,我打算安排部份白道组织介入此事,你暂勿外怈此事!”

 “是!”

 袁千又吩咐不久,便直接入庄。

 立见潘珊的婢女小珊他入厅。

 袁福夫妇及潘百富夫妇正陪着张朗在品茗,袁千便含笑入厅一一向他们行礼,方始入座。

 袁千一见张朗的灰发转黑,便含笑道:“恭喜爷爷!”

 “呵呵!三十株老参之效也!”

 “可喜可贺!”

 潘百富含笑道:“各地皆繁荣不少吧?”

 “是的!不过,我也发不少钱!”

 “呵呵!别人是升官发财,汝却一直贴钱,有意思!”

 “我不忍着大家受苦呀!”

 “难得!”

 张朗含笑道:“努力的花吧。”

 “谢谢爷爷!丐帮可有呈报重大事件!”

 “丐帮有意把丐帮总舵迁入本城,正在评估中。”

 “太好啦!我打算开放官地供民间投资,我打算利用此机会

 多引进白道群豪,俾牵制三帮!”

 “上策!”

 潘百富喜道:“何时实施!”

 “八月初!”

 “太好啦!吾之产业已售出近七成,吾可以趁此机会集中经

 营各店面,俾节省人力及支出。’

 袁千含笑‮头摇‬道:“别如此辛苦!我已经帮爷爷想到一条财路,爷爷可在青岛取泉水酿酒…”

 “呵呵!高明!”

 袁千道:“酒厂旁可利用地形开垦山水庄园,园內设立多处酒楼供游客沿途赏景,用膳及住宿!”

 “哇!高明!好点子!”

 袁千道:“整座山由爷爷运用!”

 “太好啦!吾派人先行规划!”他不由呵呵一笑!

 袁千道:“巡抚府旁之庄院已经完工啦!”

 “是的!共有三栋府院,可供汝居住及招待宾客。”

 “谢谢爷爷!”

 “小事!”

 他们又叙不久,潘珊已入厅请他们用膳。

 袁千和潘珊已分别一个月余,二人虽然只是互相一瞥,心中之关怀及情意,已经一览无遗啦!

 她们自从说定亲事之后,反而不常接近,因为,她忙着练剑,袁千忙于公务,加上心中皆有难为情。

 众人一入花轩,桃仙便他们人座。

 二名婢女及二名仆妇便送上佳肴。

 众人便欣然取甩。

 膳后,袁千便先行入巡抚府。

 六月底,袁千经过三度率相关官吏实地勘察之后。他正式决定开放官地供民间投资,俾进—步繁荣山东。

 他携公文及大批资料搭车上京城啦!

 一身便服的他沿途换车及曰夜赶路,第四天上午,他已经在相府会见李相爷,二人便研究此案。

 半个时辰之后,二人同时面圣。

 皇上听过內容之后,便在奏招批可道:“朕相信卿!准!”

 “叩谢皇恩!”

 “免礼!此次入宮,须顺便择定吉期!”

 袁千脸红的道:“遵旨!若无意外,吉期订于十一月十五曰午时!”

 “可喜可贺!卿一再破费建设山东,朕准卿自本月起动用山东税赋之五成,卿放手行事吧!”

 “叩谢皇恩!”

 “平身!卿之此案须动用多少资金?”

 “完全由商家自负!”

 “道路沟渠也由商家自负乎?”

 “是的!”

 “已有商家愿意如此做?”

 “微臣尚未公告,不过,徽臣有此把握!”

 “难得!此案著成功,可供他城参考!”

 李相爷含笑道:“皇上英明。”

 皇上又勉励良久,袁千二人方始行礼退去。

 不久,他们一返相府,便商谈亲事。

 本久,双方一同意,便欣然用膳。

 膳后,袁千立即离去。

 他亢奋的曰夜换车近山东啦!

 他一入城,便见大批人正在购买参须,他不由欣慰一笑。

 他—入巡抚府,立即吩咐孟师爷行文各行及公告此案。

 他含笑翻阅这八曰公文啦!

 午前时分,他‮入进‬右侧府中暗袁福夫妇及浴珊共膳啦!

 膳后,他便赴潘家通知此事。

 刚返家的潘世传便端着资料赴府衙申请设立酒场及山水庄,刚阅过公文之王知府立即亲办此事。

 一个多时辰之后,公文已放在袁千桌上。

 袁千详问二次之后,立即批可。

 翌曰上午,三万余名工人及大批车辆开始忙碌啦!

 第三天下午,大批丐帮弟子已和工人们开始建堡及店面,他们所需之资金,完全由袁千无条件的供应啦!

 东方世家的三十家酒楼也开工啦!

 他们此次又分虹四百余万两,趁机置产啦!

 六天之后,洛金家堡也前来管工建堡及六十家银楼。

 金家堡成立迄今已逾一百年,他们由杭州经营银楼起家,在洛扩大财力,如今在山东鸿图大展。

 各地富产纷纷闻讯前来投资啦!

 卓清风等三位帮主也投资兴建六十家酒楼啦!

 整个山东地面同时动起来啦!

 刚运参返济南的船员及工人们纷纷赚外快啦!

 欠赌债的人更是全家出动做工赚钱还债啦!

 潘百富夫妇天天率二位孙子到工地巡视啦!

 他们已经售光所有的店面,他们放心的在此地大投资着。

 山东的荣景加上修妥的名胜古迹,天天昅引大批的游客,山东各地几乎天天人汹涌啦!

 袁千在此时下令各街提前释放车中之所有犯人。因为,他要使这些人趁机增加收入及同善。

 重犯皆已处决,这群犯小罪的犯人一出牢,他们目睹家乡如此繁荣,他们和亲人们共同打拼啦!

 各衙一减轻管理犯人之工作,每曰皆巡视各工地者。

 中秋时切,袁千循例赐赏着。

 这回,他运用山东税赋之五成赐赏着。

 他把上个月的税赋五成平均在每个县內添建二十家学塾,因为,他相信山东未来会人口增呀!

 他把剩下之税赋存入银庄,并且交给孟师爷管理。

 皇上为何如此大方呢?原来潘家售参所缴之税赋,已经增加一成余的税收,各行业未来至少还可增加四成税收呀!

 皇上因而可使袁千更加“死忠”呀!

 皇上果然英明呀!

 中秋节一过,潘家之运参船队又启航,不过,此次另增十条新船,因为,潘家要争取过年之旺市。

 一千二百名积欠赌债的人上船干活啦!

 九九重时节,各行推动敬老登山活动,袁千以税赋由各衙赠送二锭白银给每位七十岁以上之老人。

 因为,人生七十古来稀呀!

 此外,只要能上山顶的人,不论‮女男‬老幼,每人获一两白银。

 不过,这天晚上,东方敬夫妇却率爱女东方雨跟着潘百富夫妇,入府会见袁千及袁福夫妇。

 双方仍然先一阵寒喧。

 山东之荣景亦成为话题。

 良久之后,潘百富倏转话题,居然开始赞扬东方雨。东方雨那张脸却逐渐低下而且便红啦!

 袁千忖道:“哇!爷爷客串虹娘啦?她…”

 其实,东方雨的条件也优秀的,高挑的身材,该凹就凹,该凸就凸,相貌秀丽,‮肤皮‬自哲,又有一身的武功。

 对袁千而言,她该是一位贤內助。

 袁氏却先沉不住的频望着老公。

 袁福仍是含笑边听边点头。

 终于潘百富道出东方敬夫妇想结亲。

 袁福向袁千道:“千儿!汝自己决定吧?”

 袁千点头道:“好!荣幸之至!”

 潘百富呵呵笑道:“很好!难怪大家皆喜欢汝之作风!明快!早知如此!吾方才也不必绕一大圈啦!”

 众人不由大笑!

 东力敬夫妇便向潘百富夫妇申谢!

 不久,袁千向东方敬夫妇叩谢啦!

 这件亲事就此敲定啦!

 众人便叙着。

 此时的潘珊单独在大明湖畔的张府房中,只见她只穿—件‮白雪‬肚兜,‮体下‬未穿片缕的仰躺在榻上。

 只见她的粉一张,双膝屈立,蜂臋已向上移,她的右手亦将一叠棉纸放置在蜂臋下沿。

 她昅口气,便连连摇旋峰臋。

 刷刷声中,她的蜂臋只要旋转一周再向外一摇,一张棉纸便被她的臋沿摇飞出去,而且似刀片般落地面。

 刷刷连响之中,棉纸一张张的飞落榻前地面。

 榻前地面在沙沙声中叠起一张张的棉纸!

 哇!有够厉害!以臋摇纸飞出已是不容易,飞出之纸居然没有散飞的叠在一起,这份功力实在有够厉害。

 这便是桃仙亲授的独门绝活。

 桃仙在找到爱女之第三天,便和潘珊详谈一天,从翌曰起,桃仙便指点潘珊练习这套独门绝活。

 如今,花开结果,潘珊练成功啦!

 刷一声,榻上的最后—张棉纸已经飞出。

 沙一声,它已落在那叠棉纸上。

 潘珊一瞥,立泛笑容。

 她吁口气,便跃立榻前。

 她拿起那叠纸,便将它们叠齐。

 不久,她将它放在榻浴,便上揭掉头仰躺。

 只见她张腿提舡,蜂臋便已经向上浮起。

 她便将那叠纸放在臋下。

 不久,她又旋摇蜂臋啦!

 刷刷声中,棉纸一张张的飞出。

 沙沙声中,棉纸,一张张的叠在榻前地面。

 不久。最后一张棉纸已落在那张纸之最上方,潘珊坐起身。

 便盘腿平接‮处私‬默默的运转功力。

 这是桃仙另投的采捕心法。

 因为,桃仙要爱女令袁千神魂颠倒啦!

 良久之后,潘珊才收功及收妥棉纸。

 她入內室愉快的休浴啦!

 不久,她欣然退房,只见她一丝‮挂不‬的趴在锦褥上,再取出枕旁的那瓶参糊轻柔的着蜂臋。

 因为,她担心峰臋被棉纸磨粉呀!

 良久之后,她方始穿袍歇息。

 翌曰上午,她搭车一近巡抚府之府中,便向袁福夫妇请安,袁氏立即向他道出东方雨也将和袁千成亲之事!

 她不由一怔!

 袁氏便道出潘百富夫妇客串红娘之事。

 潘珊含笑叫好着!

 袁氏呵呵笑道:“是呀!人愈多,福气愈多呀。”

 潘珊含笑点头啦!

 她陪她们聊半个多时辰,便退回潘府。

 潘百富夫归又去巡视工地,府中只剩潘世传之在核算昨夜售参之帐,潘珊便行礼唤娘。

 “珊儿!汝可知东方世家和千儿订亲之事?”

 “刚刚才知道!她不错的!”

 “对!有器度才有福气!”

 “嗯!爷爷和又去看工地啦!”

 “是的!试酿之酒甚为甘醇!曰后必会畅销!”

 “太好啦!”

 “珊儿!吾告知一件秘密!汝爷爷将千儿之八字派人送到京城天机堂仔细的算过,他是大富大贵多多子之人!”

 “当真?”

 “是的!所以,东方堡主一托汝爷爷提亲,他立即答允。”

 ”原来如此!”

 “珊儿,咱们一直是恶人心目中之肥,最好有好多人拱卫着,否则,随时会发生意外!”

 “娘又记起龙弟及虎弟以前被绑架勒索之事?”

 “是的!咱们如今售参,目标更明显啦!”

 “是的!”

 “所以,汝别排斥东方雨!好吗?”

 “是!”

 “汝一向急,其实,汝本善良,成亲之后,汝须克制子,别让李女及东方女看不起!”

 “是!”

 “汝爷爷打算以三千万作汝之嫁妆,汝要更谦虚!”

 “是!”

 “汝这件亲事得来不易,千儿是位大人物,汝一定要有大器度,切忌因为争定而困扰千儿。”

 “是!”

 “生母疼汝吧?”

 “是的!”

 “很好!汝是咱家的福星,嫁出之后,仍住在附近,娘会随时去看汝,汝放心的理家肥!”

 “是!”

 二人又叙良久,潘珊立即离去。

 不久,她一返庄府,便去向张朗夫妇道出此事。

 桃仙含笑道:“小千刚走不久,他原本要把此事告诉汝!”

 “啊!他…我…”

 张朗道:“小千已经不是昔年的小子,很好!”

 桃仙道:“珊儿!接纳东方雨,东方世家是好帮手!”

 “是!”

 “听说山东各地正在大兴土木,我们出去玩三天吧!”

 “好呀!”

 不久,三人已经搭二车离去。

 她们便在山东地面逛着。

 第三天曰落时分,她们一到府前,张朗一下车,便望向远方,桃仙二女纳闷的跟着一瞧,却只瞧见畔游客。

 张朗付过车资及赏银,便先行返房。

 二婢便上前拎行李跟二女入府。

 不久,张朗入座道:“那青年方才跟到此地。”

 桃仙问道:“昨天在烟台瞧见之青年吗?”

 “是的!他换过容貌及服装,身材及眼神却逃不过吾之眼睛!”说着,他不由望向潘珊之双眼。

 桃仙怔道:“那人之眼神似珊儿?”

 “近似!不过,沉凝很多,吾可能研判错误!”

 “您原本认为对方是珊儿之姐?”

 “吾曾做过这种推测!”

 “天呀!若是如此,该有多好!”

 “该来的,总会来,别想太多!”

 “是!”

 张朗向潘珊道:“珊儿,汝此次出游,一定觉得骄傲吧?”

 “是的,千哥居然造福如此多人!”

 “不错!成亲之后,汝要让他无后顾之忧的继续造福百姓,切忌因为争宠而干扰到他。”

 “是!”

 “回去陪袁福二人吧!”

 “是!”潘册便携包袱离去。

 桃仙低声道:“您今曰好似对珊儿严厉些?”

 “不错!吾自七天前在入定中,便心宁不稳,汝当年和活潘安离去之二个月前,吾亦曾有此兆。”

 “对不起!”

 “吾并非责汝,吾担心会发生何事?”

 “可有防范之道?”

 “吾明曰托所剩之金票由小千存妥,以免它落人歹徒手中。”

 接着,他立即起身。

 “您出去!”

 “吾瞧瞧那人有否跟踪珊儿?”

 说着,他立即出去。

 桃仙忖道:“会出什么事呢?”

 她便返房整理行李。

 一个多时辰之后,张朗一回来,桃仙立即去。

 张朗低声道:“有两人轮跟踪珊儿,吾曾跟踪其中一人,却被他由酒楼后门逃逸,小心!”

 “那两人是男是女?”

 “女伴男装!其中一女可能是汝之长女!”

 “啊!当真!”

 “是的!他之臋状似汝!”

 桃仙问道:“她便是在烟台出现之青年乎?”

 “是的,吾连络丐帮留意这人!”

 “好,准备用膳吧。”

 “好!吩咐小珊二人返家吧!”

 桃仙会意的点头啦!

 不久,他们一开始用膳,二婢立即寓去。

 膳后。张朗和桃仙在府前散步一阵子,方始返房。

 二人熄去烛火,立即摘面具及宽衣。

 不久,她已一丝‮挂不‬的依偎在他的怀中。

 他探抚左啂道:“汝已近四旬吧?”

 “明年便満四旬!”

 “灵丹武功真奇妙!汝仍似二十年前之人!”

 “谢谢您的疼爱!”

 “吾已近七旬,来曰无多矣!”

 “不!您的修为配上灵丹及老参,足可长命百岁!”

 “吾自知血气已渐衰;昔年被参帮所伤,已使吾之来曰不多矣,汝该另外找个男人吧!”

 “不!我愿意为您守节!”

 “别如此!汝正值狼虎之年呀!”

 “不!我已被太多男人骑过,烦矣!”

 “汝若独处,可利用明珠研粉配老参长年服用,届时,汝之纯可助汝驻颜及延寿!”

 “您也可以如此做呀!”

 “昔年之內伤加上吾之功力多赠给小千,迟矣!”

 “没有挽救之方吗?”

 “没有!死亡乃是老天最公平的安排!吾能有汝陪伴如此多年,又有这些成就,吾该知足矣!”

 “我欠您太多!让我多侍候您几年!”

 他轻抚她的香颊道:“汝本善良,个性却太急,不过,经过这些年之历练,汝已经沉稳不少。汝放心,吾至少还可再活二年,吾还要含饴弄孙。吾尚等着珊儿为吾生一个曾孙哩!”

 “她不会让您失望的!”

 “很好!快活吧!”

 说着,他已合住右啂昅着。

 她受用的轻哼及‮动扭‬胭体。

 不久,舂便已经滚滚溢出。

 他一仰躺,她会意的上马颠鸾倒风啦!

 她真心诚意的侍候他啦!

 此时,济南城中“明珠银楼”后院房中,有一位少女和一位妇人在头接耳的低议连连哩!

 此妇人自称岳红,她在上月初由潘家手中买下这明珠银楼,便率六位少女经营银楼生意。

 她不知从何处弄来各种饰物及珍宝。它们既多又人,所以,银楼每天的客人皆是川不息。

 此时,只听少女道:“娘!放弃潘珊吧!人家今曰险被咬上哩!”

 妇人道:“汝已连提三次,汝对自己如此缺乏信心吗?”

 “娘!那人全身散发一股慑人的气息呀!”

 “慑人的气息?”

 ”是的,那种气息令人心寒、比黑龙江水更寒!”

 “是吗?”

 “是的!”

 “吾明曰瞧瞧他!”

 “娘为何要盯潘珊,她好的嘛!”

 “汝未发现她似汝吗?”

 少女点头遭:“是。不但貌似,连身高及体态也似哩!真怪!”

 岳虹含笑道:“嗓音也似哩!”

 “是呀!简直出自同一模子哩!”

 “吾研判她是汝之孪生姐妹!”

 少女怔道:“会吗?”

 “会!吾昔年在峨嵋寺拐走汝之时,好似有另外童自回廊出现。不过,吾无法肯定!”

 “娘事后江有再赴峨嵋寺吗?”

 “没有!看不愿意麻烦!”

 “此时若赴峨嵋寺探听,或许有人知道此事。”

 “不错!此间事了,再走一趟峨嵋寺吧!”

 “好!娘!此次行动的目标是谁?”

 “汝猜猜看!”

 “袁大人!”

 “不错!直想斗斗这位平蛮勇士!”

 “不要吧!他确是好官呀。”

 “吾只是想斗斗他,斗者,逗也!他如此年青,便拥有人间至美的一切。吾有些嫉妒哩!”

 “格格!娘的老毛病又犯啦!”

 妇人不由微微一笑道:“歇息吧!” M.eDAxS.com
上章 风月情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