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月情仇 下章
第 六 章 位极人臣气如虹
 袁千二字石破天惊的传遍中原啦!

 重犯摇身一变为战将使袁千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

 李尚书亲自上战场督战有功,宏扬朝威,皇上龙心大悦圣旨一颁告天下,李宗汉已升任宰相。

 他以四十二岁跃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高官。

 他成为本朝最年青之宰相。

 他率大军退关之后,将那五千车黄金按官阶、战功.统统有奖的赏给每个人,袁千更独获六千两黄金。

 伤亡则加倍获赏。

 阵亡之人则从优抚恤。

 他下令众军士到柳州及南宁畅玩三天再归队。

 他存心要让桃仙二人大捞一票啦!

 镇南关大捷之消息在当天晚上便传入两广,所以数十万人在翌一大早便由各地赶返柳州及南宁。

 所以,当天中午,二城的全部店面皆开门啦!

 大批人员应征店员啦!

 桃仙及张朗愉快的照单全收着。

 他们派人就近采购物品返店啦!

 官兵获赏又获假,便畅游南宁及柳州三天,各家大小店面亦在人滚滚之中大发利市啦!

 连摆在仓库角落的木刻品也被买光啦!

 生意最旺的是江面的船只、张朗由船家送来金银,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是船主哩!

 他们二人在这三之中,净赚二百余万两黄金啦!二家官方银庄一恢复营业.他们便登门存金。

 二位掌柜连连申贺啦。

 一家欢乐,数万家愁,原先廉售产业之人既叹息又扼腕,他们一直自责自己的胆小及鲁莽啦!

 第五天晚上,李尚书和袁千会合张朗及桃仙之后,他们叙良久,方始宾主尽的离去。

 翌上午,李尚书率袁千在二百名骑军护送下离去,沿途之中,各衙皆恭恭送及备妥食宿。

 第八,李尚书接获圣旨,他升任相爷啦!

 他意气风发啦!

 他神彩飞扬啦!

 他沿途倍受礼遇啦!

 这天上午,他一入杭州府,立见吕知府及李达七人出

 他答过礼,便沉容人衙。

 吕知府立即呈上一张字条道:“原任武知府已自尽!”

 立见“上负皇恩,下愧列祖”八字。

 “可有证据?”

 “徐捕头等十一人之亲人曾指证陆巡抚府中之下护卫曾向武知府密语,他们皆奉武知府之令行事。”

 “陆天伏罪否?”

 “已经伏罪,全家抄斩,污金充公。”

 “很好!袁千,汝尚有何憾?”

 “没有,谢谢相爷。”

 “哈哈!汝愿随侍本相吧!”“不敢!我必须侍奉爷爷及。”

 “汝愿失此良机?”

 “谢谢相爷的提拔。”

 “罢了!木相不再勉强汝矣!”

 “谢谢相爷。”

 此案一结,众人不久便欣然用膳。

 这天下午,袁千一返济南,便见袁福夫妇和潘百富一家七人在城前与七名官吏列队等候着。

 马车一停,袁千便匆匆下车。

 因为,他不敢受爷爷及之跪礼。

 李相爷忙道:“免礼!免礼”

 众人仍然下跪行礼。

 李相爷一下车,便上前扶起袁福夫妇道。

 “恭喜二位,汝等之孙为吾朗立下万世大功!”

 袁福夫妇只好连连点头啦!

 他们乐得说不出话啦。

 堂堂相爷前扶他们,他们岂能不乐呢?李相爷向潘百富道:“汝须检讨!”

 “是!是!”“若非袁千百般美言,本相非治汝不可!”

 “是!老朽知罪!”

 李相爷向潘珊道:“汝便是祸首吧?”

 潘珊趴跪点头啦!

 “姑娘家岂可似男人般任意抡剑,哼!”

 潘珊不敢吭声啦!

 李相爷道:“好自为之!”

 “是!”

 李相爷向袁福道:“本相五度劝袁千入宫任官,他坚持要侍奉汝等,汝等是最幸福,最光荣之人恭喜!”

 袁福二人感动的掉泪啦!

 李相爷向袁千道:“他若人京,务必要见见本相!”

 “是!”

 “本相即将赶返宫,汝先回去吧!”“谢谢相爷!”

 袁千趴地叩过头,方始扶袁福二人离去。

 不久,他们已合搭一车离去。

 李相爷便由各吏去。

 潘百富七人默默搭车离去啦!

 袁福夫妇和袁千一返庄,便先到祖宗牌位前上香叩谢,然后再听袁干叙述别后之情形哩!

 袁千便轻描淡写叙述着。

 袁氏间道:“听说汝险被烧死在牢内?”“是的!事情已过,算啦!”

 “老天有眼喔!”

 袁福笑道:“是呀!”

 三人便叙着。

 又过半个多时辰,潘百自一家七人搭三部车抵达庄门前,袁千立即掠前开门及他们下车。

 潘百富递来一个红包道:“谢谢!”

 袁千退道:“员外别如此!”

 “收下吧!否则,吾会终生不安。”

 “不妥!不妥!”

 袁福上前一礼道:“心领!”

 “汝等记恨乎?”

 “非也!”

 倏见潘珊下跪道:“请恕罪。”

 “珊姑娘别如此!请起!”

 “您若不受礼,我便长跪不起!”

 “这…好吧!”

 袁福只好收下红包。

 潘珊便申谢起身。

 不久,十人已入厅依序就坐。

 潘百富问道:“袁千,汝怎会结识相爷?”

 袁千便详述遇见李相爷之经过。

 潘百富叹道:“想不到陆天一家人会百般陷害汝!”

 “老天有眼,他们反而成全我!”

 “的确,听说汝杀不少蛮人?”

 “是的!我把腔怒火发在蛮人身上!”

 “难得!济南人以汝为荣!”

 “不敢当!”

 潘百富向袁福道:“昔日所议入牢合体之事虽因陆天匆匆送走千儿而作罢,如今该正式结缘吧!”

 袁氏立即低头不语!

 袁福道;

 “千儿才十九岁,过些时再叙吧!”“也好!”经此一来,气氛立僵啦!

 不久,潘百富率人离去啦。袁福三人一返厅,袁氏便喜道:“老伴,我们出口气啦!”

 “是的!”

 袁氏道:“千儿,自你被押走之后,潘家的人迄今才再登门我们没必要结大富大贵人家!”

 袁千道:“潘姑娘曾在途中助我哩!”

 “我听说过,她待汝不错,不过.潘家的人太过于现实,汝尚年轻,暂时别提亲事吧!”

 “是!”

 袁福一拆红包,立即皱眉道:“六十万两黄金!”

 袁氏道:“买米油送给城外那批人把!”

 “好!”

 翌上午,三人果真购买大批米油由马车运送到城郊的木屋区,挨家挨户的赠送着。

 他们一直忙到天黑,方始返庄。

 他们连同车资,并支付六十万零八十两黄金哩!

 潘家之人听得更不是味道啦!

 袁千便整在庄内练习掌剑双绝。

 他经过沙场上连攻二个多时辰之后,他发现掌剑联合之威,他更发现尚有很多的缺点呀!

 所以,他天天练习着。

 他每天仍取二十粒灵丹。

 他每天仍服二十粒灵丹。

 他每夜睡前仍行功一个时辰。

 他持续勤练着。

 张朗及桃仙则悠哉悠哉的每畅游柳州、南宁城及关外,因为边军已开放游客出游啦!

 三千余部的蛮国战车,更计时出租供游客自己驾车出游,所有的收入充作边军的加莱金。

 这是李相爷的点子,由皇上批准。

 此项崭新旅游点每皆引来数万名游客,因为中原人根本没有见过蛮人,当然甚感新奇啦!

 每之数万名旅客直接带旺南宁城的生意啦!

 不出三个月,便有六十名杭州商人向张朗洽购店面,张朗早盼此,他便故意报出高价啦!

 那知,六十名商人只略出价,立即成

 六百家店面迅即易主。

 张朝整整获利六倍啦!

 南宁人及柳州人听得傻眼啦!

 他们昔日以去年市价二折或一折出售产业,他们尚在盘算该添价几折,那知竟被拱出高价。

 因为今易价是去年市价加二成呀!

 他们险些吐血啦。

 此例一开,各地商人纷纷前来投资啦!

 下出一个月,柳州及南宁的产业全部易主啦!

 张朗二人净赚五倍啦!

 再加上这段期间收入一千三百余万两黄金,更骇人啦!

 这天下午,鲤园也以二万两白银成啦!

 张朗二人原先约有七千万黄金,如今赚五倍余、他们在这天晚上擒三十七张一千万两金票离去啦!

 树大招风,他们易客利用深夜离去啦!他们沿途小心行踪的连连换车离去。

 六月底,他们终于返回庄中。他们一摘下面具,袁福夫妇便喜出望外的来行礼连连啦!

 张朗含笑道:“小千回来了吧?”

 “是的!谢谢庄主之暗助!”

 “小事,入厅再叙吧。”

 “是!”

 立见袁千匆匆来行礼。

 张朗含笑道;

 “人厅再叙。”

 “是。”

 五人便欣然人厅就坐。

 袁千便恭敬呈上香茗。

 袁福便欣然叙述李相书当众扶起他们!

 张朗含笑道:“他走运,小千助他升官。”

 “真的呀?”

 “的确,勿对外道出此事,以免辱及他的官威。”

 “是!”

 袁氏道:“李相爷当众训过潘员外及珊姑娘哩!”

 “该训!他们太欺负袁家啦!”

 袁氏道:“是呀!所以,他们当天使全家来提亲,我们已经予以婉拒,并且把他们所赠之六十万两黄金济贫。”

 “有骨气,很好。”

 袁氏道:“他们太现实啦!千儿被押走之后,他们一直没有来过一次,他们好似怕我们会索金哩!”

 “老天总是有眼的!”

 “是呀!”

 张朗含笑道:“过些时,汝二人找人来照顾此庄,我们出去畅游天下,好好玩一年半载吧!”

 袁氏喜怔啦!

 袁福也乐得不知如何作答啦!

 袁千奏道:“谢谢庄主爷爷!”

 “很好!小千,汝就做吾之义孙吧!”

 “这…”

 袁福夫妇欣然点头啦!

 袁千立即趴跪叩头道:“叩见爷爷!”

 “很好!见见仙姨吧!”

 “是!叩见仙姨。”

 桃仙含笑道:“很好!”

 袁千便含笑起身。

 袁福道:“谢谢庄主之厚爱。”

 他们在每间寺庙各捐一锭白银。

 他们在每个大城之官方银庄皆以袁千名义存金二千万两。

 他们沿途默默济助急困人员。

 重当天,他们正好入京城庄存金。

 掌柜乍见袁千之戒指,立即行礼道:“相爷久盼公子矣!”

 “当真?”

 “是的!相爷自上月底便派人通知敝号注意公子之大骂,请容在下派人入宫向相爷报讯!”

 “我不打算打扰相爷!”

 “抱歉!在下奉命行事!”

 “好吧!”

 掌柜便召来一名青年吩咐着。

 不久,掌柜亲自替袁千办妥存单。

 六人便在内厅品茗。

 半个多时辰之后,五名青年已随五项官轿抵达银庄大门前,掌柜便恭送他们各坐上一轿。

 五名青年便护轿离去。

 袁氏四十余年前出嫁时曾坐过花轿,如今坐上这种宽敞又舒适之官轿,不由大喜。

 不久,他们瞧见宏伟的官殿及住院啦。

 平整!干净之道路令他们大开眼界。

 良久之后,五轿已停在宏伟的相府前,立见李相爷夫妇含笑由大厅步出,袁千急忙下轿及上前下跪。

 “叩见相爷!”

 “免礼!各位免礼,扶住四老!”

 轿夫立即阻止袁福四人下跪。

 李相爷含笑道:“请!”

 袁千五人便含笑跟入。_

 立见二位青年和一位秀丽少女在厅中含笑向他们点头,再一起注视着袁千.袁千不由一阵不自然。

 李相爷含笑道:“袁千,本相介绍一下,他们是本相之二子及一女!”

 那三人立即含笑自动报名。

 袁千便一拱手行扎着。

 不久,袁千道:“相爷,他们是草民之爷爷、,义祖及义姨!”

 袁福四人便含笑点头。

 李相爷含笑道:“大家坐吧。”

 众人便分宾主依序入座。

 二名婢女立即呈上香茗。

 李相爷便招呼众人品茗。

 不久,李相爷含笑道:“各位出游呀!”

 袁千答道:“是的!中原真美!”

 “呵呵!若无汝之平蛮,中原已面目全百矣!”

 “不!相爷指挥之功也!”

 “呵呵!本相据闻汝到处宏扬本相指挥平蛮之功,其实,沙场上众将士皆知汝居首功哩!”

 “不敢!匹夫难挡大局!”

 “本相最欣赏汝之器度,很好!”

 说着,他不由呵呵一笑!

 一顿,李相爷又道:“小千,汝是率直之人,本相就直言吧!本相把小女佩珠匹配给汝,如何?”

 李佩珠立即低下头。

 袁千怔了一下,便望向袁福四人。

 袁福夫妇怔啦!

 张朗含笑点头。

 桃仙也点头忖道:“他玩我,其女被小千玩,公道!”

 袁千道:“我…我配吗?”

 “配!如何?”._

 “这…爷爷,!”

 袁福道:“你高兴就好!”

 袁氏道:“我们配不上呀!”

 李相爷呵呵一笑道:“小女高攀哩!”

 袁千忙道:“不敢!”

 李相爷道:“袁千,皇上早就要看看汝这位勇士,皇上一直怪本相为何不引荐汝入宫,明白乎?”

 “我该侍奉爷爷及。”

 “孝门出忠臣,加上汝之神勇,皇上有意任汝为山东巡抚,汝可在济南就近尽孝道,明白吗?”

 袁千啊一声道:“山东巡抚?”

 “不错!陆天以山东巡抚之职陷害汝,汝必能以山东巡抚嘉惠百姓,这是本相向皇上保荐法之主因!”

 “这…我不知如何做官呀?”

 “公正廉明即可!”

 “这样容易?”“不错!汝有三名知府及十八位县令助汝治理山东,另有石师爷助汝,汝不必担心太多。”

 “这…皇上答应啦?”“不错!所以,汝不必担心配不配!”

 “这…”

 “本相即刻率汝面圣吧。”

 “这…妥吗?”

 “妥!走吧。”

 袁千怔然起身啦!

 李相爷向袁福四人致过意,便率袁千各搭一轿离去。

 没多久,他已跟车相爷步入殿中。

 殿中金碧辉煌,袁千一冲压力沉香。

 李相爷便现场指点袁千应对之礼仪。

 没多久,在一串“皇上驾到”喝声之中,皇上由内侍引导入殿一就座,李相爷便率袁千并肩下跪。

 “臣李宗汉率平蛮勇士袁千叩见皇上。”

 “平身。”

 “谢皇上。”

 袁千叩头道:“草民袁千叩见皇上。”

 咚咚咚三声,他已叩三个响头。

 “平身!”

 “这…草民该死,草民该死。”

 皇上不由一怔!李相爷一瞥,立见袁千已叩破一块青石。

 李相爷忙行礼道:“启奏皇上,袁千已叩碎一石。”

 “叩碎一石?”

 皇上当场起身瞧来。

 袁千骇得脸色苍白啦!

 皇上一见袁千额头不但没有见伤也未见红痕。他立即呵呵一笑道;“平蛮勇士果真名不虚传。”

 他不由呵呵一笑!

 不久,皇上道:“袁千,联恕汝无罪!平身!”

 “谢皇上!”

 袁千一起身,急吁口气。

 他的背脊立即下一道冷汗啦!

 李相爷道:“启奏皇上,袁千为尽孝道,此次陪亲长出游,请皇上即殿赐官,使吾朝再添一栋梁。”

 “推!袁千听封。”袁千立即上前下跪。

 “袁千,汝平蛮有功,联封汝为山东巡抚摸。”

 “叩谢皇恩。”这回,袁千小心的叩头啦!

 “袁千,汝须替朕妥善治理山东嘉惠万民。”

 “遵旨!”

 “朕赐汝宝剑一把,汝自赴宝库挑选。”

 “叩谢皇恩!”袁千又小心叩头啦!

 “袁千,汝自元旦接任,勿扫亲长之游兴!”

 “遵旨!叩谢皇恩。”他轻轻叩头啦!

 皇上笑道:“李卿替朕宴请袁卿吧?”

 “遵旨!恭送皇上!”皇上含笑离去啦!

 袁千便向李相爷申谢。

 李相爷含笑道:“汝上回所用之宝剑,称手否?”

 袁千点头道:“很称手!”

 “好,就选此剑吧!”二人便联袂离去。

 不久,李相爷到宝库前吩咐道:“御赐袁巡抚镇武宝剑把一把!”

 “请相爷稍候。”

 三名库主便小心的各取一匙依序开启三道铁门。

 不久,他们入内联袂取出镇武剑。

 李相爷一接剑,便肃容道:“勿负皇上重托。”

 “遵命!”

 袁千正经八百的接剑啦!

 不久,他们已搭轿返相府。

 李相爷一入座便呵呵笑道:“皇上不但封袁千为山东巡抚,另赐镇武宝剑,实在太好啦!”

 众人不由大喜!

 李相爷含笑道:“袁千,汝在京城多玩几天,再返乡吧!”

 “是!”

 “小女之亲事,就此说定吧!”

 “这…是!谢谢相爷!”

 “呵呵!吉期另择吧!”“是!”

 不久,他们已入花轩共膳。

 金银餐具及名贵佳肴都使袁千五人大开眼界。

 他们便边教法边用膳。

 膳后,李相爷便吩咐子女陪袁福四人入客房歇息。

 李相爷便率袁千入书房就座。

 他递来一分地国道:“山东依山面海,水陆交通畅达,百业兴旺,乃是一个富庶的地区。不过,据本相所知,山东和其他各地之史大多有行贿及收贿之风,汝明白此二事否?”

 “送红包及收红包。”

 “不苗!汝赞成否?”

 “反对!弊多于利!”

 “皇上也一再严此二事。不过,汝贯彻此二项令,必须有缓冲期,亦即先告而!”

 “以前所收之红包,全不算数吗?”

 “吾不是此意,汝可令彼等自行善后,并告知彼等若无法善后,即须请调,先给他们三个月缓冲期吧!”

 “是!”

 “赌乃是各地之源,汝必须绝,须由官方管理,吾明再取出大胡同管理办法供汝参考!”

 “是!”

 “汝若介入赌.必会引起黑道人物之反弹,因为,这是他们之主要财源,所以,汝须先有准备。”

 “是!”

 “巡抚府内有朝颂之职掌及作业规定,此外。另有前第,汝须及早详阅,了解及牢记。”

 “是!”

 “师爷乃是汝之助手,亦是汝之心腹,现任师爷若不合适,汝可另聘合适人员。”

 “是!”

 “山东各军士及衙役多若有送贴及受贿之习气,汝亦给他们三个月期限,别急于立竿见影。”

 “是!”

 “东方世家在山东地面颇具影响力,作风也正直,汝不妨亲访及礼聘一部分人员助汝。”

 “是!”

 “潘家乃是济南首富,亦是山东首富,吾知潘家孙女钟情于汝,汝不妨缔亲增强影响力。”

 “这…是!”

 “人才!人财!有财有人,妥善运用财力!”

 “是!”

 “吾知汝在各大城都存巨金,切勿张扬,以免引祸。”

 “是!”

 “汝有何感?”

 “我不知该如何问起?”

 “汝完全陌生,此乃正常现象,先研阅朝律及前案吧!”

 “是!”

 二人又叙不久,李相爷便返房歇息。

 袁千便在客房逐一回忆李相爷方才之吩咐。

 翌上午,李佩珠陪袁福四人畅游内宫。

 李相爷携回朝律详加指点袁千。

 袁千亦直接询问感处。

 李相爷便进—步剖析清理法之拿捏。

 三天之后,袁千大有心得啦!这天上午,李相爷率袁千向皇上叩别啦!

 皇上殷殷指承之后,另赐金六万两。

 半个时辰之后,袁千五人已在窗外搭车驰去。

 他的包袱中增加三套巡抚官服及二顶官帽啦!

 十二月十九上午,他们终于返回庄中。

 袁千立即赴巡抚府拜访章巡抚。

 章巡抚早获公文,便含笑袁千人书房。

 他仔细的介绍着。

 不久,他便介绍盂师爷。

 袁千早已认识益师爷,便欣然请益着。

 自那天起,袁千天天入巡抚府了解业务啦!

 章巡抚此次奉调入官任官,他早已探知袁千乃是李相爷之婿,他知无不尽的详加指点着。

 袁千问及赌之事,章巡抚也据实告知。

 袁千问及收送礼,他也据实以告。

 袁千便询问绝之道。

 章巡抚道:“自从陆巡抚问斩之后,山东吏风已经好转,大人只须给予缓冲期,必可杜绝此风。”

 “好!”

 袁千便每入衙请益着。

 十二月二十四,家家户户正在“送神”山东巡抚及三个府衙,十人个县衙同时公告袁千自元旦接任山东巡抚。

 此事立即造成山东地面之大地震。

 袁千却在当天一大早,亲自到城郊的东风堡递名帖拜访堡主东方敬,堡丁立即啊叫一声。

 “参…参见大人!”

 “免札,麻烦你递个信!”

 “请!请!”

 说着,他已匆匆掠去。

 袁千刚走到半途、东方敬已经掠来道:“失!”

 “抱歉!我来得太突然。

 “荣幸之至,请!”

 “请!”

 二人立即入厅就座。

 婢女立即呈上香茗。

 “大人,请!”

 “请!”

 二人便先行品茗。

 不久,袁千道:“我此次陪爷爷及出游,一入京城便被召入宫封官,我拒无门,只好受旨。贵堡一向正直。我绝山东地面之赌,请堡主协助我办妥此事,以嘉惠乡亲啦!”

 东方敬道:“皇上英明,大人治理山东,乃是乡亲之福,敞堡愿意全力协助大人对抗黑道势。”

 “谢谢!我会先拜访清风等三帮,彼帮若不配合,再行动手!”

 “仁尽义至矣!”

 “是的!至于方面,我决定比照京城管理八大胡同方式集中管理,以免彼等化明为暗经营。”

 “高明!食也!实难杜绝。”

 “是的!此外,我将给各吏及军士,行衙三个月的缓冲期经杜绝送贴及受贿之歪风。”

 “佩服!”

 “请堡主赐益。”

 东方敬道:“不敢!山东虽富庶,仍有上万名贫民,彼等缺乏固定收入,食住皆待协助。”

 “我知道!我曾送过米油,我会以工代赈”

 “以工代赈?”

 “不错!我将以自己之财力雇五千人维护道路及沟渠。另不定期以修补道路增加他们之收人。”

 “佩服!”

 “堡主能为他们设想,足见堡主确是仁义双全。”

 “不敢当!本城原本文风甚盛,学塾亦遍布.却乏热心塾师为学子启蒙,盼大人重视此事!”

 “行!”

 不久,东方敬恭送袁千离堡啦!

 袁千迫不及待的聘塾师,便直接返巡抚府。

 立见章巡抚道:“请大人先返庄!”

 “出了何事?”

 “听说是喜事!”

 “好!我多聘学塾明师,请代为搜集资料。”

 “好。”

 袁千便匆匆离去。

 原来,官方公告袁千任山东巡抚之后.潘百富便立即率亲人再度赶临庄中申贺。

 袁福立即他们入厅_

 正在厅内品茗的桃仙乍见潘珊,不由盯视她。

 张朗朝潘珊一瞧,亦心中一震。

 因为,她们今才见到潘珊呀!

 潘百富立即向袁福夫妇中贺!

 袁福夫妇立即申谢及请他们人座。桃仙问活珊道:“贵庚?”

 潘珊怔了一下,答道:“十七。”

 “否可否瞧瞧汝之左掌?”

 潘珊立即一阵犹豫。

 袁福道;“珊姑娘,她是千儿之仙姨!”

 张朗沉声道:“吾乃本庄庄主,她是吾之弟子。”

 潘氏道:“珊儿,让她瞧瞧!”

 潘珊便并直五指伸出左掌。

 赫见她的掌心刻着一朵花。

 桃仙立即含泪道:“孩子,寻找到汝啦!”

 袁福夫妇不由一怔!

 桃仙一摘下面具,立即现出丽容貌。

 潘百富道:“珊儿,她便是汝之生母!”

 潘珊全身一震,便上前下跪道;“娘!”

 “孩子!”

 桃仙抱女哭泣啦!

 她喜极而泣啦!

 原来绝望的她乍见此景,怎能不失态呢?

 潘珊早已知道自己是被潘家抚育。如今乍见生母,桃仙又如此大哭,她忍不住的也哭啦!

 因为,她这阵子有够郁卒啦!

 她拼命保护袁千,好不容易等到袁于凯旋归来,袁福大妇却回拒亲事,她在这阵子活得难受的。

 她的心中一酸,便以哭泣及泪水发情绪。

 良久之后.桃仙拭泪道:“汝如何离开峨嵋寺的?”

 “孩儿只记得天天哭着要找娘而已。”

 潘百富道:“吾夫妇昔年率子媳赴峨嵋培养上香乞后嗣。巧遇珊儿单独在寺园花旁哭泣,吾见其清秀,便携返府中。”

 桃仙礼道:“谢谢!吾昔年因有苦衷而送二女入峨嵋寺,三年余续返寺接女,二女都已失踪。”

 潘百富怔道:“汝另有一女?”

 “是的!二女是孪生姐妹,吾留在她们之左掌外一朵桃花,料不到如今会在此重逢!谢谢!”

 “可喜可贺也!”

 “员外昔年只见珊儿在场中。”

 “是的!”

 潘珊道:“孩儿记得姐姐被一名女人抱走!”

 “汝可记得该女之长相?”

 “不记得!她很美。”

 “她为何未同时带走汝?”

 “孩儿好似先上茅房,未在场。”

 “原来如此!”

 潘百富含笑道:“珊儿有福气的,吾媳原本成亲三年未有喜讯,珊儿入府二年,使连带来二位弟弟!”

 众人不由一笑!

 潘百富道:“袁大人尊汝为姨,他和珊儿可有血统渊源?”

 桃仙摇头道:“没有!吾赞成这门亲事!”

 张朗含笑道:“吾同意!”

 袁福夫妇也欣然同意啦!

 潘家之人笑呵呵啦!所以,潘百富之子潘世传才会到巡抚府我袁千。

 辰末时分,袁千一返庄门,便听见厅中之哈哈笑声,他一见潘家七人在座,立即快步入厅。

 潘百富立即率先起身申贺。

 “谢谢员外!”桃仙含笑道:“小千,吾已找到一名生女,她便是珊儿!”

 “啊!恭喜仙姨!”

 “另有一事.大家已同意汝和珊儿之亲事!”

 袁千一望向袁福夫妇及张朗三人立即点头。

 袁千阿沙力的向潘百富叩头啦!

 “呵呵!免礼!”

 袁千便又向潘世传夫妇叩头。

 “请起!”

 袁千接着向桃仙叩头。

 桃仙指向张朗道:“先叩谢义祖。”

 “是!”他立即向张朗叩头。

 “呵呵!免礼!”

 袁千便向桃仙叩头道:“叩见…娘!”

 “很好!请起!”

 “是!”

 桃仙向潘百富道:“千儿已和李相爷之千金订下口头亲事。可能在明年成亲,届时一并拜堂吧。”

 “呵呵!好!好!”

 潘世传道:“爹,千儿即将接任巡抚。可否将巡抚府附近诸家店面改建为府,俾方便千儿兼顾公私?”

 “好!即刻进行!”

 “是!”

 潘世传立即含笑离去。

 袁千立即道出自己的施政重点。

 潘百富含笑道:“三帮一除,山东必然更旺!”

 “请爷爷配合勿送礼!”

 “行!至于汝顾贫户整理道路及沟渠,此事已有人在做,吾安排五千人入各店内工作吧!”

 “谢谢爷爷!”

 “另聘塾师之经费,由吾负责吧!”

 “谢谢爷爷!”

 众人便叙着。

 (第一册完) M.edAxS.cOM
上章 风月情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