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月情仇 下章
第 五 章 滚滚沙场血肉飞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繁荣似天堂,却也是犯罪者的天堂,所以,杭州大小衙中经常爆

 官方虽然在本月中旬押送三百余名重犯前往镇南关服劳役立即又被另一批犯人填空间。

 所以,袁千无法似他处般独处一间牢房。

 谭忠入牢一瞧,便向武天建议另换牢房。那知,武天递出犯人名单表示其余的牢房已

 谭忠一想只有一夜,便不再坚持。

 他便再度入牢房警告同牢之四人不准动袁千。

 不久,他一离去,那四人便询问袁千犯何罪及即将被押往何方,可是,袁千皆似哑巴般不理会他们。

 邻年之犯人立即叱喝喊扁。

 那四人果真立即扑向袁千。

 袁千虽被锁上铐僚却仍然顺利的挥铐砸倒那四人,牢中立即一阵鼓噪及混乱。

 衙役一入内,便挥鞭打袁千。

 犯人们欢呼啦!

 袁千以手捂脸边闪过抗议着。

 不久,牢头一到,使询问原因。

 不久,袁千被大字形的铐在壁上啦!

 那四名犯人也被入四个牢内啦!

 狱卒一离去,四名犯人便冷讽热嘲着。

 好汉不吃眼前亏,袁千闭眼不理睬啦!

 子初时分,三名黑衣蒙面人敲昏狱幸之后,便取匙逐间打开牢房,犯人们欣喜的冲出来啦!

 那三名蒙面人抛出钥匙,便准备率众出去。

 其余牢中之犯人呐喊哀求啦!

 立见一名犯人拾匙迅速开启串门。

 犯人们一哄而散啦!

 其中一名蒙面人趁放意推倒烛台啦!

 烛台之火焰虽小,却有大批的油,烛台一例,烛油迅即入牢中,火苗随油蔓延迅即引燃牢中之稻草。

 犯人们惊呼狂奔啦!

 回

 三名黑衣人匆匆出去啦!

 大批人推挤于狭窄的通道啦!

 正在开启牢门的那人也匆匆逃啦!

 狱中顿成地狱。

 袁千眼见此景,便奋力一拉,卜卜二声,壁上之铁链连被他拔出,他立即以双手出颈上之铁链处。

 不久,他蹲身拔出双脚之铁链处。

 倏听车外传来一阵惨叫声。

 立即有人转身喊道:“条子死人啦!”牢中之人立即吼道:“冲呀!”

 “这…”

 “火已烧开,快冲!”

 众人又往外冲啦!

 大批强矢再度来啦!

 又有十余名犯人惨叫扑到。其余的犯人却仍然推挤的奔出去。

 箭矢迅即又死他们。

 那三名黑衣蒙面人却已经不知逃到何方啦!

 潘珊急得在远处呐喊连连。

 谭忠也头大汗啦!

 衙外至少布有上千名军士,他们各持长喝退众人。播珊及谭忠数次想入内,一直被退。

 衙内则有五百名弓箭手叉的箭。

 牢外迅躺下三百余具尸体啦!

 牢中则惨叫连连啦!

 方才逃出之人如今已经全部被死在牢外啦!

 剩下的二百余人已经有六十三人活活的被烧死,因为,各牢中昨天才换上又厚又多的稻草已扩大火势啦!

 其余的犯人们惊慌的在牢中奔逃着。

 他们怕变成烤猪啦!

 袁千在惊慌之中,倏见右前方牢中有一名犯人撕下自己的裆便以档捂鼻以及连连扫开附近的稻草。

 袁千立即挥掌将稻草劈向牢门口。

 他匆匆由铁栏间将稻草推出牢外啦!

 他立即见地面是由四块铁板铺成。

 他立即以铁链极处之往尖挑起铁板之一角。

 他一使力,便掀起铁板。

 他立即发现底下之泥土。

 他不由大喜。

 他立即站在土上托起铁板移在另一块铁板上。

 他奋力一臂,土上已经出现一个深坑。

 他立即跃人坑中。

 惨叫连天。

 厉叫连连。

 大批犯人活活的被烧死啦!

 弓箭手都似石人般张弓站在不远处。

 衙外之军士们仍然持立着。

 谭忠劝阻潘珊,他们在远方待命啦

 不久,火势烧到袁千的邻方便由牢门延烧过去,由于剩下各牢中之犯人纷纷推稻草出牢,火势便沿各牢门烧过去。

 剩下的犯人们幸免烧死啦!

 可是、他们反而加速被呛死。

 因为,他们的惊呼呐喊加促呼吸,被焚死的尸体及稻草所形成之臭味及浓烟迅速的呛死他们啦!

 袁千却平静的坐在深坑中。

 坑中虽然也卷入浓烟及尸臭,却是要不了他的命啦!

 足足又过了一个多时辰,知府武天才下令善后。

 牢外的尸体纷纷被抬走出!

 长手改为“水桶手”他们提水进入牢中啦!

 二千余人拼命的来回提水洒水入牢中啦!

 被烧红的牢拄滋滋作响的冒烟啦!

 良久之后,牢内之积水逾半尺,方始停出洒水。

 军士们入内抬走走道的尸体啦!

 天亮时分,牢中的三百余具焦黑尸体已经全部被抬出,武知府忍住欣喜便进入详加清点人数。

 那知,连点三处之后,仍然只有六百八十五人。

 武知府一见缺少一人,便下令入牢再搜。

 军士们持火把入牢,正好眼见袁千站在牢中。

 他们不敢相信的眼啦!

 袁千便被他们押出来啦!

 不久,武知府乍见袁千,险些昏倒啦!

 谭忠却惊喜的立即奔入衙。

 潘珊那双哭肿的双眼浮现泪光啦!

 不出半个时辰,谭忠似逃难般押走袁千啦!

 午前时分,他迫不及待的陪袁千进入镇甸小客栈中他不但安排袁千沐浴而且吩咐小二送来佳肴。

 一计不成,二计又生。武天派人匆匆追来啦!

 半个时辰之后,谭忠便押囚车启程。

 半个多时辰之后,囚车正驰于山道,倏见两侧林中疾出飞镖,袁千喝句小心,立即双肩向上一顶。

 叭叭一声,木板立即爆片而飞出。“

 袁千匆匆缩首八支镖正好过他的头沿。

 谭忠见状,急喝道:“免走!”

 说着,他已拔刀。

 立见三十余名黑衣蒙面人持刀剑自林中掠出。

 后方一里余处之潘珊早已掠出来。她如今乍见如此多人持刀剑出现,她厉喝句住手,便加速掠去。

 立见三名蒙面人一落地便一定排开遥视潘珊。

 潘珊一掠近,便挥剑扑来。

 那三人便联招攻击。

 二声惨叫之后,车夫及谭忠已被砍死。

 袁千方才一缩手未待谭忠吩咐便聚功于双腕震断铁铐,他乍见大批蒙面人出来、立即劈破囚车。

 他正设法解开脚镣,十余人已经挥剑扑来。他在情急之下,立即全力连连劈出掌力啦!

 砰砰连响之中,便有六人惨叫飞出。

 其余之人则惊慌的退去。

 此时,马夫已死,健马惊嘶疾奔向前方,袁千原来随车逃去,却见潘珊正在被三人围攻。

 他立即翻身跃向地面。

 砰一声,他的右肩一着地,便斜翻两会。

 他刚跃起,便有八人仗剑攻来。

 他咬牙全力疾劈啦!他已劈出张朗所授之煞掌第三招啦!叭叭连响之中,四人又惨叫飞出啦!

 另外四人正在闪躲,袁千已经连连劈去。

 他为保命而疾劈向附近的蒙面人啦!

 叭叭连响之中,他密集劈打啦!

 蒙面人在惨叫中纷纷倒下啦!

 剩下的三名蒙面人匆匆逃人林中啦!

 潘珊疾掠到袁千身前道:“有没有受伤?”

 “没有!你呢?”

 “没有!这批人太可恶啦!走吧!”

 “不行!谭大叔说过,我不论发生什么事,皆不准离开他,否则,别人会以逃亡之罪名加重我的罪!”

 “谭忠已死啦!”

 “一定有人会经过此地,托他们报案吧!”

 “好!”

 “谢谢姑娘,沿途吃不少苦吧?”

 “我害了你呀!”

 “别如此说!”

 倏听后方远处传来叱喝道:“发生何事?”

 立见三人匆匆掠来。

 潘珊乍见那三人之黑靴,便望向蒙面人之黑靴。

 立见潘珊之车夫道:“杀人啦!”

 那二人一掠近,便先看尸体。

 不久,一人亮出牌道:“吾乃杭州府徐捕头,出了何事?”

 潘珊道:“这些和你们穿同样黑靴之人方才由林中出来袭击囚车,已杀死车夫及押官。”

 “放肆!汝是谁?”

 潘珊不屑的一哼!

 袁千指向右侧之人喝道:“掌下游魂。”

 两人为之变

 潘珊倏地拔剑便疾砍而去。

 袁千方立即振掌劈去。

 事出突然,那三人正退,右侧之人已经惨叫吐血飞出、潘珊的利剑亦已砍断徐捕头之右腕。

 二人立即全力追杀着。

 刹那间,那三人已经惨叫倒地。

 潘珊拾起牌,立即搜尸。

 不久,她一并搜出三十五块杭州府牌啦!

 她恨恨的道:“告倒他们!”

 车夫忙劝道:“不妥!官官相护呀!”

 袁千道:“是的!你们先走吧!”

 潘珊双睛一转,点头道:”好!若有人敢动你,你就告诉对方,我先送三块牌吓吓那个狗官。”

 “有理。”

 车夫欣然转车头啦!

 潘珊道句保重,便搭车驰去。

 袁千忖道;

 “人心怎会如此可怕呢?”

 他便靠坐在路沿之石旁。

 不久,二部马车一驰近,立即停车。

 袁子便上前叙述经过及托他们赴附近衙内报案。

 二位车夫一答应,立即和袁千上前搬尸到路旁。

 不久,他们已催车驰去。

 袁千便又返原处歇息。

 时间消逝,马车一批批的来往而过,他们惊骇死如此多人。他们更诧异犯人为何没有趁机逃逸。

 已过半个多时辰,袁千倏听北端远处传来密急蹄声,他正在诧异为何会来如此多马,便见二骑先行驰来。

 他立即到马路中央挥臂喊道:“停!杀人啦!”

 二位骑士急忙勒马及取哨连吹着。

 远方的路面立即尘土飞扬。

 二名骑士一下马,便上前询问。

 袁千便道:“我叫袁千,被济南府判处十年劳役,一个多时辰前,这些人出来杀死车夫及押官。”

 “汝杀死这批凶手?”

 “不错!”

 倏听一人驰来道:“何事?”

 一名骑士便上前叙述着。

 那人上前一瞧,便搜谭忠之身。

 不久,他搜出公文,立即拆阅。

 不久,他注视袁千道:“汝是谁?”

 “袁千!”

 “汝为何不逃?”

 “我不想罪上加罪!”

 “很好!此批凶手是谁?他们为何要杀人?”

 “他们多是杭州府衙役,我昨夜险些被烧死于杭州府狱中。”

 “唔!汝稍候!”

 说着,他立即持公文上马驰去。

 不久,他已引导一部马车前来,立见他道:“袁千,过来!”

 袁千便应声前去。

 “袁千,速叩见李大人!”

 袁千立即下跪道:“叩见李大人!”

 “袁千,据实道出汝犯案及今所发生之事。”“是!”

 袁千便道出陆巡抚之孙在大明湖调戏潘珊因动剑而死,陆巡授意要他扛罪以及杭州狱中惨事和方才之杀劫。

 车中之李大人喝道:“袁千,汝有否说假?”

 “句句真话!”

 “好!本宫即刻派人密查此案,在案情未水落石出之前,汝仍然必须前往镇南关服刑!”

 “是!谢谢大人!”

 “李达,持吾令率六人密查此事!”

 说看,李大人已抛出令牌。

 立见七人骑马匆匆离去。

 李大人一吩咐,便有一人自谭忠身上搜匙解开袁千之脚镣,不久,袁千和一名军土共乘一马随众驰去。

 峰回路转,袁千不由暗喜。

 首次骑马的他不由暗乐。

 沿途之中,他和这名军士跟着众人歇息及前进着。

 十月一上午,他们终于搭船在南宁城上岸,一身囚衣的袁千在军士中,立即显得十分的突出。

 正在候船的张朗乍见袁千,不由一怔。

 他不敢相信的眼再瞧,不由一怔。

 他忍不住上前喝道“小千!”

 袁千循声一瞧,立见一名陌生青年。

 张朗由袁千的神色,立即明白自己戴上面具。

 他立即摘下面具。

 “庄主爷爷我被人坑啦?”

 “怎么回事?”

 立见军士喝道:“回避!回避!”

 原来,李大人正在下船呀!

 张朗向后一退,立见正在下船的官吏颇眼

 他仔细一想,立即暗喜道:“前兵部尚书之子,李尚书!”

 他欣忖对策啦!不久,他为救袁千,决定下猛药啦!

 他立即传音道:“武汉风月阁故人向大人请安!”

 李大人立即神色一变的张望着。

 张望又传音道;“桃仙没死!请先救袁千!”

 李大火神色再变啦!他一张望,便轻轻点头。

 张朗传音道:“吾在南宁酒楼晤大人!”

 说着,他已转身离去。

 袁千张口叫,立即忍住。

 李大人深深地瞧张朗,便沉声道:“入南宁酒楼稍歇。”

 “是!”

 这位李大人正是昔年险些为桃仙而死的李宗汉,他经过其父的培植,今年刚升任兵部尚书。

 镇南关之告急使他亲身上前线啦!

 二十万名大军亦由各地赶往镇南关啦!

 各衙狱中之重犯亦循例被送到镇用关服劳役啦!

 多年来的失踪,李尚书原本以为桃仙已死,料不到如今竟在南荒之地听见她的生讯。他的心儿为之激动。

 不久,他一入南宁酒楼,张朗便起身道:“草民有重大军情待报。”

 李尚书会意的道:“入内再报!”

 “是!请!”李尚书屏退他人,便跟张朗入一房。

 张朗摘下面具道:“吾叫张朗,昔年在成都渡口巧救桃仙。由于她多次提及大人,吾方始认出大人!”

 “她如今可好?”

 “托大人之福,她以张泰昌化名匿居柳州,如今为安定人心已在柳州经营酒楼及客栈,吾愿安排她见大人!”

 “很们!袁千和汝是何渊源?”

 “他乃是吾之义孙,他怎会犯案被押来此地?”

 “据他所述,他被污官所陷。”

 李尚书便略述经过。

 张朗愤怒的道:“潘家太过份啦!”

 他立即叙述袁千双亲为护潘家银庄而死之经过。李尚书问道:“袁千此次也替潘家项黑乎?”

 “大有可能,潘家吃定他们啦!”

 张朗不由恨恨的一哼。

 李尚书道:“吾己在途中令七人密查此事,待战事一了,吾立即澈办此案,绝对不会饶过污吏。”

 “谢谢!蛮人强悍,大人宜小心!”

 “吾决定与镇南共存亡。”

 “大人,袁千剑术高超,吾只须再调教三天,他必可助大人平蛮,请大人速派人召袁千来此地!”

 “好!”李尚书立即离去。张朗便服丹行功。

 不到半个时辰,李尚书已率袁千入内。

 “庄主爷爷!”

 “免礼,速服丹行功。”“是!”袁千拿起桌上之瓶,便服下三粒灵丹。张朗指向上道:“上行功吧!”“是!”袁千便靴上行功。张朗向李尚书道:“后此时来接袁千吧!”李尚书便点头离去。

 不久,张朗道:“收功吧!”袁千一收功便道:“您怎会在此地?”

 “改再叙,吾先赠功力给汝,汝专心行功吧!”

 “是!”袁千便再度行功。

 张朗又观察了一阵子,使掌按袁千的“命门”徐徐渡入功力,袁千便小心的引导功力汇合它们。

 半个时辰之后,张朗一收功,便服丹行功。。

 半个时辰之后他戴上面具便赴前厅吩咐店员。

 南宁酒楼便停止供应房间三

 翌上午,张朗又服丹行功,再注功力入袁千的体中。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一收掌,头黑发已经转灰啦!

 他已经只剩下一成余的功力啦!

 他又服丹行功之后,便出去吩咐着。

 不久,他已搭船离去。

 入夜不久,桃仙已经跟着他返房。

 桃仙乍见一身因服的袁千,不由一阵激动。

 她已获悉袁千的遭遇,立即上服丹行功。

 不久,她按在袁千的‘翎门’徐徐注入功力。

 张朗立见袁千的衣衫无风自鼓。

 他又注视不久,便轻声道:“稍歇。”

 桃仙立即收掌。

 张朗便吩咐她服丹行功。

 又过半个时辰,他便吩咐桃仙再度赠功。

 桃仙又注功不久,袁千已经许下如雨。

 张朗沉声道:“小千,准备冲开任督两脉,桃仙,加把劲!”

 二人立即疾速催动功力。

 不久,袁千已全身连震两下。

 张朗喜道:“行啦!桃仙,收掌,小千,继续行功!”

 桃仙一收掌,便吐口长气。

 张朗倒出一大把灵丹,便送入她的口中。

 他又端来茶水,便由她饮用。

 灵丹一人腹,桃仙便全力行动。

 张朗放心的在邻房歇息啦!

 这天上午,李尚书再入南宁洒楼,张朗他来到另外一个房门前之后,张朗便自动离去。

 李尚书推门而入,立见桃仙含笑来。

 他激动的道:“桃仙,果真是汝!”

 “参见大人!”

 “免礼,桃仙!”

 他一上前便按住地道:“想煞吾也!”

 “恭喜大人高升!”

 “不!这一切全抵不上汝。”

 说着,他立即吻住樱

 时隔十二年余,已俞四旬的他却仍然热情如火,只见他边吻边为她宽衣,她迅即被剥光。

 “桃仙,汝仍然如此人。”

 他匆匆宽衣啦!

 不久。他搂她在榻上快活啦!

 桃仙为求替袁千洗刷清白,便热情合。

 落,他足的连抖着。

 桃仙旋偷采啦!

 他茫酥酥啦!他软绵绵啦!

 不久,桃仙收功啦!

 李尚书吐口长气道:“妙哉!”

 “请大人救袁千!”

 “放心,他可以戴罪立功,吾会提拔他。”

 “谢谢大人!”

 “客气矣!他待汝可好?”

 “很好,恕我无法长侍大人!”

 “吾足矣,汝在柳州经商?”

 “是的!趁捡些便宜货。”

 “有眼光,此役必胜,二十万大军已到加上原先之八万大军,只需再整训一段时,必可宣战。”

 “预祝大人立功。”

 “很好!吾尚军忙!”

 “谢谢大人赐宠!”

 “谢谢汝使吾如愿!”

 他一起身,便将一叠银票入她的枕下。

 他整妥装立即离去。

 桃仙便取丹行功。

 张朗送走李尚书,便又入袁千的房中瞧着。

 他一见袁千仍在入定,便含笑入桃仙房中。

 他一见她已入定,便在房外守护着。

 午前时分,他送酒菜入桃仙的房中,便唤醒地。

 桃仙一收功便下榻整装。

 “用膳吧!”

 “恕我又陪他!”

 “无妨,他已允培植小千!”

 “是!”二人便取用酒菜。

 膳后,她取出枕下银票道;

 “他赠金三十万哩!”

 “收着吧!汝先返柳州!”

 “是!”她便换回男装离去。

 张朗便吩咐下人入房善后。

 他便在袁千的房中守护着。

 又过六,他才唤醒袁千。

 袁千立即下叩谢。

 “起来吧!”

 “是!”

 “李大人已准妆戴罪立功,多杀几个蛮人吧!”

 “是!”不久,他已经开始沐浴。

 浴后,张朗便陪他用膳。

 临别之际,张朗便赠他一瓶灵丹。

 袁千又叩谢方始离去。

 他一出房门,一名军士已陪他骑马驰去。

 落之前,军士已带他进入军营。

 不久,他已换上军服和军士们共膳。

 膳后,他便被安排先行歇息。

 翌一大早,他便被带去拜见关帅。

 关帅便带他会见李尚书。

 李尚书亲手交给他一把宝剑道:“汝随先锋官兵共进退吧!”

 “是!”

 不久,关帅已带他返府及召来先锋官指示着。

 没多久,先锋官已带袁干离去。

 不久,袁千已跟着先锋官率走三千人。

 他们各跨一匹快马在旷野列阵冲杀啦!

 袁千跟练不到半个时辰,便已能适应。

 当天下午,二十余万大军在郊野列妥队伍之后,号首一响,便模拟作战的同时展开练着。

 这支临时组成的联军才整训八,虽然有些混乱,不过,斗志昂扬,尤其先锋部队更是彪悍!

 大军反复练三次,方始收歇息。

 复一,一晃便又过半个月余,十月二十七下午,蛮国使者送来战帖,李尚书立即当场答应。

 两军决定在十一月一午时在国界开战啦!

 最后一批南宁商人以一成之价把产业售给了张朗之后,他们匆匆的率亲人擒行李离去啦!

 银庄之现金也运走啦!

 张朗任由店员离去啦!

 他平静的服丹行功着。

 柳州城也几乎只剩下桃仙在服丹行功啦!

 李尚书下令全军歇养一天之后,十月底之深夜,他亲率二十八万大军倾巢而出的出发啦!

 袁千跟着先锋官率三千名先锋勇士昂头策骑前进,他的心中无比的亢奋,他期待午时之大战啦!

 他的忍辱负重要在此役直出来啦!

 辰末时分,大军一抵达国界,便下马取用干粮。

 李尚书徒步行遍现场,再三宣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

 不少军士之热血沸腾的呐喊誓死一拼。

 士气随之昂扬啦!

 不久,大批蛮军浩浩的到达啦!

 他们也依序列队暂歇啦!

 终于,正当中啦!

 双军各传出号!

 人马立即振奋啦!

 终于,号首再扬,杀声立即震天。

 二军之骑士纷纷冲出啦!

 袁千跟着冲近国界,便遇上二名骑军,他迅速的扬起左掌疾劈一掌,那二人立即脑袋开花。

 二人惨叫一倒,官军便欢呼冲去。

 袁千疾掠而起,便挥剑疾砍。

 宝剑不愧为宝剑,当场将二人砍成四块。

 袁千踏上尸体,便砍向另外二人。

 又是二声惨叫,立见鲜血疾

 不过,立即有四把长向袁千。

 袁千一翻身便又一剑砍死一人。

 他便不停的翻掠砍杀过去。

 旗开得利,官军士气更盛啦!双方骑军展开猛拼啦!袁千却突破骑军疾掠向军旗所在地。

 立见强矢如雨般向袁千,袁千左掌右剑的近之箭再迅速的掠向蛮帅所在地啦!

 不久,他已冲入弓箭手阵中砍杀着。

 大批蛮军疾冲向袁千啦!

 袁千便左掌右剑猛攻着。

 轰声如雷!

 剑虹连起!惨叫连连!杀声震天!

 袁千每劈出一掌,至少造成十余人之死伤,他每砍出一剑,至少宰掉三人,因此,他的周遭一直惨叫不已!

 鲜血之下,他的军服已经染血。

 他的那张白净脸亦已染成血红。

 他却不停的向前冲杀着。

 王铁嘴、张朗、桃仙及袁千自己苦练的功力如今完全爆发出来,源源不绝的力道使他彪悍的冲杀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至少已经杀死四千余人。不过,他只推进半里余远,因为,二万余人重重围住四周。

 袁干不时的腾空掠起啦!

 他在蛮军惊呐声中连连翻掠于半空中。

 官军为他欢呼啦!

 六万名官方骑军和四万名蛮方骑军拼斗迄今,蛮军已死伤三万余人.二万余名官军正在破伤着。

 李尚书下令二万部战车冲锋啦!

 战车上之弓箭手张弓以待啦!

 藤盾手亦持后准备啦!

 弓箭疾鸣,战车上的八万人齐声呐喊啦!

 蛮国骑军终于骇退啦!

 官方骑军结合战车冲啦!

 蛮国之弓箭手为让己方骑军返阵因而未箭等到他们要箭之时,战车上已来箭啦!

 惨叫声中,五千余人挨箭啦!

 骑军杨蹄疾冲啦!

 他们纷纷掷出长啦!

 三万余把长便又造成八千余人之伤亡。

 铁蹄上前一冲,骑士挥刀疾砍啦!

 弓箭手落荒而逃啦!

 他们转身一逃,全撞己方之战车及步车。

 此时的袁千已经砍断蛮国之二把战旗,他正在蛮帅十丈前方之蛮军之中,剑掌疾攻连连。

 蛮帅当场又被退二十丈啦。

 变军之阵容又啦!官军趁机再冲啦!

 骑军上前冲步军,使沿途砍杀。

 二万部战车便以多吃少围功八千部战车。

 十万步军和六万弓箭手赶来冲杀啦!

 蛮军变成活靶般挨宰啦!

 又过半个多时辰,袁千终于一剑砍死蛮帅,他将尸体向上一抛,便吼道:“蛮头嗝尼啦!”

 很多人听不懂这句话。

 不过,大家却清晰的瞧见此景。

 官军欢呼啦!

 官军的土气涨停板啦!

 李尚书吼道:“杀!杀呀!”

 号音急促的传出啦!

 官军喊杀的向前冲啦!

 蛮军一见主帅已死,立即大骇!土气为之暴跌啦!

 袁千继续吹杀啦!

 形势一逆转,蛮军连连败退着。

 袁千似利锥般一直向中央冲杀着。

 又过半个时辰,蛮军终于溃败啦!

 他们掉头而逃啦!袁千率先追杀啦!

 骑军及战车也上前追杀啦!

 弓箭手及步军登上蛮国战车及战马也追啦!

 李尚书亦登车追去啦!

 六名号兵轮在车上沿途吹出冲锋号音啦!

 黄昏时分,二万余名蛮国步军亦弃械投降,官军痛恨他们先前之劫杀,当场便连连杀。

 惨叫声中,二万余人已经倒地。

 另外七千余人惊慌而逃啦!

 箭雨连六波之后,便宰光他们。

 此时的袁千和骑军已经冲破蛮国的边关及向前杀着,大批蛮国百姓在败逃之中纷纷被宰掉。

 人人已经杀红眼啦!

 人人毫无仁慈之念啦!

 原始的野蛮暴无遗啦!

 战车一冲人边城,立即加入追杀的行列。

 良久之后,号首一扬。众人方始歇手。

 李尚书在大军欢呼声中进入边关啦!

 他沿途挥手连连。

 他沙哑的慰勉众军士。

 终于,他一见到袁千,便下车紧握他的手道:“干得好!”

 “谢谢大人!”

 李尚书便下令觅食歇息。

 边关立即面临大搜刮啦!

 大批牛羊猪纷纷挨宰及送上烤架啦!

 李尚书率关帅及袁千来回慰勉军士及伤兵。

 国界的伤兵们刚已返关报喜及养伤啦!

 喜讯立即由专人沿途通报。

 各驿站办连夜忙碌着。

 翌上午,蛮国使者高举白旗前来乞降啦!

 李尚书喝道:“令彼进贡五千车黄金来此献降书!”

 “是!”

 使者匆匆离去啦!

 李尚书便命一批战车先送走伤者啦!

 步军亦由战车送走啦!

 五千部蛮国战车也被驾走啦!八千余匹战也也被驾走啦!

 午后时分,蛮王果真率使者及大批车队前来呈上降书。

 李尚书先痛骂一番才接过降书。

 不久,五千名官军上前驾走运金车啦!

 半个多时辰之后,官军全部撤离啦。

 蛮王摇头一叹,便下令善后。

 此役,蛮军伤亡十八余万人。边关之六万余人亦死亡五万余人。

 加上五千车黄金使蛮国大伤啦!

 最惨的是今后必须称臣啦。而且每三年必须进贡黄金十万两哩!

 蛮国从此无力进犯啦!

 其实,他们也不敢进犯啦!

 因为,袁千的神勇已骇坏蛮军啦!

 官军之战力更使他们胆寒啦!

 幸存的蛮军经常在睡梦中惊呼而醒啦!

 他们的确被吓破胆啦! M.EdAXs.COM
上章 风月情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