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月情仇 下章
第 三 章 爱到深处无怨尤
 大年初一,柳州城内外鞭炮连响,桃仙却含笑默默在园内欣赏梅花。樱花及杜鹃花,因为,她的下体已无红斑。

 昨天上午,那八名青年联袂前来申谢、拜年及赠送香茗,烧腊食品,桃仙首次发现人的另一面。

 她也首次获得尊严啦!

 她由昨天一直乐到如今哩!

 午后时分,她正在午歇,倏听叮当声音。她立即下榻提功行去,因为,又有人因为开启厅门而触动细绵啦!

 立见张朗拎二个包袱行来,她便上前行礼。

 张朗道

 “汝之红斑已失吧!”

 “是的!”

 “很好!净吾体内之余疾吧!”

 “是!”

 二人便行向浴室。

 他递右手之包袱道:“此二十包药粉供汝净体十天。”

 “是!”

 她接过包袱,便将两包黄粉泡入一盆泉水中。

 张朗递出左包袱道:"吾另配五十瓶灵丹,内附有配方,今一别,或许不再有会见之期也!”

 “谢谢您之抚育及饶恕!”

 “罢了!缘吧!汝听吾说件事吧!”

 “是!”

 “吾原本是关外第一高手及拥有祖传的财富,却遭参帮侍众所伤,吾因而隐居济南及借汝身强化功力。

 期间虽有担误,今祛净此身之后。必可赴关外索仇,不论成败,吾可能不会再来此地矣!

 桃仙道;

 “祝您成功!”

 “很好!开始吧!”

 两人立即去衣物。

 不久,二人一合体,他一按背便注入功力。

 她便开始收功力。不久,他再按背,她立即刹住功力。

 他一撤军,立见老之红痕全失。

 他欣然入池泡水啦!桃仙便憋气蹲坐盆沿泡黄水。

 她立即又觉得一阵刺疼。

 张朗泡水不久,便起身拭身整装。不久,他望着她那美又无怨无悔的脸孔,不由忖道:“罢了!此役若胜,参帮之财已够吾逍遥矣!”

 他立即取出一个锦盒及小册放在包袱上。

 他含笑离去啦!

 不久,桃仙的下体疼痛一消,她便泡人池中。

 她立即瞧见包袱上之小册及锦盒。

 她便迅速离池拭身。

 不久,她打开锦盒,不由啊叫声。

 因为盒中有不少银票,首张便值一百万两黄金呀!

 她便匆匆瞧着银票。

 她瞧得双手连抖啦!

 因为,盘中一共有二十八张各值一百万两黄金之银票呀!

 她对于这批区银票乐得怔住啦!

 良久之后,她才瞧那本小册。

 立见它使是煞掌口诀。

 她迅速瞧过之后,便知道煞掌只有三招,而且她早已经学会第一招,所以,她为之大喜着。

 她穿妥衣物便先收妥它们。

 哇!大年初一便收到这份大礼,她乐透啦!

 她又打开两个包袱,便瞧见黄粉及灵丹配方。

 她便收妥它们。

 她服下六丹便上榻行功。

 立觉腹部又有大批热涌向各脉。

 她便专心行功着。

 复一,元月八晚卜,她的下体一沾到黄水便未觉刺疼,她心知余毒已尽,不由一阵欣喜。

 不过她仍然蹲泡一阵子才入池净身。

 不久,她便返房用丹行功。

 翌上午,她又以张泰昌化名入银庄存妥二千八百万两黄金,不久,银庄掌柜象哈吧狗般恭送她出来啦!

 她便顺道入柳州酒楼瞧瞧那八位青年。

 不久,她取走一份油味,便吩咐他们别送午膳。

 她一返庄便埋存单人地下再开始练掌。

 从此,她夜行功练掌着。

 三月三清明节,中原已是淡淡的三月天,位于北疆的黑龙江北安城却仍然冰天雪地到处皆见寒景。

 张朗一身祆、靴,帽的在城内投宿之后,便在坑上泡热水喝烈酒,良久之后,他方始愉快的坑上歇息。

 深夜时分_他悄悄离开客栈便直接出城。

 不久.他已经接近一座孤堡。

 此堡孤立于一座山上,此时整座山皆被雪包成银色世界,将此堡衬托得更加突出.难怪它叫擎天堡。

 此堡矗立北安城已达三十年它是参帮所在地,亦是财富之象征,因为,参帮靠采售参早已发大财啦!

 因此,上自帮主雷刚下至一位守大门之人,每人至少有一一妾,而且皆是十分正点的姑娘哩!

 这一千余人便一直在此地享福。

 张朗一掠近堡,便悄悄掠墙而入。

 立见一名青年在门后的屋内呼呼大睡。

 张朗一入内,便捂口拍掌。

 青年全身一震,便赴地府报到。

 张朗便将尸体扶出堡及让它顺雪地滑下。

 不久,他逐房的暗杀着。

 长期的安逸使这批人忘了昔年那笔老帐。

 壁处内之柴火十温使大人及小孩在炕榻上酣睡,张朗便顺利的逐房宰掉房内敌人。

 他似修剪杂枝叶般先宰掉虾兵蟹将。

 二个时辰之后,他至少已经宰掉八百名男人,至于女人及少年孩童至少已被他超渡三千人啦!

 二名去接班之人,更是早已经被他超渡啦!

 他一着夜,便继续暗杀着。

 破晓时分,他已经又超渡五百余名男人。

 他前往中央那排舍啦!

 他亢奋的前进啦!

 因为,雷刚及参帮重要干部皆住该处呀!

 不久,他便又逐房暗杀着。

 当他又宰掉六间房敌人之后,一声轻咳便见一人开门出来,不久,他已经活动四肢的出去啦!

 张朗便又入邻房暗杀一对夫妇。

 不久,他已来到雷刚的房门,他一见房门未锁,他便阔气徐徐启门入房再逐步移向榻前。

 立见雷刚搂着一名秀丽少女酣睡着。

 张朗不由暗骂对方如此好

 他立即一掌劈去。轰一声,榻上二人立即粉身碎骨。

 他愉快的哈哈一笑啦!他掠入对面房中,便疾劈双掌。

 一对男女刚跃落,立被劈死。他迅即出房再想入邻房。

 立见一名中年人扬剑刺来。张朗闪身劈掌,寒气立即大盛。

 不久,中年人闷哼一声,便吐血倒地。张朗一掌劈碎对方之首级,便劈飞房内之女子。

 那女子惨叫一声,便一头撞死于壁灶前。

 叱喝声中,二人已经仗剑入房扑杀。

 张朗全力扑杀啦!他已经忍辱二十余年,如今当然要大开杀戒啦!

 “来人呀!”吼声不断啦!

 二声惨叫之后,那二人已经吐血倒地。张朗一出房,便被六人夹攻。

 他全力大开杀戒啦!雷刚一死,他已经可以安心的大开杀戒啦!没多久,此六人已先后吐血而死。

 不过,另外八人已经仗剑攻来。张朗便继续大开杀戒着。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经超渡那八人。他返房追杀女子及孩童啦!

 不久,他在堡中扑杀着。

 足足又过半个时辰,他方始步入雷刚的房中。

 他从容搜索财物啦!

 午前时分,他已经搜出八箱珍宝及二箱金银,此外尚有二箱各种面额的银票他满意的笑啦!

 不久,他驾车送走八箱珍宝及二箱金银啦!

 他一入城,便入银庄出售珍宝及兑换金

 不到一个时辰,他已领走二十张一百万两金票及三十张千两金票。

 他立即返堡运出那二箱报票。

 黄昏时分,他领走三十张一百万两金票及一批银票。

 他从容返回擎天堡,便在堡中央劈二个大坑,他先抛下一批尸体使各抛人一瓶化尸粉。

 瓶一破,黄烟立冒,尸体立烂。

 他从容的把各房尸体抛人坑中。

 一个半时辰之后,五百余具尸体已成尸水。

 他又掠到山下找回那具尸体,再抛入坑中。

 他不吃不睡一整天,却仍然精神大振。

 复仇的快使他亢奋连连呀!

 他望着天上的雪花,不由哈哈一笑。

 他向前一掠,便从容出堡。

 他便利用夜沿途疾掠着。

 天亮之后,他已进入热河地面。

 他立即投宿。

 人夜之后,他再度施展轻功赶路啦!

 三月十一下午,他已经安返济南府中。

 他返房愉快的沐浴着。

 浴后,他欣赏那五十张一百万两金票啦!

 他歇养一个月之后,便开始出游。

 他开始‘洗钱’啦!

 他便以一百万两全票在大城配灵丹兑出当地银票,再进入官方报在换出巨额金票,予以妥善保管。

 此外,他以关外金票买明珠兑出银票。

 他到邻城再售明珠换回银票。

 他井不在乎买卖明珠间之小亏损。

 重时节,他抬二大包灵丹进入鲤园啦!

 正在厅内用膳的桃仙乍见他,立即含笑出

 他愉快的递出包袱道:“灵丹,收下吧!”

 “谢谢!事情办妥啦?”

 “不错!出奇的顺利!”

 他不由哈哈一笑。

 她道句恭喜,便接过包袱。

 她放妥包袱,便斟茗道:“膳否?”

 “方才已在城内膳毕!”

 他欣然品茗啦!

 她便默默用膳。

 不久,她收妥餐具便陪他品茗。

 张朗问道:“汝一直住在此地?”

 “是的!我已练成第二招。”

 “很好!吾指点汝练第三招。”

 “谢谢!”

 “没外人来此地吗?”

 “没有!在城民心目中,此地是凶煞地!”

 她便含笑道出原因及经过。

 张朗含笑道:“各地皆有迷信之人!”

 “是的!我也乐得清闲!”

 “的确!汝练成第三招之后,陪吾畅游天下吧?”

 “是!”

 半个时辰之后,张朗已在后院瞧她练掌。

 不久,他开始指正她的缺失。

 她立即重新演练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含笑道:“行啦!吾先净身!”

 说着,他立即返房。

 桃仙便直接下山。

 不久,她一人柳州酒楼,便吩咐他们自今夜起,每餐多送一份佳肴,晚膳中再添二壶竹叶青。

 青年们欣然答应啦!

 她又买一套寝具,方始返庄。

 她刚铺妥寝具,二名青年已经送来酒菜。

 不久,她已与张朗在厅内用膳。

 张朗连喝三怀道:“好酒,汝长期订膳呀?”

 “不!我买下酒楼!”

 “哈哈!好点子,生意如何?”

 “我不知道!他们自负盈亏!”

 “哈哈!够大方.不过,省事的!”

 “是的!敬您!”

 “好!”

 二人便欣然干杯。

 不久,二人喝光那二缸酒,便在厅内品茗。

 张朗便趁机指点第三招之诀窍。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各退房歇息。

 九月底,桃仙如昔地陪张朗取用酒菜及品茗,良久之后,她便入浴室宽衣愉快的沐浴啦!

 不久,倏听步声,她立见张朗行来。

 一丝不挂的张朗立即使桃仙明白他的来意。

 她早已心中有数.所以,她含笑去。

 他一搂她便道;

 “吾今生未曾乐过,来!”

 “嗯!”

 两人便热吻着。

 不久,她盘腿勾的粘上他啦!

 她把活潘安的池旁花招一一施展出来啦!

 他乐得冲刺连连啦!

 美之下,他茫酥酥的注入甘泉。

 她愉快的旋连连啦!

 他便行功收着。

 “喔!妙哉!”

 不久,她立即刹住功力。

 她足啦!

 他温存不久,便自行入池净身。

 不久,他退房取丹歇息啦!

 她匆匆净完身,便退房取丹行功。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愉快的歇息啦!

 自那夜起,张朗每隔五六天便快活一次,她每次皆足他,她也不客气的每次收一些功力。

 张朗更仔细的指点桃仙练武。

 桃仙在功力渐增之下,练得更起劲啦!

 除夕夜,二人大吃大喝啦!

 不久,二人又畅玩啦!

 往,张朗舒畅的哎哎连叫啦!

 她又不久,他已茫啦!

 她便又收一些功力。

 不久,他净身返房歇息啦!

 她也返房服丹行功啦!

 大年初一,她便和他在后院拆招。

 她反复施展三招全力进攻着。

 他从容拆招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一收招便欣然申谢。

 张朗便会笑指出地方才之缺失。她立即再度演练着。

 午前时分,两人以火锅配美酒啦!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返房歇息。

 翌起,她带着存单、灵丹及衣物陪他出游啦!

 他们便先前往一江之隔的南宁城。

 南宁城比柳州大,人口也多,加上五十里外镇南关军士轮前来渡假,它因而显得十分的繁荣。

 酒楼及院之林立,乃是特色。

 他们畅游一天之后,再折往广东。

 张朗利用沿途之畅游买卖珠宝进一步“洗钱”桃仙一见他一直在做中钱买卖,不由暗怔!

 这天下午,她一见他又赔售一颗明珠,他们一投宿;她终于忍不住的询问,张朗便低声道出自己在“洗钱”

 他进一步道出自已由参帮获得五千余万两黄金。

 桃仙恍然大悟啦!

 她立即道;

 “我已存妥那二千万两金禀,会不会有麻烦?”

 “不会!吾已把它们洗得清洁溜溜啦!”

 “高明!佩服!”

 当天晚上,她又让他大一次啦!

 二人便一路游山玩水及洗钱。

 四月底,他们重返济南庄院之后,张朗一听庄中平安无事,他便又各赏那对夫妇一千两黄金。

 桃仙一见袁氏频频望向她。她便一直含笑不语。

 因为,她今以男装返庄呀!

 她入庄之时,袁福夫妇便在此地,她可说是由袁氏抚育长大的,难怪袁氏一直看着她哩!

 倏听一声“爷爷!!”立见一童捧着一张纸由内行出,袁福忙道:“禀主人,恕小的擅自收容小孙。”

 袁氏倏地双眼眶一红啦!

 张朗含笑道:“无妨!”

 那童一见张朗,便放下手中之纸,上前下跪。

 只见他叩头道;

 “叫见庄主爷爷!”

 张朗哈哈一笑道:“汝是袁千吧?”

 “是的!”

 “哈哈!长得真快,吾上回见汝之时,汝刚三岁哩!”

 张朗便取出一锭金元宝道:“赏汝!”

 “谢谢庄主爷爷!”

 此童姓袁,单名千,乃是这对仆妇之孙,立见他起身接金元宝。

 他一瞥桃仙,便一直望着她的双眼。

 桃仙故意沉声问道:“汝认识吾!”

 袁千摇摇头,便退返袁氏身旁。

 张朗含笑道:“别逗孩子啦!他该是汝之晚辈!”

 桃仙便含笑摘下面具。

 袁氏啊道:“果真是姑娘!”

 袁千叫道:“仙姑娘,果真是仙姑娘!”

 他不由乐得拍手!

 袁福夫妇便牵孙向桃仙行礼。桃仙答礼道:“吾这双眼瞒不了人哩!”

 袁氏点头道:“姑娘更美矣!”

 桃仙便微徽一笑。

 张朗含笑道:“今夜多备些菜肴吧!”

 “是!’

 张朗二人便各自返房。黄昏时分,张朗二人便在画轩用膳赏景。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歇息。

 翌一大早,张朗便听见呼呼剑风声,他披衣到窗前一瞧,便瞧见袁千手持木剑正在院内练剑。

 他不由好奇的瞧着。

 不久,他暗诧道:“区区七岁孩童怎能施展如此深奥的招式呢?”

 他漱洗之后.忍不住步入后院中。

 袁千立即收剑道;

 “参见庄主爷爷。”

 “免礼!谁授汝此套剑招?”

 “王铁嘴爷爷!”

 张朗稍忖问道:“在湖畔卜字之王三吗?”

 “是的!”

 立见袁福前来行礼道:“庄主早!”

 “早!袁千识武哩!”

 “是的!小的在五年前牵千儿游湖之时,被王铁嘴召到摊前,他详看千儿良久也问了很多。

 当天晚上,他便会见小光夫妇表明授一套剑术给千儿,小犬夫妇同意之后,他便天天指导千儿练剑。”

 张朗点头道:“高人果真大隐于市!”

 袁福道:“王铁嘴的确高明,他在今年元宵曾指点小犬夫妇勿管闲事,那知小犬大妇仍然在劫难逃!”

 说着,他不由摇头一叹。

 张朗讶道:“袁安夫妇发生意外啦?”

 “是的!二月底,十八名劫匪利用人质银座打劫,小犬夫妇获讯之后,便赶到现场和劫匪格斗,终遭惨死!”

 说着,不由双眼泛泪。

 袁千双眼泛泪,却咬牙握拳不语。

 张朗问道:“劫匪得逞否?”

 “没有!小犬夫妇杀了七人,剩下九人便被捕,而且,已经在上月底被当众斩首示众,可是,小犬夫妇…”

 他忍不住哭啦!

 袁千却道:“爷爷别哭,男人只可血,不可流泪,我会好好孝顺爷爷和,爷爷别哭吧!”

 张朗不由听得心儿一颤村道:“这个性太似吾矣!”

 袁福拭泪道;

 “乖!千儿乖!”

 张朗道;

 “潘家有何表示?”

 袁福道:“员外赏金三千两,小的只好接千儿住入此地!”

 “!王铁嘴呢?”

 “他已在三月底别世,小的将他葬在小犬夫妇坟旁。”

 “他未逾六旬,怎会如此早就别世?”

 “他把功力赠给千儿!”

 “啊!他为何如此做?”

 “他说干儿是可造之材!”

 “奇人奇事也!”

 “是的!”

 立见袁氏红着眼眶前来行札道:“禀庄主,请用膳。”

 “好!袁千,半个时辰之后,入书房候吾!”

 “是!”

 张朗便入厅陪桃仙用膳。

 膳后,桃仙低声道:“赠袁千一些灵丹吧!”

 张朗含笑道:“汝也喜欢他啦!”

 “嗯!这孩子既聪明又懂事,似有福气的!”

 “不错!吾有意收这个义孙。”

 “啊!好主意。”

 二人便互视一笑。

 不久,张朗入书房,不久,便见袁千端茗人内道:“请品茗!”

 “很好!坐!”

 “不敢!小千站着吧!”

 “好!王铁嘴因为赠功给汝而亡吗?”

 “是的!”

 “吾瞧瞧汝之修为,伸手!”

 袁千便上前伸出双手。张朗便逐一搭腕默察着。

 不久,张朗含笑道:“膳否?”

 “刚膳毕!”

 “汝念过书吧?”

 “小千已念完论语!”

 “难得!上椅行功吧!”

 “是!”袁千坐上椅,便合膝及掌按双膝气。

 张朗注视不久,便沉声道:“凝神贯一!”

 说着,他又按上袁千的双肩。

 两股柔功力便透肩入体。

 袁千种~变,立即张眼。

 张朗机声道:“凝神贯一,吾不会有事!”

 袁千连三口气,方始继续行功。

 张朗便把功力分批贯人袁千的体中。

 良久之后,张朗收掌道;

 “吾会唤醒汝,专心行功!”

 说着,他已经返房服丹行功。

 桃仙便向袁福大妇道:“庄主方才赠功给小千,他正在行功,你们别惊动地不会有事的!”

 袁福夫妇立即申谢。

 桃仙便入书房守护着。

 她望着袁千的天庭直之鼻,不由暗喜。

 半个时辰之后,张朗已在门前向她招手。

 她便入厅陪他品茗。张朗含笑低声道:“小千方才担心吾会因赠功而发生意外哩!”

 “这孩子宅心仁厚,有福气的!”

 “汝识面相?”

 “纯凭感觉而已!”

 张朗含笑道:“小千骨格清奇,是块美玉。”

 “难怪王铁嘴肯为他牺牲。”

 “王铁嘴有几下的,他曾在八年前拦住吾及赠吾一句话,吾便因那句话而在鲤园饶汝!”“啊!哪句话?”

 “人过在眼前.已过在背后!”

 “啊!果真高明!”

 “的确,他培植小千,必有独到之处,咱们就锦上添花嘛!”

 “好!”

 “咱们已离鲤园甚久,吾今配妥灵丹赠小千之后,我们明天就先返鲤园一趟再返此地吧?”

 “好!”

 不久,张朗便含笑离去。

 午前时分,他已携两大包灵丹返庄。

 袁福行礼道:“请早膳!”

 “袁福,自明起,吩咐小千按餐后各服三粒灵丹,睡前另服三粒,忌食驳杂之食物!”

 “是!谢谢庄主!”

 “让小千行功到明天早上吧!”

 “是!”

 张朗便入内和桃仙共膳。

 膳后,张朗便退房歇息。

 桃仙仍然在书房看书陪着走千。人夜之后,便由张朗陪袁千。破晓时分,张朗含笑道;

 “收功吧!”

 袁千气流丹田,立即下跪叩谢。

 张朗含笑道:“专心练剑,勿负众人所望!”

 “是!”

 “吾已将六十瓶灵丹交给汝祖,自今起,汝须于三餐后各服三丹,夜寝前另眼三丹,切忌酸辣食物!”

 “是!谢谢庄主爷爷!”

 “很好!下去漱洗吧!”

 “是!”

 袁千便叩头离去。

 张朗便返房漱洗。

 不久,他便和桃仙共膳。

 膳后,他召来袁福夫妇便交给袁福一张二万两银票道:“多进补,汝二人尚须照顾曾孙哩!”

 “谢谢庄主!”

 “吾可能在明年清明左右返庄,此银票供各用吧!”

 说着.他已递出一张百万两银票。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和女扮男装的桃仙离去。

 他们在途中拦下一部空车,便吩咐车夫南下。

 他们便沿途换车及游山玩水。

 七夕当天下午,他们一抵达柳州,便先人酒楼用膳。

 膳罢桃仙吩咐过店员,便陪张朗离去。

 当他们返庄之时,又见院杂草啦!

 桃仙便入内先整理张朗之房。

 良久之后。她方始整理自己之房。

 一切就绪之后,她便入浴室净身。

 她一见张朗未来求。不由暗喜他的体贴。她便欣喜返房服丹行动。

 翌一大早,他们便挥刀割草及整理房厅。

 午前时分,他们便已经大功告成。

 他们便在厅中欣然用膳。

 膳后,他们便返房歇息。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已在后院拆招。

 他们便又恢复昔日时之行功及练武日子。

 这夜,他们又在辛劳快活着。

 男贪女爱。

 炮声隆隆。

 良久之后,他方始舒畅的注入甘泉。

 她仍然又来一些功力,便刹住功陪他入池净身。

 不久,二人各返房服丹行功啦! M.edAxS.cOM
上章 风月情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