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村蕩妇 下章
第二章
 在秀莲的手的引导下,老丁的巴顺利地揷进了秀莲的道里,秀莲早就水犯滥了,老丁的巴一进到秀莲的道里,老丁就感觉到秀莲里面太松了,加上水还多,简直和没在里边一样。

 老丁心里边很恼火:“妈的,这娘们儿也真够的了,真巴松!”但已经揷进去了就没办法反悔了,老丁还是热火朝天地干开了,秀莲双手扶着苞米杆,撅着庇股让老丁一顿狂,虽然没什么大感觉。

 但秀莲还是地叫开了:“啊…大哥呀…你的巴好大呀!得妹子好舒服哦!快点!快点!‮劲使‬妹子…到底了,顶着妹子的子宮了呀!妹子叫大哥得好舒服啊!”

 老丁哪见过这阵势,让秀莲一叫就蒙了,也不管松不松了,抱着秀莲的大庇股就是一阵狂水在器的合下发出了的“叽…叽…咕唧…咕唧…”的声音来。

 秀莲叫得更是了:“啊…大哥你好厉害呀!听见了吗?妹子的小都叫你出响儿来了!大哥的巴好厉害呀…妹子舒服死了…”

 老丁在秀莲的叫声里不到五分钟就货了,秀莲把子提上,还依在老丁的怀里磨蹭呢,把老丁搞得更是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秀莲就这样把老丁彻底地‮服征‬了,虽然没有收老丁的钱,但是秀莲心里知道老丁将给自己和自己家里带来什么好处…***

 随着秀莲的“创收”自己家里的生活也逐渐地现代化起来,过年的时候秀莲自己买了台影碟机,没事的时候就看看影碟。出事就出事在这个影碟机上,秀莲也没有想到自己三十八岁了竟然也能吃到“嫰草”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秀莲的邻居老刘家的大小子。老刘家的大小子叫刘健,是在县城里做厨师的。这个小村子里也就这一个在县城里工作的,其余的半大小子都是在家里种地的。

 刘健今年二十四岁,还没有结婚,也是个花花肠子,做厨师赚的钱比较多,一个月最少也有个六七百块,这已经相当于村里普通人家一年的花费了。

 刘健在县城就不学好,打扮在村里人看来是很洋气的,他经常去县城的小旅店里找些‮姐小‬玩,也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了。

 要命的是他家里也买了影碟机。这年过年的时候刘健回家过年,自己带回来几张外国的黄碟在家看。他没什么事的时候就到处闲逛,也早就听说秀莲是个“破鞋”所以就总往秀莲家溜达。

 因为村子小,论起辈分来刘健还得管秀莲叫婶子,他一去就婶子长婶子短地叫,嘴很甜,还总在小卖店买点零嘴给秀莲吃,慢慢地秀莲就觉得这刘健还不错,一来二去的秀莲就觉得刘健好象对她有点那个意思。

 秀莲还觉得很好笑,自己怎么能和个半大小子干那个事情呢?刘健越来越觉得秀莲顺眼,总觉得她风可人。

 尤其是看到秀莲那鼓鼓的大子和丰満的庇股,就想上她。可怎么才能达到目标呢?刘健开始计划了,最后刘健决定从自己拿回来的黄碟入手。刘健在不断地去秀莲家的时候就有意无意地和秀莲说些县城里的事情。

 但说的也就是‮女男‬之间的那些事情,秀莲也听的津津有味,后来刘健开始说黄碟的事情,秀莲也半疯地说要刘健弄点给她看。刘健见秀莲已经上钩了,就开始吊秀莲的胃口,说这碟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刺,弄得秀莲很心动。

 于是刘健开始在没人的时候对秀莲动手动脚,开始就是点小动作,后来越发大了起来,秀莲也是半推半就地和他逗。

 过完年的一天,这天柱子带着孩子去亲戚家串门,因为下了大雪就没回来,晚饭刘健是在秀莲家吃的。刘健去小卖店买了些秀莲爱吃的东西,还和秀莲喝了点啤酒。这个时候外面的风雪下得很大,天很快就黑下来了。

 刘健想这可能就是个好机会,于是回了家偷偷地把那几张黄碟揣在怀里,和家里人说和小兄弟们去打通宵麻将晚上就不回来了,家里人也就没说什么。

 刘健从家里出来,转个弯,趁天黑就钻到秀莲家里去了,刘健‮奋兴‬地对秀莲说:“婶,你说我本来吧想和他们打个通宵的麻将,一想婶自己在家害怕,我就来陪陪婶。”

 秀莲喝了点酒就有点发,“好啊,婶也想让你陪呢!”刘健神秘地对秀莲说:“婶,你说我给你拿啥来了?”“啥呀?这么神秘?”

 “你想看的呗…那个碟啊!”一听是黄碟秀莲立刻来了精神头,“是吗?真拿来了?快给我看看啥样?”秀莲有点迫不及待了。

 “急啥?咱们得把门揷好了,把大门锁上,窗帘挡好喽,这可不能让别人看着!”“啊?你也在这儿看呀?”秀莲还装糊涂。

 “我不是说怕你害怕吗!再说影碟要是把你吓着了怎么办啊!是不是婶?”刘健嬉皮笑脸地说。“真没招儿,好吧,看完了你就打麻将去,在这里叫别人看到了不好,知道不知道?”锁上了大门、揷了房门、拉严实了窗帘之后,秀莲还补充说。“知道了!”刘健嘴里这么说。

 但心里却是庠庠的,心想:“嘿嘿,今天晚上可有得玩喽!看她这样子就知道今天有《戏》了!”刘健又去弄了很多的柴禾把大炕烧得滚热,秀莲也把被褥铺好了。

 自己先脫了‮服衣‬钻到热被窝里,只了个头在外面看刘健收拾影碟机。刘健把大灯关了,只留了个小灯,就开始放碟。刘健坐在炕上,一边咳瓜子一边看碟。

 秀莲也睁大了眼睛准备开开眼界。画面出来了,一对外国‮女男‬在上的镜头,先是特写男人大的巴:足有七八寸长,又又大。秀莲看惊讶了:“妈呀!真大呀!太大了!”

 刘健笑嘻嘻地说:“人家外国人都这么大!”秀莲说:“呸,我才不信呢!”接着就是那个女的为男人口:把大的巴含在嘴巴里来回地昅。

 这真是让秀莲大开眼界,她不说话了,只是看着画面。接下来就是男人给女人口,再后来就是‮女男‬的了,这个过程让秀莲大开眼界,画面上的镜头更加刺了秀莲酒后的,秀莲的水儿已经出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刘健已经脫了‮服衣‬,只穿了个小衩钻到秀莲的被窝里了,秀莲这个时候已经软绵绵的了,但还是挣扎了几下,才主动把‮头舌‬伸到刘健嘴巴里,两个人就开始了热吻。刘健的手摸着秀莲的大子。手感太好了。

 又大又软!妈的,头都硬了!刘健的手又直接伸进秀莲的衩里,摸到了秀莲茂盛的,摸到了户、大,那里全透了!秀莲也毫不示弱地把手伸进刘健的衩里摸刘健的巴,一摸之下秀莲心里一阵狂喜:刘健的巴太大了。

 不比电视上的小多少啊!又长又又硬!还直烫手!两个人就开始相互地摸对方的生殖器,越摸越想干。刘健在秀莲的耳朵边上小声地说:“婶…我想你!现在我就想你!”

 秀莲现在哪里还有什么理智了,也地在刘健的耳边说:“来吧,那你就婶吧!婶今儿晚是你的人了,你要好好地婶…把婶舒服了。”

 刘健一见时机成,一边自己脫掉衩,一边在秀莲的耳边说:“那你先把衩脫下来吧,婶,再把张开,等我你呀!”

 刘健这的话刺得秀莲更加火焚身,马上脫光了‮服衣‬,平躺在炕上,一手着自己的户,一手摸着刘健的巴,把巴引导到自己的道口,说:“来吧,看看你的大巴能不能让婶舒服!来,吧!”

 在这个舂意盎然的温暖小屋里,刘健和秀莲也演出了一场精彩的体搏杀!刘健年轻勇武,本钱又足,功夫也老到。秀莲呢更是火高涨,经验十足。

 刘健的巴正好配秀莲的玩意,刘健用各种‮势姿‬把秀莲得天翻地覆,呻昑不止,水更是源源不断地出来,把褥子都弄了,把秀莲的腿推到前,正面。秀莲撅着大庇股,反面

 两人侧躺,侧面。秀莲在上,来个“观音坐莲”大庇股上下套弄。…语…刘健还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听埋汰话,秀莲正是这个行家呀!

 刘健一边干,一边摸着秀莲的户问秀莲:“婶,这是啥呀?”秀莲更是以村妇的朴实大方回答:“这个呀…是婶的呀!” M.edAXs.cOM
上章 小村蕩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