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桃花坳韵事 下章
第17章
 当小芳回到自己屋的时候,发现娘和婆婆都已经起来了。正蹲在灶坑边上给炉子填柴火呢。因为刚才刚刚经历过那种见不得人的丑事,小芳这心里边总是觉得有些发虚,她赶紧地走上去,从王寡妇手里把柴火子接过去,一的往灶坑里填。

 “小芳啊?刚才你干哈去了,咋半天没见你人呢?”

 看见是儿媳妇回来了,王寡妇有些个奇怪的问她。

 “没…没干啥…”

 小芳结结巴巴的回道:“后院…后院的猪好象不得劲儿呢,刚才俺给它们打食儿的时候发现它们不怎么爱吃,俺估摸…估摸着可能是猪圈有点埋汰,刚…刚把猪圈收拾了一下…”

 “哦。”

 王寡妇应了一下。也没往心里边去。可她回头一瞅小芳,不由得有些奇怪了:“你…你这是咋了,收拾个猪圈咋跟下地干活了一样呢?这脸通红的,头发七八糟的,咋连小褂都的皱皱巴巴的?”

 小芳吓了一跳,生怕婆婆从自己个身上看出什么破绽出来。她赶紧的假装镇定的自己把小褂向下拽了拽,给褂子平整了,嘴里解释说道:“没…没啥,刚才俺看猪圈栏子有些破了,就在那儿钉巴钉巴。可能是累的吧。”

 “那,那你就赶紧的先歇着吧,小芳啊,以后这些个重活,你就让柱子干,那都是老爷们的事儿,你一个女人家的,干这种活也太难为你了,别…别再累着你,要不,你先进屋歇着吧!”

 看着小芳这种可怜巴巴的样儿,王寡妇有些心疼了。

 “我说亲家啊,你也别太宠着小芳了,都是庄稼地里长大的孩子,有啥活不能干啊?”

 一边的小芳娘听了半天,忍不住在旁边了一嘴。

 “是啊,娘,俺不累,你…你和俺娘先进屋歇着吧,灶房的活我一个人就忙活过来了。”

 小芳也赶紧的在一边说。她也生怕再和婆婆唠下去,再出点马脚啥的。赶紧的把婆婆和自己的娘往屋里撵。

 “行,那…那俺和你娘就进屋歇着了。”

 可能是估摸着小芳的身子也颇实的,干这点活应该没啥事,王寡妇干脆就扶着自己亲家回屋歇着了。

 看着婆婆和娘进屋了,小芳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抄起水缸边上的小马扎,一股坐在上边,一边往灶坑里填火,一边自己个的开始胡思想起来。灶坑里的火光忽明忽亮的闪烁个不停,明暗替的照在小芳脸上,映的她整个脸蛋都那么红彤彤的…

 快傍黑儿的时候,柱子从地里回来了。小芳的晚饭也拾捣好了。一家四口人坐在炕头上惬意的把饭吃了。大家都开心的只有小芳在一边心神忐忑的胡乱合着大家。不过柱子母子也都不是啥精细人,也没发现小芳平时有啥不对的。

 吃过饭,小芳她娘和王寡妇就回屋待着去了。柱子坐在炕头上看着小芳屋里屋外的忙活着捡盘子洗碗,他瞅着瞅着,也不知道怎么地,就感觉着今天的小芳好象比平时更招人稀罕。随着屋里屋外的忙活,两个大子也跟着她轻飘飘的身子好象在来回晃一样。连扭起来的股都呼扇呼扇的看的他心里边的。

 瞅着瞅着,他开始觉得自己好象又有点来劲儿了。干脆腾的一下跳下炕,从后面一把把小芳搂在怀里。

 小芳正忙活着呢,突然感觉着一双有力的臂膀一下子把自己个抱的紧紧的。紧跟着,一对大手就开始在自己的前又捏又的。

 她回头白了一眼柱子,假装生气的用筷子在柱子头上敲了一下。“干啥呢?这天还没完全黑透呢,娘她们还没歇着呢?也不怕被她们听见了。”

 小芳这一眼,更是把柱子看的跳的。他就感觉着今天小芳真的和平时不一样的。做啥动作都好象那么耐看。连看他这一眼都那么人,那种似怒非怒的样子都快把自己个给昏了。

 也不管那么多了,柱子干脆一把就拦抄起小芳,脚上勾了一下,把门帘子给勾了下来,然后急匆匆地就抱着小芳往炕上放。

 不管怎么说,即使是家里人没有发现自己下午头的那些个丑事,可小芳在心理还是感觉着自己对不起柱子。眼瞅着柱子的劲头上来了。她干脆也不反抗了,就好象是有些个赎罪的心理一样任凭柱子把自己在炕头上,开始着急的扒自己身上的小褂。

 “你…你这身上是咋地拉?”

 刚把小芳的小褂从上身扒下来。却看见她原本白的大子上青青紫紫的布血印子。柱子有些奇怪的问着。

 这可把小芳吓了一跳。她没想到都过了那么多时辰了,自己个子上被大勇啃咬的痕迹还在。她赶紧的解释道:“还…还不是你了,中午头子咬的那么来劲儿,你看,这都啥了?”

 柱子听见小芳说话的语气,心里也没底小芳到底是真生气了还是假生气。赶紧的和小芳陪不是。一边小心的用手帮小芳在子小心的着,一边嘴里还小声的嘟囔着:“俺…俺也没使那么大劲儿啊,咋…咋就成这样了呢?”

 眼瞅着小芳的子自己个是不能管够啃了。柱子也有些心疼的小心的在上面用舌头开始了起来。这倒让小芳感觉着还真别有一番滋味。

 平里,不管是柱子,还是下午头的大勇,对着自己个的子都是使劲的又啃有咂的。自己都习惯了老爷们用暴的方式对待自己的子了。可现在被柱子用舌头在上面这么轻轻地着,还真让小芳感觉着特别的舒坦。

 了一会儿,柱子总觉得心里头好象被什么憋屈着了一样,横竖都觉得不过瘾,不尽兴。他干脆上去三两下就把小芳的子扒下来。然后急匆匆的又解开栓在自己别儿上的麻绳子,褪下子就甩在地上。

 刚子,他那个已经硬的磴磴的巴就直地竖在半空。小芳打眼一看,柱子那几乎有马巴那么长的东西,正来回上下弹动的巴正在自己眼前不停的晃悠着。她这心理就不住的“咯棱”一下锁紧了。

 虽然已经和柱子结婚这么长时间了,可每一次看见柱子的巴,小芳都不自觉的感觉着害怕。他这大巴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太大了。每次和柱子都叫他给的死去活来的。

 可又不知道怎么地,小芳又想起下午叫大勇的那个场面。在她潜意识里,似乎觉得大勇的巴似乎更让自己接受了。可是这种念头开始让小芳觉得愧疚极了。她似乎是有些赎罪一样的一把拽住柱子对他说:“来,柱子,快…快上来吧。”

 柱子听了这话,又是疑惑又是高兴。平里,小芳是哪儿都好,就是这一上炕就开始推三阻四的。总要自己个软磨硬泡半天才能把到她里。今个破天荒的竟然主动向自己要求了。这叫柱子开始越来越兴奋了。

 柱子的气开始越越急,他赶紧的跪在小芳两腿之间,一手托着小芳的股,另一只手捏住自己的巴头,对准小芳下面那块黑黝黝的地方,就准备进去。

 当柱子的巴头顶在自己个的口的时候,小芳紧张的好象全身都不敢动弹了。两条大腿开始绷的直直的。从大腿儿开始不住的冒起了一层一层的皮疙瘩。

 还没等她有啥反应,就感觉着一巨大的,自己根本无法承受的子就暴的从口里冲进去。强烈的膨让她似乎觉得自己的门都已经撕裂了一样。一阵一阵撕心裂腹的巨痛,从口瞬间传到全身个处。让她不住高声和喊了起来:“啊…疼…疼死俺了…”

 柱子也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小芳这里好象和平时不太一样。平里不管怎么说,她这里还多少能出点水来。润的自己的巴头虽然费劲,可多少还能凑合的进去。

 可今天小芳的里好象到现在还是干干的没有多少水。自己个的巴头刚进去半拉儿,就已经完全的被卡在里面了。就好象是一儿橡皮圈一样咂的自己巴生疼的。

 “你没啥事儿吧?”

 柱子有些心疼的问自己个的媳妇。下面的巴有不敢随便动了。生怕再疼了小芳。

 小芳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痛恨自己个。她狠自己没用,也狠自己个没出息。下午能叫大勇这个二的那么五三道的。到现在自己的男人要自己了,自己还不能让他尽兴的管够。这叫她这心里头更愧的慌了。

 “没事,没…事儿。柱子,你…你吧,俺…俺真的没事…”

 话是这么说,可小芳的语气开始直打哆嗦。

 柱子的心也,根本就没多想。他感觉着小芳既然说自己没事儿了,那应该是真的没啥事儿。而且自己巴正硬的难受着呢,他干脆一使蛮劲,蹭着炕头的被子就强行的把进去半拉子。

 巨大的疼痛几乎叫小芳都快崩溃了。她感觉着自己个好象已经完全的被柱子活生生的撕成两半儿一样。疼的下体都开始像是被刀子一下下的割下去一块儿一样。她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喊出声来。干脆死死地咬着自己嘴。连上牙都已经深深地陷入到下嘴里了。

 “你…你里面咋那么干呢?”

 柱子一边使劲地轱拥着身子,一边有些奇怪的说着。他觉得小芳的里实在太干了,自己的巴根本就没办法在里面活动,连稍微动一下都几乎办不到。

 听了柱子的话,小芳这心理更不得劲了。她想起来下午让大勇玩儿的时候,自己个的出那么多的水来。可到了柱子身上,这咋地就是不了呢。她着急的想着,努力的想控制自己的身子,试图能在下面多出点水来。

 可她越是着急,这里边就好象是和她作对一样就是不水。半天了还是干干的让柱子根本没法子动弹。到后来,她干脆和柱子说:“你…干脆就使劲吧。可能…可能你一会儿就…就能把俺里面了…”

 柱子听了这话,也没多想。可能是他兴许觉得小芳的话也有道理吧。柱子开始使足蛮劲,拽着小芳的股,开始叫唤着在里面拼命的活动起来。

 刚开始,柱子几乎都没办法动一下,可是使劲儿的折腾半天以后,他似乎觉得好象小芳的里面出来一些黏了。自己的巴开始能越来越顺利的开始了。

 小芳也感觉到自己的里边开始有些个体存在了。可是她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那种巨大而连续不断的疼痛让她知道,这些体应该不是自己出来的水。她儿从上到下的剧疼让她清楚的知道,那应该是自己的被柱子的巴有些撕的裂开小口子了。所以有些个血星子从进去。让柱子误以为是自己的水呢。

 可是她也没有提醒柱子。因为小芳实在是恨透了自己的身子。竟然在大勇这么一个自己厌恶透顶的老爷们面前了那么多的水。这叫小芳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原谅自己。她有些发一样的自己想着:“活该,让你再那么不听俺控制。活该…”

 可是这恨归恨。可是下体上巨大的疼痛,还是一波接一波的不停的侵袭着小芳。渐渐的,她觉得自己的口好象是已经有些麻木了,拐带着全身都好象开始昏昏沉沉的。就好象自己的身子已经不停自己使唤了一样。轻飘飘的直往上飞。终于,她再也无法承受这样巨大的疼痛了,眼睛向上一翻,整个人都昏了过去。

 柱子正在小芳身上折腾的正来劲呢。可越来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小芳的身子好象死气沉沉一样开始没啥反应了。他这才低头一看。发现小芳不知道啥时候已经开始翻白眼了。他赶紧害怕的用手在小芳鼻子下面试了一试。觉得手指头碰到的地方一阵冰凉。这下子,可把柱子吓的魂儿都快飞了。他赶紧从炕上爬下来。急匆匆的就往他娘那屋跑。

 进了里屋,发现里屋灯已经灭了。看来王寡妇已经歇着了。可柱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赶紧的在门口喊着:“娘…娘你快醒醒。”

 声音把王寡妇和小芳他娘都吵醒了。王寡妇一抬脑袋,发现自己个的儿子正光溜溜的探在自己个的屋门口。下面的巴还硬楞楞地竖在半空。这把她吓了一跳。生怕小芳她娘看出点什么东西来。转念一想,幸亏自己亲家的眼瞎了,也看出什么破绽来,这才把心放下。

 “柱子,这是咋了,黑灯瞎火的,出啥事儿了?”

 首先说话的是小芳她娘。她虽然眼睛看不见,可耳朵还好用着呢。

 “没事儿,没事儿,是柱子找我商量点东西。亲家,你…你先歇着吧,俺出去一下就回来…”

 王寡妇还以为柱子存点别的啥念头呢,生怕他在自己亲家面前说了嘴,赶紧自己先把话接过去。然后披上一件儿衣服就下了炕头,拽着柱子就往外屋走。

 走了远了,王寡妇估摸着自己和柱子的声音应该传不到小芳他娘的耳朵里了,这才停下来,揪着柱子的耳朵训道:“死小子,你…你这是干哈啊?着个东西到处跑啥啊?也不怕被小芳和她娘看出点什么来?”

 说着,用手还使劲的了一下柱子的巴,把那个硬东西打的左右来回摆个不停。

 “娘…真是有事,你快去瞅瞅,小芳…小芳咋地昏过去了呢?”

 柱子这才接上话儿,有些着急的冲着王寡妇说。

 听了这话,把王寡妇也吓了一跳。嘴里边嘟念着:“这…这是怎么话说的吗?好好的一个大闺女,咋…咋就昏过去了呢?”

 一边说,王寡妇一边赶紧的和柱子进了他自己的屋子,进屋一看,发现小芳正浑身光溜溜的躺在被子上,两条大腿还分的开开的。

 看到这儿,王寡妇的心里马上明白了不少。自己个的儿子有多大能耐自己可是心里有数儿的。她爬上炕头,仔细看了看小芳,再冲着她两腿之间看了一下,这心里就完全都明白了。

 “你过来…看…看啥啊,娘叫你过来。”

 王寡妇冲着还傻楞楞的站在炕边上的儿子说道。“快…快自己个看看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柱子顺着王寡妇的手指头看过去,他打眼儿一看,自己也别吓了一跳;小芳的两腿之间不知道啥时候已经是血模糊糊的了。一丝一丝血星子正顺着小芳口周围慢慢地渗出来,几乎把她整个黑色的都要染红了。

 “啥也别说,快出到灶房里郐点热水,再在盆里边放一小勺儿盐。看啥呢?快点啊。”

 王寡妇赶紧的指挥儿子去灶房救急。

 “哎”柱子楞了一下,赶紧地跑到灶房里去了。

 王寡妇跪在炕头上,心头的抱着小芳的脑袋,用手在她耳朵边上慢慢的替她捋着头发。不时的,还爱怜的用手在小芳的脸蛋上轻轻地摸着。

 不大一会儿,柱子端着盆就跑进来了。到了炕头边上,把水递给王寡妇,然后自己个傻傻地在一边看着。

 “看啥啊?你先出去。”

 王寡妇接过盆子,对柱子说。

 “啊?啥?干哈叫俺出去啊?”

 柱子在一边不解的问。

 “我在这里就行了,先帮小芳好好收拾收拾。”

 看见儿子傻楞楞的在一边站着,王寡妇叹了一口气,有些恨恨的对他说道:“你刚才把小芳折腾成啥了,一会儿小芳醒了,还…还不得怨你啊,行了,你先在门口等着吧,一会而我劝好了小芳再叫你进来。”

 “哦。”

 柱子也是个孝顺孩子,娘怎么说也就怎么是了,他转身一掀门帘子就走出去了。

 王寡妇低头看了一眼还是迷糊中的小芳,又叹了一口气,然后拿起一块巾沾到盆里浸了以后,在小芳的下体中小心的擦拭起来…

 好半天,可算是把小芳下面给擦干净了。她顺手捞过来一被子,仔细的给小芳盖好了,然后在小芳的人中上掐了几下。

 “嘤…”

 小芳叫了一声,白眼球终于翻了下来,她嘴里哼哼着就慢慢地睁开眼睛。一抬眼,发现王寡妇正在自己头上爱怜的看着自己。小芳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她挣扎的想爬起来,嘴里水着:“娘,你…你咋来了呢?”

 “别起来,你…你先躺着。”

 王寡妇赶紧小心的把小芳又按在枕头上。

 “俺…俺这是咋拉?”

 小芳还是有些闹不清楚眼前的状况。她不知道自己本来是和柱子在炕上折腾呢,咋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呢?

 “都是那个小畜生,跟个牲口一样,也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媳妇。”

 王寡妇在一旁有些生气的说着。

 听到这话,小芳的脸有些红了。她没想到自己和柱子的事把婆婆都惊动了。她挣扎着还想和王寡妇解释什么。

 “行了,啥也别说了,你赶紧的先歇着,有啥事儿明天再说行不?”

 看见小芳还想说话,王寡妇连忙一把把小芳按住,又仔细的把被子给小芳上下掩巴好。 M.edAxS.cOM
上章 桃花坳韵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