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桃花坳韵事 下章
第14章
 农户家的帐子本来扎的简单。两户人家之间的帐子就扎的更简单了。毕竟,扎上柞木篱笆只是为了区分住家的。谁也不能跟防贼似的防对方不是。

 可是在简单的篱笆却方便了大勇的事儿。他轻松的就从帐子中间的大子中钻了过来。站在小芳后面。他是越看就越稀罕。这股生的,是那么圆,那么有弹。比多少城里的大闺女都生的让人稀罕。

 大勇没有做声了,干脆顺着墙跟蹲了下来。仔细的看着小芳那人的股。但裆里的那东西就在档里硬梆梆地,戳着他难受得他难受。看了一会儿,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干脆一把冲上去,抱住小芳就在她脯上摸起来!小芳被这突如其来的人给吓了一跳,转头定晴一看。原来是隔壁的邻居大勇。

 “小芳妹子啊,我可想死你了…”

 大勇的脸上笑着,他看见小芳好象被吓到了,竟然没有什么反应,心就更大了,干脆更加使劲地把小芳抱在怀里。手上也使劲地捏着小芳的子。把子几乎都捏成了一团。

 小芳一时懵了,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忽然,脯上传来的一阵阵手抓感觉让她醒悟到自己现在正在被大勇耍氓呢!

 小芳二话没说,顺手抄起身边的一木头柴火,一子就削到大勇后背上,疼的大勇“嗷”的一声放开小芳,疼的原地跳。

 小芳一边把手里的柴火伸直了,对准大勇的前,一边大声地叫一声“你要干啥?你个臭氓!”

 这一子倒把大勇给打醒了,他一见小芳的反应强烈如此强烈,也就再没敢硬往上扑,干脆一股坐在地上,脸上陪着笑说:“小芳妹子你看你急啥?我对你好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知道,俺稀罕你稀罕的都快疯了,你…你就从了俺这一会儿吧!”

 小芳手里的木头柴火一直就没敢放下,她心里明白大勇是打的什么鬼主意。自从结婚那天她就知道大勇一直在惦记着她。可是她没有想到他能这么胆大,大白天的就想硬上。“我不听,我不听。别跟我说那些没用的。你给我滚出去,滚到你自己家去。”

 大勇看见小芳是说什么也不肯听,有心就这么算了,可这心里的一团火又烧得难耐,拐的自己下边的巴硬的都快爆炸了。他琢磨着小芳一个老娘们家,随说手里有木头子,可她也不见得真的有胆子再削自己个,干脆就嘴里“宝贝儿”、“心肝儿”地叫着,试探着又一次凑过来。

 小芳一边骂着大勇,一边躲闪着大勇的侵袭。一会儿工夫,就被到墙角里去了,再也没有了后退的余地。她见大勇那种二皮脸还在一直往前凑,不由得眼睛瞪得圆圆的,几乎把眼眶都要撕裂开来。大勇那嘴的酒臭味直扑到小芳的脸上来,手也摸到了小芳的胳膊上。

 这下子可真的把小芳惹恼了。本来她还琢磨着,毕竟大勇也是自己男人的亲戚。再加上自己结婚,他也多少送了不少的钱。可这现在他也太人太甚了,干脆把心一横,举起柴火就朝大勇劈头盖脸的砸过去。其中,有一子还正好削到大勇的脑门上,顿时,一股殷红的淤血立马涌到大勇的头皮上。

 大勇疼得“妈呀”一声捂了伤口,像一只挨打的赖皮狗一样,嚎叫着就蹲到地上了。小芳背靠在墙角上,额头上也吓出了一层汗珠,脯起伏不定。

 等了一会儿。她发现大勇还是蹲在地上“呜哇”叫的。小芳生怕这些动静传到自己婆婆和娘的耳朵里。她赶紧的对大勇说:“行了,别嚎了,要嚎回家嚎去,别…别把俺娘和俺婆婆给惊动了。”

 一听小芳提到她婆婆。大勇的心里马上就想到王寡妇给他写的那张借条。心里转悠一下,就又来主意了。当下,他赶紧地和小芳说:“别…小芳妹子你先别生气,俺待会儿给你拿点东西看。”

 小芳一听,马上还口说:“行了,你别在那儿瞎整什么妖蛾子了,俺啥也不看,你赶紧地给俺滚回你自己家去,要不…俺…”

 说着,她又对着大勇晃了晃手里的柴火子。

 “别…别…”

 大勇一看小芳手里柴火子,心里边冷不丁的又闪忽了一下。他也真怕小芳的虎劲儿一上来,再骇自己一子。他一边往后退,一边陪着笑脸。赶紧的从帐子儿钻回自己家了。

 回家以后,大勇赶紧地翻箱倒柜的把王寡妇按手印的那张借条给找出来了,小心的放到自己个的兜里。转身就急急地往门外边冲。跑到门口又想了想,便又转回头去,又从小柜子里拿了两百块钱到兜里。

 再一次钻过帐子儿,发现小芳已经不在院子里了。他赶紧地一溜儿小跑窜到他们家里屋。

 一进门,看见小芳正在撅着股在灶坑那儿生火呢。看着小芳那浑圆的大股,也不知怎么地,大勇的劲头又一下子上来了。下面的巴也跟着“扑棱”一下子憋直了,直地顶在裆中间。

 小芳正小心地把干柴火往灶坑里填呢,听着门口有脚步声,她回头一瞅,发现是大勇又魂不散的跟来了。看见他,小芳的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她顺手就抄过一头上还烧得“噼里啪啦”的柴火就对着大勇。嘴里狠狠地说着:“你,你到底想干哈?这一头一头没完没了的,是看俺好欺负是不是?”

 大勇一看小芳这手里的火子,可把他吓坏了。心里边琢磨着:“这娘们,还真他妈的是虎朝天的,这子要是削我一下,我这半拉身子就都得给它削瞢了。”

 他也怕小芳这一生气要真动手,他嘴里边赶紧地解释道:“别…小芳妹子,俺…俺没别的意思,俺就是给你看个东西。”

 说着,他赶紧地把兜里的借条给小芳递过去。

 小芳看了看大勇,心里边掂量了一下。看大勇一时半会也耍不出啥鬼把戏。就将信将疑的把纸条接了过来。接过来一看,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今借于大勇人民币一千元整。”

 落款是王玉兰。上面还有王寡妇的手印。小芳看了看,然后把借条又还给大勇。不过她手里还是死死地握着那子。

 “你这是啥意思啊?俺,俺知道俺和柱子结婚的时候,你借给俺家不少钱,可是现在俺家暂时还没没有那么多。可能俺炕上还有两百多块,那是俺家准备过两天买化肥的钱,要不…要不俺先还你,剩下的等过两天再给你补上。”

 毕竟拿人家的手短,看见借条,小芳也不好再板着脸对大勇“狠道”了。

 大勇一看小芳的语气软下去了,这心里的得瑟劲儿就又上来了。他腆着脸笑目呵呵的对小芳说:“妹子啊,你看,你这就误会你勇哥不是了,你勇哥在没能耐,这点小钱俺还没放在心头上不是。俺今个来不是管你要钱的。”

 说着,就笑眯眯的朝着小芳越走越近。

 “你赶紧站那疙瘩别过来。”

 小芳看见大勇不怀好意的开始越靠越近,赶紧一嗓子把大勇喊住了:“你今天不是要债的?那你?”

 “妹子,俺…俺干脆和你实话实说了吧。”

 看见小芳又有些生气又有些害怕的样子,那小嘴嘟的那叫一个招人稀罕。大勇就感觉着一股子热气从脚后跟一直中到脑门子上。他干脆一股劲儿就豁出去了。

 “妹子,俺没别的意思。俺是…是真稀罕你啊。只要妹子你陪俺一次,就一次,俺这钱,这钱就不要了,俺当着你面把条子就烧了。”

 大勇一边说着,一边着急的就想上去抱小芳,嘴里边叨咕着:“妹子,你长的真俊儿啊,俺…俺想死你…”小芳看见大勇那个熊样,心里边“膈蝇”的不行了。眼瞅着大勇就要扑上来了,她赶紧的闪到一边去了。她这一闪不要紧,大勇“咣铛”一声就撞到灶台上了,疼的大勇疵牙咧嘴的直叫唤。

 看见大勇那狼狈样,小芳不由得“扑哧”一声笑出来了。这一笑不要紧,更把个大勇的天混地转的。他也跟着小芳开始傻傻地笑起来了。

 这时候,里屋却传出来王寡妇的话:“小芳啊,是你吗?在灶房干哈呢?的乒乓响的。”

 听到王寡妇的话,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小芳也不想这些个遭烂事被婆婆知道,她赶紧的回道:“是娘啊,没啥,没啥,俺生火呢,不小心把柴火砸灶台上了。”

 说完,赶紧的一把薅住大勇的胳膊把他往外拽。

 大勇被小芳的小手这么一拉,感觉着自己的半拉身子都快麻了,他就这么傻楞楞地跟着小芳到院子里来了。

 到了院子角儿上,小芳看了看婆婆住的屋子,她寻摸着自己和大勇的对话婆婆应该是听不见了。便生气的对大勇说:“行了,你打的那些个鬼主意俺都知道了,俺告诉你,俺家欠你钱是不假,可这一码事是一码事,想占俺便宜,那是没门,你赶紧地吧,该上那儿上那儿去。俺不跟你多废话了。”

 说着,就转身想往屋子里走。

 大勇一看小芳想走了,这事儿眼瞅着就没戏了。他开始着急了。赶紧地一把拽住小芳的胳膊,嘴里说道:“别…别啊,小芳妹子你先别走,听俺把话说完啊!”“把你的脏爪子放开。”

 小芳冷冷地看了大勇一眼,对着他说。

 也不知道怎么地,大勇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一接触到小芳冰冷的眼神,这心里边就“扑棱”跳了一下,他下意识的就把手放开了。

 “有啥话你就快说,俺可没工夫陪你在这疙瘩瞎磨积。”

 小芳有些不耐烦的说。

 大勇眼瞅着这事就要黄汤了。也开始着急了。他在一边假笑着说:“你看妹子,这事咋说呢,俺…俺也没啥别的坏想法。俺是真的稀罕你。”

 说着,大勇用眼睛瞥了一下小芳的脸,发现她脸上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他赶紧继续说道:“你看,你就陪俺一次,一次就够了,这一千块就家就不用还了,这上哪找那么好的事啊?”

 “你俺当啥了?”

 越听大勇的话,小芳这心里头就越生气,嘴里的声音也开始逐渐的变高了。

 “别…别误会,俺…一直把妹子当仙女一样看啊!”大勇看见小芳似乎不愿意听这样的话,他赶紧的继续往下说:“你看妹子,这一次就一千啊。你家不用还这一千块了,能多干多少别的事儿啊,能给柱子多买多少好东西,还能给你娘和你婆婆买不少的补品啥的补补身子,这好事上哪儿找去啊?”

 听着大勇的话,小芳心里也开始泛嘀咕了。她本来寻思好了,估摸着等7,8月份地里的谷子打穗以后能卖上6,7百块前啥的。加上家里的两头猪也能出栏了,加在一块儿又能卖上千十块钱。

 她还想着拿这钱给柱子卖点补品啥的给他补补。毕竟,这几个月的地里活也不轻快。她还想拿这钱给自己的娘买点好药呢。她发现这一阵子好象老娘的眼睛里总是黄水,兴许是眼睛又犯老毛病了。

 看着小芳开始在那儿琢磨起来了。大勇知道这事看来是有戏了。他赶紧的在旁边填一把劲儿:“妹子啊,这又说回来,你又不是啥黄花大闺女了,这事儿你还有啥也顾虑的啊?”

 大勇的话还真触动小芳了。她琢磨着,自己反正也不是啥黄花大闺女了。还不如就应了算了。就全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咬一口就把这旧账给抵了,自己就当倒霉好了。想到这,她有些犹豫的和大勇说:“你的话当真?真的就一次,你就把债给消了?”

 大勇一看小芳终于松口了。美的他都不知道说啥好了,这全身的热乎劲又开始绕着他的身子来回转。把他激动的全身都开始打哆嗦,连嘴皮子都上下抖个不停:“当真…当真。要不,妹子你看,俺不但不要钱了,俺还…还在给你,就当给妹子补偿、补偿!”

 说着,他哆嗦着从兜里把刚才拿的两百块钱掏出来。激动之余,把钱都攥的皱皱巴巴的。他哆嗦着双手把钱递到小芳眼皮子底下。

 “俺不要,你…你把俺当啥人了。只要你能把俺家的债给消了就行了。”

 小芳看都没看大勇手里的钱,一把就把大勇的手给推回去了。

 “好,不好就不好,妹子你咋说就咋是了。”

 大勇一看小芳又有点生气了。他可不敢再惹乎她,生怕这到手的好事又泡汤了。“那妹子,要不…要不你现在就跟俺去俺家?”

 他开始小心的问着。

 “小芳叹了一口气。总觉得心里边是那么憋屈的慌。她没说什么话,只是无奈的点了一下头。

 大勇高兴的都不知道该干啥好了,他站在那儿哆嗦了半天,又不住伸出舌头已经干裂的嘴。开始鼓足劲儿拽着小芳的手就往自己家拉… M.eDAxS.cOM
上章 桃花坳韵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