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桃花坳韵事 下章
第10章
 听见淑兰这么讨好自己,大勇这心里边也是一阵得意。他更加卖力的把巴来回的着淑兰,把淑兰的高一声低一声不断的叫唤。

 干了一会儿,大勇觉得和淑兰这个姿势实在是贴的太近了。这身上的汗把他的黏糊糊的不舒服,他把巴从淑兰的口里出来。

 “咋了兄弟?咋这么快就完事了呢?”

 淑兰突然的感觉着大勇的巴从自己的身体里出来了,把自己的一阵空的。这身子也开始没着没落的难受。她有些个不满意的和他说。

 “哪有那么快呢,今个不把嫂子的下不了炕,俺就没脸再来了。俺是想和嫂子换个姿势呢。”

 大勇一边把淑兰抱着翻个个,让她反身跪在自己身前,把她的股对着自己。

 “还是兄弟花样多,这城里待时间长了,见识也多。”

 淑兰嘴里不停的溜虚着大勇,同时还听话的把自己的股对准大勇的下身。

 在淑兰把股抬起来的时候,大勇一下子就看见了那块儿垫在她婶子下面的布料,一滩一滩鲜红的血渍斑斑点点洒在上面。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几眼炕上的布料,又看了看淑兰正撅得高高的股。那上面,粘粘连连的模糊一片。血淋淋的黏几乎把她整个口连着股眼子都和糨糊一样的沾上了,看的大勇都有些迷茫了。

 依稀之间,他好象看见眼前的这个血淋淋的口就是小芳那黄花大闺女的小,他感觉着自己就好象把巴正顶在小芳的口上一样。这叫大勇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

 “干啥呢兄弟?”

 撅了半天股的淑兰正等着大勇巴来她呢。可是等了半天,自己的里还是空的,她有些着急的回头对大勇催促着。

 淑兰的话把大勇的心思一下子又拉了回来。他一个灵,马上回过味儿来,这眼前的血迹淑兰来事的脏血,不是小芳那个纯洁的大闺女血。

 精神回来以后,他的鼻子里马上也变得感了。淑兰儿里透出来的一股股的味儿熏得他直恶心。他赶紧的滋溜一下鼻子,就觉着好象自己的巴都被这股子怪味儿顶的都有些软了。

 “来吧兄弟,快…快进来啊…”淑兰更着急了,自己都催他了,他咋还不快点进来呢。心急之下,她也顾不上是不是丢人了,把手伸到后面就拽着大勇的巴往自己的股上凑。

 手一摸上去,突然的就感觉着大勇原来还硬梆梆的巴好象有点软塌塌了。她奇怪的看着把头转过来。

 “咋了?它咋突然的就软下来了呢?”

 “这几天光忙着柱子的亲事了,有点累,对不起啊嫂子。”

 大勇开始胡编造的睁着眼睛说瞎话。

 淑兰可不管他到底是因为啥事儿把软了,她这脑袋里就一门心思的想让大勇的巴再硬起来。自己原本已经有些不是那么里面现在也开始继续的象长了几小草一样,让她难受的浑身都不自在。

 淑兰急的嘴里直叫唤。她转过身去,拿手使劲的在大勇的巴上着,一边,一边嘴里还“吭哧、吭哧”地息着。

 可是她越着急,大勇的巴就越不争气,不但没把它给再硬了,到最后反倒还一点一点的更软了。

 眼瞅着大勇的巴在自己手里越来越小,甚至自己使劲一攥拳头,都把他整个的东西都包在里面。这叫淑兰这心里憋的真不是个滋味儿。

 “你这是咋了?是不是嫌乎嫂子来事,觉得和嫂子干有忌讳啊?”

 淑兰的口气有些硬,这身的火气闷在身子里发不出来叫她有些憋屈的难受。

 “哪能啊?真的是这几天累了。”

 大勇随口和她解释着。不过他现在还真的没啥兴致再和淑兰搞下去了,这叫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是犯啥乎劲儿了。

 又不甘心的用手了几下,眼瞅着大勇的巴就是不争气的不硬起来。淑兰知道今天着是没啥干头了。她一甩手,有些发一样的把大勇的巴摔到一边去了。

 “啥累啊?自己的东西不好使还找啥借口啊?”

 淑兰撇着嘴,心里这憋屈劲儿叫她说话也不经过大脑了。

 “说啥呢?啥不好使啊?前阵子是谁把你的呜哇叫的?”

 大勇听见淑兰这么说,这心里头有点不乐意了。毕竟,是个老爷们听见这话,这心里头多少都有点不得劲的。

 “说那些以前的烂事儿干哈呀?有啥用啊?你好使倒硬起来给俺看看啊!”淑兰嘴也硬,她梗梗脖子就冲着大勇说道。

 “看你那劲儿,一次没够你就来劲了是不是?”

 大勇这下子真生气了。他提上子就一脚把门踹开了,连话都没再和淑兰说一声。

 “哎…大勇兄弟,嫂子…嫂子和你逗着玩儿呢?别…真生气啊…”淑兰一看自己真把大勇给惹了,赶紧的在他后面叫唤着。

 可是大勇却连搭理都没搭理,抬着股一会儿就走的没影了。

 “啥巴人啊?”

 看着大勇搭理都不搭理自己,淑兰也生气了。她冲着大勇的背影就呸了一口,嘴里边骂骂咧咧的说着。

 正在她坐在炕头生闷气的时候,就听见外面传了一声问话。

 “淑兰啊,你这小店开门了吗?这门板咋一半合在门上一半启下来了?叔来你这儿打点酒。”

 “哎…”淑兰听见外面有人说话,好象是要买东西的。可是自己这衣服还没穿上呢,可千万别叫人看见。她一边答应着,一边有些着急的冲着外面喊着:“等会儿,我…我马上就出去了…”

 可她这话还没说完,衣服刚套了一半,连子还没穿呢,里屋的门帘子就被人一把掀开了。

 可把淑兰吓了一跳,她赶紧的把身子蜷到炕角上,着急的喊着:“别…你先别进来,我这…衣服还没穿呢。”

 可是她这喊归喊,这进屋的男人楞就是没离开。虽然他嘴里一直的在叨咕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的,可是不好意思了半天,人还是站在门口,而且眼光还一直盯在淑兰那个光溜溜的大股上看的来劲儿呢。

 淑兰自己一看。门口的男人正是村里的老光胡老

 这胡老自四十多岁死了媳妇之后,十多年以来一直是一个人过的。这期间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再找一个合适的。可是这一来自己手里也没有什么钱,二来他本人长的也实在有些太苛碜了。不大的脑袋上偏偏还长着一对小的可怜的眼睛,再加上嘴上经常突起的大龅牙,怎么看都和精神病院里的膘子差不多。

 自他老婆生了一场大病去世以后,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就把他自己孤零零地丢在这贫困的村子里。白里这时光还好打发——自己个下地干干农活也就糊过去了。可这一到天黑了,他自己就总是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心里总想着找个老娘们好好的。可是毕竟自己的老婆不在了,憋的久了,也就在没啥办法的情况下用手解决了。

 时间长了,他也寻思着和村里的哪个小媳妇偷个情啥的。可是他不但年龄大了,而且长的又那么苛碜。所以即使村子里的几个以搞破鞋有名的寡妇也和他对不上眼儿。没啥办法的情况下,自己也只能喝点小酒解解愁了。

 其实今天上午他就来淑兰这儿一次了,只不过那时候淑兰正和大勇搞的热乎呢,所以也就没开铺子。胡老看看淑兰的铺子没开门,也就回家了。

 可是在家里坐了没多大一会儿,这酒瘾却越来越大了,憋的他实在没啥办法了,就又来淑兰的铺子里看看,却发现铺子的门开了,可是里面却没人,他顺着铺面正准备上里屋去找淑兰,却意外的发现这样让他心神漾的场景。

 在大炕的被头上,淑兰正蜷缩着窝在炕角儿上,因为刚刚和大勇折腾半天出了不少汗,在她光滑的肩背上滑动着不少晶莹莹的汗珠,在从窗口里透出阳光的照耀下,似乎把胡老的眼睛都晃的直迷糊。

 胡老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他不住自己个使劲地掐一下大腿,一阵揪心地疼痛使他知道这不是梦!眼前的淑兰竟然浑身赤的出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虽然她的身体蜷成了一团,他只能看见淑兰滑溜溜的后背,可是仔细地从她臂弯处看过去,还是依稀可以看到淑兰那耸的大子随着她紧张地息在晃动着…

 胡老的心一下子揪紧了,开始“突突突”狂跳起来。他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双平时总也睁不开的老鼠眼早就瞪开的大的吓人。他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口,只是浑身不停的哆嗦证明着他现在难以形容的激动心情。

 眼前这种荒唐的场面使胡老男人的本能一下子就开始冲动起来,下体的巴一下子腾的硬了起来,他裆下高高地顶起来一大块儿。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震惊,一个害臊。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就这么傻傻地对峙了半天,最后,强烈的望冲动开始让胡老忘却了一切,他猛的一个高窜了起来,不顾一切的向淑兰扑去。

 淑兰被胡老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随着胡老的手摸在她光溜溜的后背上,她先是下意识地抖了一下,随即就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淑兰尖叫的声音让胡老也大吃一惊,这种老不正经地举动让他窘迫极了,老脸涨得红热发烫,这整个心好象也一下子停止了跳动,两腿僵直地跪在淑兰身边一动也不敢动。

 “你…你想干啥?”

 淑兰瞪大眼睛,使劲地盯着呼呼直气的胡老。当她发现胡老的表情开始变得不自然,而且有些害怕的时候,她开始来劲了“你个老不正经的,你想干哈?还…还不快从俺屋里滚出去,你…你也不想想自己长的啥样,你也想打俺的主意,想去吧你!”

 听了淑兰的话,胡老猛的打个灵,等回过味儿来,才发现自己敞怀地跪在淑兰的面前,两腿间那雄伟壮硕的硬硬巴直的把裆顶起的老高的一大块儿,还正好对着淑兰的脸。

 淑兰对着他呜噜呜噜地一顿臭骂把胡老一下子骂的清醒了一些。他有点害怕了。毕竟要是这种传出去就真的在村子里把自己的名声给搞臭了。他活了半辈子都没啥恶名声,他也不想老了老了的把自己个出来这样一个调戏小媳妇儿的名声。

 可是着眼前的事情毕竟已经发生了,现在好象再打退堂鼓也晚了不是。淑兰的破嘴在村子是有名了,而且这老娘们平里也根本不知道害臊啥的。今个儿的事要是摊上一个面皮子薄的小媳妇,兴许胡老也就哼哼叽叽地退下来了,可是偏偏却摊在淑兰身上。

 胡老左右寻思了半天,他估计着就算自己今天从屋子里退出去,这后淑兰也会大嘴巴叉的把这事向村子左右宣扬。这老娘们平时名声就不好,自己个也没少听村子的其他老娘们嘴里头说她的风韵事,今个儿碰上这么个机会,她还不在村子宣扬个够啊。估摸着她非把她自己说的和贞洁烈女一样,而自己个呢,肯定也被她说的要多不要脸就有多不要脸的。

 想到这儿,胡老干脆就豁出去了,他干脆啥话也不说了,上去就一把捂住淑兰的大嘴,然后一顺劲,把淑兰就死死地在自己个的身子下面。

 “淑兰,俺…俺想要你!”

 胡老一边抓住她的胳膊,把她牢牢地控制在自己身下,一边嘴里哀求的向她说着。一张老脸几乎都把五官挤在一起了,衬着他有些花白的头发,让他整个表情都显得那么的可怜。

 可他这些勉强挤出来的可怜表情并没有打动淑兰,她一边怒声地臭骂着胡老着,一边在胡老的身子底下使劲的沽拥着,滑溜溜的身子象一条刚从水里跳出来的鲫瓜子鱼,让胡老几乎都按不住她了。

 可不管怎么样,毕竟胡老也是干了半辈子的地里活儿,虽然年龄已经过了半百了,可身子骨还是硬朗着呢。所以不管淑兰在下面怎么不停地挣扎反抗,也总是逃不过胡老的控制。到后来,她干脆开始用手指甲盖儿抓,用嘴咬,可即便是她把胡老的后背上挠出一道道的血印子也好,还是在胡老的肩膀头子上咬出几个血印子也好,她还是依旧被胡老死死的按在身子下面。

 可是淑兰越是使劲地挣扎,却反到让胡老觉得越刺。到后来,他干脆抓住淑兰挠的双手,用力摁在大炕上头,庄稼人特有的强壮的身躯重重的在淑兰丰的身上。也不管淑兰的头左扭右扭的,就把一张留着哈喇子的大嘴贴在淑兰脸上开始又又啃起来!

 不管咋样,淑兰毕竟是个老娘们,即使她平时再怎么泼辣,到眼前这个局面下,她无论怎样也抵不过胡老这样有气力的老爷们的制伏。经过俩人的一番支巴,她开始有些气吁吁、浑身发软了,也只能把脸扭向一边,无力的躲闪着胡老那张让她有些恶心的大嘴!

 其实要是在她身上的老爷们换成是别人,兴许淑兰早就半推半就的和他成了好事了。毕竟刚才和大勇才刚,让大勇的半拉咔叽的,她的身体还在兴头上就被大勇给甩到一边去了。她这里面还正的难受呢!

 可是这胡老却实在让她不能满意。年纪大了不说,长的又那么苛碜,淑兰一看见他的大龅牙,这心里面就不住一阵的反胃。所以她就一直反抗着不想让胡老就这么白白的占了自己的便宜。

 可两个人舞舞扎扎的半天,淑兰还是没办法挣脱胡老的制伏,她的身子开始越来越没啥劲儿了,两条腿原本还屈在一起顶住胡老的身子,这这现在去越来越麻了,一个不留神就分开在两旁,让胡老的下体一下子重重地腾空而下,他裆下正高高耸起的小“帐篷”也死死地顶在淑兰那血不滋拉的口上。

 淑兰的口让胡老裆下那个硬东西顶住以后,马上就觉得好象被电打了一下一样,一股子舒服的滋味从小那里一直冲到脑门子上面,让她浑身都有些麻酥酥的。她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本来正左右扭动的下身开始有意无意的绕着胡老的硬东西周围蹭了起来。

 蹭了一会儿,淑兰觉得自己有些来劲了。她琢磨着自己今天反正是逃不出去了,左右好象也得要被胡老了。再加上刚才被他裆下边的硬东西顶了半天,把自己的兴趣也给顶出来,于是淑兰索也不反抗了,她瘫在炕上,开始假装无奈的和胡老说:“行了,行了。老不正经的,别在俺身上使蛮劲了,把俺浑身都的生疼的。快把俺放开,俺…俺今个儿让你了。”

 胡老在淑兰身上啃的正过瘾呢。他鼻子里闻着淑兰脸上的雪花膏味,就觉得香的让人觉得是那么的舒坦。他正琢磨着这么样能顺利的淑兰给制服了呢,却听见淑兰这样一翻话。他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有些不敢相信了,就这样傻傻地抬着头惊讶地盯着淑兰看着。

 淑兰被他看的心里边有些都发了。她有些不耐烦了,就有些气愤的对胡老说:“看啥啊,你个老不正经的,俺都答应你了,你还想啥呢?还不赶紧的去把铺板子给俺上好了,咋地啊,门都不关就想和俺啊,你想把这事儿在村里边表个演是咋地啊?”

 被淑兰骂了几句,胡老这才醒过味儿来。他赶紧地从淑兰身上爬下来,转身从炕头上跳下来,颠地上门板去了。

 到了铺子门口,胡老还不放心的把头从门口探出去左右看了几眼。他也生怕自己和淑兰这点子烂事被人发现了。毕竟他这么大年纪了,再被人传出去和和小媳妇搞个破鞋啥的,这名声实在不好听。

 左右看了看,发现村子里依旧是静悄悄的没啥动静。他开始小心地把门板一片一片地竖好,再把大门小心的关上,上门闩。这中间,把他紧张的浑身都抖个不停,甚至还让门闩把手给挤了一下。好不容易把门都关好了,他一转身,一溜小跑的就向里屋冲去。

 等他一掀门帘子,到里屋一看,淑兰在炕上已经都准备好了,她正平躺在炕上,不过身上已经捂上了一双大厚棉被。不过从淑兰在外面的那双白的胳膊看上去,她里面应该是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

 看见眼前这样让胡老激动的场景,再想到他自己今个儿就能把十多年没巴好好的用一下了。胡老高兴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使劲地气,从嗓子眼儿里发出一声怪异地叫喊,然后迫不及待的把上衣给扒在一边,一个高蹿到炕上,一掀被窝,就钻了进去。 m.EDaxS.Com
上章 桃花坳韵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