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独孤弃文集 下章
名画鉴赏
 西方人大都信奉天主教,在8——14世纪,神与上帝在西方人的政治文化生活中始终占着统治地位,神权大于王权,国王在除战争以外的一切重大事务都必须服从教皇,这在我们东方人看来,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有点不可思意。在神权既教皇统治下的中世纪,神秘主义、主义充斥在人们政治文化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极端宗教主义的愚昧把一切有悖于神的东西都视为异端说,宗教对科学的摧残简直令人发指,天文学家哥白尼正是因为创立的“心说”天体理论与教会“地心说”相悖缪,被罗马宗教裁判所处以“火刑”活活烧死的。十四世纪以后,以反对神学、提倡科学,反对*****、提倡民主,反对、提倡个性解放为主题的思首先在文化艺术领域里波澜壮阔地开展起来。这就是西方的“文艺复兴”运动。

 在中世纪严格的思想控制下,希腊、罗马艺术中美丽的维纳斯被看作“异教的妖女”遭到残酷的焚毁。到了文艺复兴时期,认为这个从海里升起来的女神,很像一个新时代的信使,她把美给人间。《维纳斯的诞生》是意大利画家波的切利在1478年创作的作品,是文艺复兴时期反对神学的代表作之一,她基本上体现了当时的“时代感”体的维纳斯像一粒璀灿的明珠,从贝壳中站起,升上海面,翱翔在天空的风神鼓起翅膀从画面的左方把她吹向岸边,画面的右边是接她的山林女神,手拿长衫准备覆盖在她的身体上。画的中间还有许多玫瑰在轻风的吹送中绕着维纳斯窈窕而柔和的身姿飘舞。洋溢着青春生命的体、美丽娇的鲜花在当时是作为向宗教主义挑战的形象,不少文学家、艺术家都钟爱她们,表现了文艺复兴时期人们追求现世幸福的一种渴望,这个被认为是绘画艺术史上最优雅的体,不像后来那些艺术家所倾心的那种丰,生命力过剩的少妇,相反,她却是纤长而略显柔弱,身体虽然已经是成的女,但面容却带有一种无的稚气,尤其是她那一双出神的眼睛,蕴含着一种无知的单纯和对即将面临的这个世界的惘与哀伤。她像一个初落人世的婴儿,对面前这个陌生的世界既感到惊讶,又似乎预感到某些未知的苦难和不幸。这种惘与略带忧伤的目光,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另一名家拉斐尔的《西斯庭圣母》以及其它绘画作品中都曾反复出现。

 据说,波的切利的这幅《维纳斯的诞生》,是根据威尼斯当时著名美女茜蒙奈塔创作的。茜蒙奈塔十六岁嫁给佛罗伦萨的委斯普琪,不久茜蒙奈塔就被佛罗伦萨的统治者美第奇的弟弟朱里安看中并据为“情妇”茜蒙奈塔二十二岁时,在美第奇家举行的选美会上当选为“女王”不幸的是第二年茜蒙奈塔就暴病而死。出殡时不用棺椁,而是让她仰卧在围鲜花的殡车上,全城人看了无不万分哀伤。艺术家创作这幅艺术作品时,这事才刚刚过去两三年时间,青春的欢乐与侈华的享受的背后隐藏的苦难与哀伤,很难在艺术家的心中彻底消除。

 另一幅艺术作品《丘比特和维纳斯》,是意大利画家洛仑左•洛托创作的艺术作品。画面上半躺着的维纳斯,一幅醉卧金莲的风姿,正与一个身上长着两只翅膀的胖娃娃逗趣取乐。那位胖得可爱的小娃娃不是别人,正是爱神丘比特。他肩膀上挂着一副爱的神箭,无论男女老少,不管是谁,只要被他那只神箭中,爱情的种子就会在谁的心中萌发,直到把她(他)折磨得死去活来。因而,诗人在歌颂伟大的情爱时,往往借用“被丘比特的神箭中”来作比兴。在画面中,维纳斯用橄榄枝编织一个花环与小爱神丘比特逗趣,丘比特则右手捏着自己的小对着维纳斯洒水划个弧线穿过花环抛洒在神情优雅的美神维纳斯身上。整幅画面童趣横生,纯情可爱,代表着爱的纯真与圣洁,在这样两位神祉面前,无论多么猥亵的心理都会变得空凌澄碧起来。这也许就是艺术的魅力所在。

 威尼斯,这个濒临海湾并因商业繁荣而富庶起来的城市,不仅为艺术家们提供了丰厚的经济条件,而且也使他们的思想更解放、更开朗。因而,女体是许多艺术家们绘画艺术乐此不疲的创作主题。但是,洛仑左•洛托创作的这幅半躺半卧的体维纳斯,却不像波的切利《维纳斯的诞生》中那位在贝壳中站立的维纳斯那么空灵,也不像米开朗基罗绘画作品中的体女那么“雄伟”洛仑左•洛托过多的则是偏重体质感的表现。不过,《丘比特和维纳斯》中对人体自然美的描绘与赞颂,以及作品给人带来的美感享受,则与《维纳斯的诞生》具有异曲同工之妙。即便那些灵魂肮脏的人在欣赏这两幅纯洁而高尚的艺术作品时,也会对自己污浊和猥亵的灵魂感到自惭形秽。

 老玩童 独孤弃 M.edAxS.cOM
上章 独孤弃文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