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独孤弃文集 下章
诗词格律不是束缚诗人手脚的桎梏
  其实,我对格律诗词没有过多研究,只是喜爱,尤其对和岳飞的《江红》更是爱不释手,因以仿效,作《江红》词二首。其中《江红•情殇》为入声韵,而《江红•征人》为平韵,编辑“建议参照词谱修改后再投,平韵格只有姜夔的‘仙姥来时’一首可效”经红袖编辑指点,才找一些这方面的资料略为拜阅查看一通。

 江红一词原为仄韵,是为定格,据龙榆生《唐宋词格律》言,《乐章集》、《清真集》曾把《江红》并入“仙吕调”宋以来作者多以柳永格为准,敝人以为岳之词才为经典。全诗共九十三字,前片四仄韵,后片五仄韵,一般用入声韵,情声越,宜抒豪壮情感与恢宏襟抱。姜夔平韵是为次格,乃姜夔本人所独创,因而,《江红》平韵仅此一首。原词有小序,现抄录如下:“《江红》旧调用仄韵,多不协律。如未句云‘无心扑’三字,歌者将‘心’字融入去声,方谐音律。予以平韵为之,久不能成。因泛巢湖,闻远岸箫鼓声,问之舟师,云:‘居人为此湖神姥寿也。’予因祝曰:‘得一席风,径至居巢,当以平韵《江红》为送神曲。’言讫风与笔俱驶,顷刻而成。未句云‘闻佩环’,则协律矣。书以绿笺,沉于白。辛亥正月晦也。是岁六月,复过祠下,因刻于柱间。有客来自居巢云:‘土人祠姥,辄能歌此词。’按:曹至濡须口,孙权遗曹书曰:‘水方生,公速去。’曰:‘孙权不欺孤。’乃撤军还。濡须口与东江相近,江湖水之所出入。予意水方生,必有司之者,故归其功于姥云。”(《白石道人歌曲》卷三)。

 姜夔《江红》原词如下:

 仙姥来时,正一望、千顷翠澜。旌旗共、云俱下,依约前山。命驾群龙金作轭,相从诸娣玉为冠。向夜深、风定悄无人,闻佩环。

 神奇处,君试看。奠淮右,阻江南。遣六丁雷电,别守东关。却笑英雄无好手,一篙水走曹瞒。又怎知、人在小红楼,簾影间?

 汉语词意与声调古今虽多有变化,然平仄大体一致。尽管姜夔本人独创此格,也不十分合辙,如下片“却笑英雄无好手,一篙水走曹瞒”词谱是“+∣+--∣∣,+--∣∣--”而实际上则是“∣∣--∣∣∣,---∣∣∣--”而且对丈亦不工整,却依然是词中千古警句。

 又如“神奇处,君试看”一句,“看”字若是“守护”、“护理”之意方为平声,属十四寒平韵,与词意不合。若为“瞧”、“观察”、“看待”等意,则为去声,属十五翰仄韵,不合平调格律。古汉语中“看”字不常用,多用“视”、“瞿”等取而代之。词在古时并非像今天这样只是用来读的,多以唱为主。古时“看”字虽仄与平声同韵,然读唱有别,唱时,“看”字可平可仄,而若要读之实为仄声才有生气。若读为“神奇处,君试kan(砍)。奠淮右,阻江南。”可以想见,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气势与语境呢?再如老杜“却看子愁何在”句,更能说明这一病因所在。若为平声,“却kan(砍)子愁何在。”只有句首和句未两个去声,读起来不仅拗口,而且也会让人顿觉丹田少气,铿锵乏力,诗意也随之然无存!必用时,读为仄声,唱则为平声,方能朗朗上口,余味无穷。

 另,苏轼亦有《江红•寄鄂州朱使君寿昌》一首,下片“独笑书生争底事,曹公黄祖俱飘忽”即不押上韵,又不十分对丈,而且在句首又衬一“不”字,是为变格。

 原词如下:

 “江汉西来,高楼下、蒲萄深碧。犹自带,岷峨雪,锦江。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对此间、购物岂无情,殷勤说。

 江表傅,君休读。狂处士,真堪惜。空洲对鹦鹉,苇花萧瑟。不独笑书生争底事,曹公黄祖俱飘忽。愿使君、还赋谪仙诗,追黄鹤。”

 全词共用三韵,碧、惜为一韵;、客、说、瑟、鹤为一韵;读、鹉、忽为一韵。虽如此,亦不失为上层之作。由此可知,词不仅可酌情增添衬字,而且还能多韵。

 愚以为,格律固然应当遵循,然抒情言志更为重要。古往今来,如果诗人都让格律束缚住手脚,则无绝唱。词本来自民间,经乐府校正、传唱后,才录入音律乐典,更何况,词谱亦人所制,亘古不变,诗人钳词造句,多以削足适履而填之。汉语词汇虽然丰富,而平仄相和者未必皆和诗词音律,虽雕细缕,仍未达意者不下百例,以致有“呤安一个字,捻断数须”之说。为使诗词合律,古人又创救拗之法予以妥协。以救拗之法辅之,如不犯“孤平”则视为合律,即便如此,亦未能尽如人意。何可固执一端亘古不变耶?

 救拗之法,虽与词关系不大,则亦可用之,如若朗朗上口,又能抒情达意,亦不失为好诗。拙诗《江红•征人》,惟上片“难入梦、谁解想思苦。”无法救拗,但依然不算拗口。其余经救拗后,平仄多合平韵格律。下片“天公不闻臣子恨,月老更索生晨纲”一句,即为当句救拗,“更索”本应平声,“生晨”应为仄声,两相补救,互为应答。又下句“西北望,乘风荷戟去,杀天狼”句中,“西”与“望”补,“乘风”与“荷戟去”相救,只需把“杀“字”改为“斩”字,全诗既能达意,读唱亦能上口矣。岂不为好诗乎?

 附:《江红•征人》

 雨雪霏霏,凭栏处、目凄凉。将逝、花开花落,寸断肝肠。烽火夜奔踏青,硝烟散尽话苏杭。难入梦、谁解相思苦,泪千行!

 人犹在,遍体伤;心已碎,何往?踏破青山英雄赴国殇!天公不闻臣子恨,月老更索生辰纲。西北望、乘风荷戟去,斩天狼。

 强词夺理,遗笑大方!若诸君仍有疑意,请在《红袖论坛》不吝赐教。

 独孤弃

 二〇〇六年八月二十七 M.eDAxS.com
上章 独孤弃文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