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独孤弃文集 下章
是绿也是圆
  白杨树一觉醒来,伸了个懒,低头自盼了一回,觉得自己美极了。便着飔飔的晨风,直地昂起头,自豪地微微一笑,腮边就泛起一层花粉一样红。太阳看见了,心里老不自在。于是,就想耍她开心,杀杀她的娇气。

 “你个子太低了,连我的肩膀都够不着。有什么了不起的!”

 白杨树眨了眨那双清澈水灵的大眼睛,不屑一顾。

 “哼,个子低?关你什么事!在所有的树木中,我也算得上出类拔萃了。低又有什么不好呢?”

 太阳笑了笑,捋了一下老山羊一样的胡子。

 “不错,各有所长。不过,我不给你阳光,恐怕你就生存不下去。”

 “那不一定吧!”白杨树两只眼睛闪着智慧的光,“据我所知,其实你也离不开我们植物。”

 “离不开植物?”太阳莫名其妙地看着白杨树,“我不明白,我怎么离不开你们呢?”

 “因为没有我们植物,你的生活就会暗然失!”

 “笑话!”太阳大或不解地笑着说,“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自然发光。只给予,从不索取什么、乞求什么。这是我的脾气,也是我的性格。”

 “那么,我问你。”白杨树又眨了眨那双人的眼睛狡黠地说,“那你是由什么物资组成的?”

 “气体呀。”太阳很爽快,也很干脆。“不,应该说大部分是氢气和氮气。”

 “所以,你的精神是空虚的!”

 “你错了!”太阳很自信地回答道,“我的生活很充实!因为我不停地工作,给世界万物带来光明。正因为有了阳光,人类才看清什么是善良,看到黑暗背后隐藏着丑恶。”

 白杨树正在得意,不想一走神,忘了刚才的思路。一时找不到反相讥的话,就慢慢地低下头思索一会儿,忽然,眼睛一亮。

 “那你为什么会发光呢?”

 “我的体温很高,整个生命都在燃烧着!”

 “那么,燃烧离了氧气行吗?”

 白杨树又高兴起来,双手托起下巴,歪着个漂亮的小脑袋,一副醉卧金莲的姿态。

 “这与你有什么相干?”太阳不屑一顾地说。

 “唉,说你笨你还真笨!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白杨树自豪地夸耀说,“我会制造氧气!你说,离了氧气,生命还存在吗?”

 “可我周围是真空啊!”

 “反正我知道燃烧离不开氧气。”

 “哦,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对吗?”

 “不敢当!”白杨树高傲地晃着脑袋,“应该说血脉相通,枝叶相连哟!”

 “血脉相通?血脉相通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从来割不断——

 纤纤丝,细绵绵,那期盼中汇一刹那的是——”

 白杨树情不自地唱起来。歌喉婉转,音圆润。唱到这儿,突然刹住了。她抬起温情脉脉的双眼,高傲地看着初升的太阳。太阳的脸更红了,一时矜持得不知道怎么才好。慌忙中,手足无措地挠了一下耳说,“是理想还是梦幻?”

 “是绿也是圆!”白杨树开心地笑起来。

 “你唱得真美!”太阳又挠了一下腮帮子,由衷地赞叹道,“不晓得你还是个歌唱家呢!”

 “那里那里!比不得你!”白杨树语带讥讽,“能给世界带来光明。”

 “你取笑我吧?”

 “我哪里敢取笑你?我这么低,连你的肩膀也够不着!”

 “其实,你不知道。”太阳低低地说,“我虽然不会唱歌,可我会写诗。不过,现在不写了。说起来,那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得了一场大病,被乌云得长了一脸黑子。我的心现在还在隐隐作痛呢!”

 “哟,真了不起!不知道你还会写诗。失敬!失敬!”白杨树依旧暗含讥讽地歪着头看着太阳说,“能让我拜读一下你的大作吗?”

 “嘿嘿!”太阳憨厚地笑了笑,“其实,也算不得什么诗,不过是胡诌两句而已!”

 白杨树翻看着太阳的诗稿,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翻了一会儿,突然在一页上停住了,接着,就鼐声鼐气地读起来。“《正气歌》,‘浓眉大眼红脸膛,万只金箭挂肩上。驱逐人间丑和恶,播洒光明定四方!’不错不错!简直可以和汉高祖相媲美!”接着,白杨树又背起汉刘邦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驾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我读过刘邦的《大风歌》,不过,他在做皇帝以前,可是个地地道道的无赖啊!”

 “你的野心也不小!不是和他一样吗?”

 “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把我和一个无赖相提并论!”太阳有点沮丧。“我不过是想替人类做点好事而已。”

 “难道你不想当皇帝?当皇帝可风光了!前面鸣锣开道,后面官兵守卫。”白杨树羡慕地赞美道,“当皇帝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到哪儿游玩就到哪儿游玩。要是我能当上皇后就好了!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

 “现在是共和时代了,你怎么还老想着当皇后?”白杨树提醒道,“况且,就是让你当,恐怕幽居深宫,信守着繁文缛节,没有一点自由,你也会厌烦的!”

 “不当皇后,嫁个做大官的也行啊!”白杨树接着说,“你看我们邻居花她丈夫老槐树,自从当了一个什么乡长,就耀武扬威起来,穿金戴银就不用说了,住洋房、坐汽车,谁见了她都点头哈,连她的拐弯调槌的亲戚都跟着沾不少光。”

 “那也是。那老百姓可就遭殃了!我听说他把乡民犬不宁的。今天吃这家,明天罚那家。包二,养小。”太阳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愤。“幸亏就那么一丁点的小芝麻官,要不然,还不知道把世界成什么样子呢!”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好象是鸠山说的吧。我看一点也不假!要不然,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削尖脑袋争着当官呢?”白杨树似乎有点遗憾,又有点失望。“现在,我只想多攒点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钱肯定会被人瞧不起的。”

 “不见得!我想,只要自己看得起。”太阳不以为然地回答道,“要是人人都像你说的,社会岂不是无可救药了?”

 “世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嘛!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人活着,总得有点良知吧!总不能一天到晚都光想着为自己!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理想和抱负?”

 “当然有。设计自己,建造自己。让世界所有的女人都羡慕我,崇拜我!”

 太阳哑口无言。

 “不过,理想总归是理想,比海市蜃楼还飘渺!还是现实点,趁着年轻捞点钱。穷得叮当响,嫁个老公也受气!难道你就从没为自己想过吗?”

 “当然想过。不过,从没想过当什么官,更没想过当官去捞钱!只想多做几件有意义的事,给人类多造点福!”

 白杨树抱起两只胳臂,歪着脑袋,眯起一双汪汪一碧的大眼睛。

 “瞧,你的脑袋圆哩。胖乎乎的,真像个大傻瓜!”

 太阳拍拍自己的脑袋,憨厚地笑了一会儿。似乎若有所悟。

 “哦,我说呢,原来这是个大傻瓜!” m.EDaXs.Com
上章 独孤弃文集 下章